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TA-白开水

这两天的心情很微妙,嘛,又是抽风的产物

儿时每当安七炫拿着果汁唆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奶奶总会唠叨上一句:那个玩意儿有什么好喝的呀,都是糖浆和色素,还是白开水最健康了。
而这时,七炫就会嘴巴一撅,不理会老人家腐朽的思想,用吸管把已经空了的包装盒吸得更加苗条。
“奶奶,白开水才不好喝!”偶尔他还会争辩两句
“白开水啊,方便,还是最甜的哩。”奶奶眼角的褶皱一瞬簇拥起来,话语中都闻得到蜜罐子的味道了。
后来,慢慢地,顺其自然地,那些饱含碳酸和色素的饮料退出了生活,正如形形色色的人,而四季常伴的,还真的是白开水了。
---
两天前
“哦~出来了出来了~哎呀效果还不错。”生放结束后七炫一脸兴奋地摇着驾驶座上那人的胳膊,“不愧是...”
“不愧是我挑的衣服。”看准时机打断了他的话,旁边的人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而七炫并没有不快,反倒笑得更加开心了,“啊,有饭抱怨说你很久没更ins了。”
“我最近很忙。”李在元嘴角一挑,放慢了车速。
果然不出两分钟,旁边的人便蜷曲成一团睡得昏天暗地了。
李在元将收音机的音量旋钮拧到静音,拿起一旁的保温壶,喝上一大口,眉头紧皱,这玩意儿到底有啥好喝的?
“白开水啊~可甜了。”脑海中浮现出初次问出这个问题时七炫的答复,和眼前这个“酩酊大醉”的身影重合了片刻后,还是立刻擦除了。罢了,不懂,但不碍事。
---
一个月前。
“嗯,就这样,我要去参加隐藏歌手,节目组说要给哥和观众一个惊喜。”干脆利落地被挂了电话,七炫盯着手机屏幕嘴角抽搐。
还真是一点都不懂得啥叫紧张感的人,都告诉了还能叫惊喜么?不过好在他没预告在哪个环节出来,不然真的要摔电话了。
“kangta呀~听说你要参加隐藏歌手啊?哥去给你助助兴啊?”隔着电话都闻到了浓浓的酒味儿,七炫不由得捂住了鼻子。
“哥来吧,我正好紧张地不得了呢,还有啊.....”和往常一样兄弟俩聊起天来天南海北地胡乱扯,七炫咬着牙把腿从马克西蒙丰腴的肚子底下抽出,又轻轻踹了一脚这个霸占了自己半张床的丫头,“呀,西蒙,你是女孩子怎么老着和爸爸睡?”
西蒙才不理他,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眼皮耷拉着。
“叮咚。”另一个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我要出门一阵子。
只有这样一句话。七炫也习以为常了,再说他们并没当今小情侣的嗜好去上个厕所还要报备一下,每当他要忙的时候这个人就自动玩儿消失,而当他稍微空余时总能在恰当的某个时间点收到这个人十分具体的信息或者“查岗电话”,莫非他装了针孔摄像头在自己的身上?
“我说七炫呐~在元最近忙什么呢?”电话那头的安氏哥哥显然醉的不清了,“我打他电话都不通啊,前天来着?”
“拳击。”七炫回了两个字,“哥少喝点吧,今天有些累了,挂了。”顿时这电话也没了味道。
安七炫确实不知道李在元在忙什么,这家伙真的淡得像白开水一样,恨不得在他身上装个GPS定位才能捕捉到行踪,而看着密密麻麻爬满自己秀美字体的日程表,又翻了个白眼。真忙。
---
隐藏歌手录制,虽然设定好了剧本,可照着剧本去做也实属不易。不过谁说过来着?一个歌手把歌曲唱好很容易,但故意唱得不好才是本事,也算是从另一个角度认可他了。
李在元很早就来了,比节目组通知的时间整整早了一个半钟头,连Tony哥都没影儿呢。而他来的这么早只有一个目的,听安七炫唱歌。
他没有告诉七炫,分开的那些年,会时不时把安七炫新的旧的专辑塞进播放机内,静静地看着窗口发呆,时而摇摇头时而点点头,却从不把感想发给当事人。
但他确实是认认真真听过了的。甚至,还自己偷偷唱过,只是打死都不会把录制的md公布出来。
