晨起(paka+材木)

果然每次带给我灵盖的都是sab爹~

那张刷牙的图够我舔一年了

就撸了一篇日常向文章出来~


“呜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伸了个懒腰,在三男不断的催促下,长男不情愿地爬了起来。
“唔?一松?”刚要起身却发现动弹不得,一低头便看见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两只手死死地攀在腰上,眼睛紧闭不愿睁开。
“怎么了啊一松?我不是轻松哦~”长男宠溺地摸了摸一松的头,他有时就会这样趴在轻松的怀里或者是搂着十四松重新睡过去。
“我知道。”一松依旧不愿睁开眼,头在阿松的怀中使劲儿蹭了两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啊啊~我们四男真可爱呢~走吧,哥哥带你去洗漱~”丝毫不费力地将一松从地上拽起来,任他挂在自己身上,向洗漱间走去。
“打啦啦啦啦”一松的膝盖和脚趾在地上摩擦发出不大不小的声音。
“嘻~”阿松一笑,大力捏了捏一松的脸颊,“哦呀一松,你又胖了哦~啊痛痛痛痛!”
“死吧!”一松终于睁开眼,狠狠掐了阿松肚子侧边的肉,然后放开他,自顾自地走入洗漱间。
洗漱间很窄,一次只能容纳两个人,轻松因为最早起所以没人和他争,最多十四松会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然后笑嘻嘻地抢过使用权。而不知从何时起,阿松和一松便像是约好了一样,总能撞到一起,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个组合。
“呜啊~”一松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啊?”
“嘻嘻~”阿松坏笑着将手放到他的舌头上面。
“咬掉哦~”一松斜了他一眼,头微微一偏,把他的手指头从口中赶出去,然后懒洋洋地拿过牙缸,取出牙刷,挤上牙膏,一口放入,仿佛是在吃东西。
当然如果这时候有第三个人看着一定会笑起来,这两人的动作就好像复制粘贴,连刷牙的频率都分毫不差。
“咕噜咕噜咕噜~”
“一松,哥哥不是说过刷牙的时候不要打瞌睡么?”眼睛快睁不开的阿松看着又睡过去的一松呢喃着。
“......”
“哐!”
“好痛!”
“你们两个,洗完了就赶快给我出去,别人还!要!用!”毫不客气的将两颗耷拉下来的脑袋撞在一起,轻松面无表情地命令着。
“是!轻松大人!”两人立正站好,整齐的鞠了个躬,然后扭开水龙头开始洗脸,依旧是动作一致。
“啧,麻烦的白痴兄弟!”轻松挠了挠头,打算去叫剩下两个起床。
“喂!你们两个给你们两分钟时间起床!差一秒就没饭吃!”
“是~”无精打采的两声回应。
“totii,起床了。”空松揉了揉眼,扯了扯身边的被子。
“不要~”别看小椴长得很可爱,起床气可是很可怕的,他用被子蒙过头顶,不耐烦地拱了两下。
“会闷坏的哦my brother~虽然这美好的清晨令人窒息,但...唔啊!”还没等空松痛完,下巴就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kara哥哥吵死了!”紧皱着眉头,一脚踹开被子,极不情愿地睁开眼。
“走吧。”揉了揉眼,面前是空松递过来的一只手。
“嗯。”清醒过来的椴松点点头,借助那只手的力量从铺子上离开,然后伸了个懒腰,跟在空松后面。
“早~totii!123!早安!”迎接二人的是晨练归来的十四松,依旧是满满的活力。
“早,十四松哥哥~”
“呜啊~”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着眼进了洗漱室
“还没打起精神么?哼~要不要我来一首提神的歌曲?”空松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对着镜子理了理额前的头发,单手抚着下巴,欣赏着镜中自己帅气的身影。
“不要,好痛。”无精打采的拿起牙缸,抽出牙刷,挤上牙膏,磨磨蹭蹭地开始刷牙。
“oh~brother~已经开始了么?那么,我只好也...唔!”对着镜子各种变换姿势后,肚子上终于还是又挨了一拳。
“轻松哥哥说,九点之后的人没饭吃,现在已经八点五十了。”半眯着眼,椴松像是马上要再睡过去了。
“这样啊~为了可爱的brother~我要加快...唉?”
“kara哥哥~好痛~”椴松笑着靠上他的肩膀,已经困得站不住的他不必担心会摔倒。因为有空松在。
“哼~”空松眉毛一挑,伸出手从自己的牙缸中拿出了牙刷,然后...
“等、totii,我没办法....”他的另一只胳膊椴松抱住,使得他没有办法挤牙膏。
“呼----”耳边传来的是均匀的呼吸声。
“呵。”空松轻笑,“好可爱~”
“你们两个,不想吃饭了么?再见!”背后,轻松不带一丝语调的声音响起,随后门被关上,灯被关掉。
“唉?”空松愣住了。
“呀吼~轻松~一起去吃早饭吧~”
“轻松哥哥,早饭!早饭!”
“吵死了啊,你们俩!”
“等、等下!”动弹不得的空松依旧愣在了原地。 


评论
热度(32)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