节目开始,第一首歌是candy,虽然看不到画面但也能猜测现场一定是热火朝天了
他不用认真去听,只要偶尔听上那么一小节,大概是两拍就能听出来哪个是七炫了。这是李在元莫名其妙的自信。
“4号。”一边嘟囔着一边用手机发送短信给节目组,一个人的待机室倒是凉快得很。
北极星,记得刚刚做出这首曲子的时候,他和七炫碰了一面,两个人相对无言,一个点了一杯摩卡,一个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桌子上放着刚刚录制完毕的专辑。
“呼-----”七炫长吁一口气。
“我能拿走么?”
“当然,就是给你的。”
“我会认真听的。”
kangta无力地笑笑,想借着昏暗的灯光看清对面人的模样然后刻在心里,下次见面又不知是哪时了。
“哥,把胡子刮了吧,不好看。”最后,李在元甩下一句话,直直地看着他。
kangta却掏出手机对着屏幕看了半天,吃吃地笑起来,确实,不好看。
再次听到这首歌,真的忽然间感慨万千了。
“2号。”又嘟囔着发短信,然后想象着Tony哥猜错的样子。
并不是他不信任Tony哥,而是他和七炫并没有刻在灵魂上的羁绊。李在元就是能够一下子分辨出他的声音,哪怕是他故意唱错故意唱坏,可是呼吸的方法和气息,他认得,脑海中有个声音清晰地为他指引。
到了round3,该他出场了,一切都按照剧本走。可站在舞台上,他却无法面对七炫。
他了解,这个人一定会道歉来道歉去。
他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感谢来感谢去。
所以他并不想接受并非他过失而造就的这个结果。
李在元是很直白的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不加掩饰也不喜欢拐弯抹角。
他怕看到七炫失落的表情,那个会让他也跟着垂头丧气。
在参加节目之前,他就想好了当结果出来以后要怎么逗七炫开心,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在脑子里彩排多少遍他都笑不出来了。
于是乎只能笨拙地随性回答,好在他又看到了七炫的笑脸。
最后一首歌,七炫唱得特别认真,他能感应到那股劲头,于是也低着头默默跟唱。这首歌他很喜欢,比北极星还要喜欢。
节目结束后,兄弟三人去喝了酒,七炫照例喝了很多。
“在元呐~~~真的谢谢你~”头一歪准确落在肩膀上,“我超级开心~”
“嗯嗯,是..”一边应和着,一边挎着他出了包间,和Tony哥道个别之后便把他甩到副驾驶上。
“希望这期节目收视率高就好了。”七炫眼睛红通通的像是刚哭过,盯着前方发呆。
“一定会的。”在元摸了摸他的头,犹豫了片刻还是抱住了他。
也是只有喝醉后,他才能够随意宣泄感情。
记得不知道几年前,五个人约着喝酒,就剩下他们两个,许是喝醉了许是憋了太久,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吓了他一跳。
四处看看没有熟人,才到对面把他抱了个满怀,说是满怀还有些勉强,毕竟自己太过瘦弱,可依旧不妨碍七炫把他搂得死死的哭了好久。
“委屈吧?”在元缓缓开口,声音淡得不能再淡。怀中的人不断点头,却没有声音。
“七炫也长大了呢。”
“你想死么?”七炫推开他,瞪了一眼,”破坏气氛。
“没哭?进步了。”李在元玩味地看向他。
“少废话,回家。”这厮脾气倒是长了不少。
“好。”李在元依旧笑着,发动了车子,“回你家还是我家?”
“回我们家。”七炫懒洋洋地答复着,眼睛都懒得睁开了。
“OK。”
----
“kangta呀,你觉得在元像什么?”
“白开水。”
“白开水?为啥?因为太白?因为太淡?”
“不是。”七炫眼睛眯成两道弯儿,“因为,是甜味儿的。”
“哈?”
“哥不懂,白开水能消除所有的味道,到最后只剩下甜味儿了~”
所以李在元面前的不是kangta,永远是安七炫。

评论(5)
热度(8)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