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尊礼,那些杂谈

老实说喜欢尊礼并不是在动画中,很奇怪的是由于一张图,具体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张图了,可至今仍记得图片带给我的感觉,是那种明明隔着很远却时刻心灵相通的感觉。现在想想看用这种词语形容尊礼未免有些肉麻和矫情,可当时确实是这样的感觉了。
坦白说动画里面的尊礼二人虽然能够让人或多或少感受到他二人之间与众不同的气场以及羁绊一类的,可那远远不及drama、小说和漫画中的尊礼带来的感觉。尤其是在读了绿爹的小说,看过声优和监督的访谈以后,在三年后的今天,似乎更加理解了他们之于对方的独一无二。

尊哥其实一直很疑惑,为何他被选为了王?赤之王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他焦躁,他不安,从这个力量在他体内扎根那一刻开始,便被灼烧,被折磨。尽管他的周围有挚友,有同伴,可没有人能够抵达他内心深处最根本的狂暴---想要破坏。
能够称得上是对手的人,没有。能够与之匹敌的人,没有。被强行压抑住的热量在体内乱窜和暗涌,一点一点吞噬着他的身心。
总觉得成为王以后的他并不快乐,至少在遇到那个人之前,或许他是没有真正发自内心笑过。我们不清楚尊哥的童年是什么样子,也不清楚他的家庭,见过他最年轻的模样就是高中,但大概他也就只是一个很喜欢打架很厉害的高中生吧。

而室长则是另一个脚本,从小一定是成绩优异聪明过人,很早就看透一切,所以世界对他来说是无趣的,是单调的,就连色彩也是单调的黑和白两种颜色,或者是红绿蓝的三原色,再简单不过了。他不止一次想要寻找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在成为王之前,他不停的努力去寻找。
而成为王者,他似乎找到了这个答案。所以成王以后的宗像礼司简直是处于全盛时期,他终于可以大展宏图,尽管他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看破一切洞察全局。而这时,那个名为周防尊的男人出现了,打破了他的平常。

尊礼的相遇是注定的,但又仿佛是一头凶猛的非洲狮和一个顶尖植物学家相遇,显得那么不对口。
“这样才有趣吧。”
总觉得能够听到室长说这样的话了。
而总觉得尊哥在遇到室长的那一瞬间便看透了今后所发生的事吧,至少冥冥之中他是知道如何去走下去的。我并不想把尊哥定义为只知道用蛮力的野兽,我相信尊哥也是一个极具智慧的存在,石板不会选择傻瓜当王,虽然某些方面周防尊这个人可能意外单纯,但或许他比室长更能够看清未来的走向也说不定。
所以那一刻开始,尊哥便决定快乐地活着,即便赤王最后的命运都是力量暴走掉剑,那么在那之前就随性吧,周防尊很简单,只是想要按照想的去做而已。
但那时的宗像礼司却并非这样想,他只是觉得这家伙是个蛮横的暴力存在,可以说一直到尊礼的第一次对战为止,室长看着他的表情或许都是厌恶至极的。可在战斗中,他似乎找到了不同于往常的刺激感,于是我们看到了室长的笑容。
仿佛每一次对战就能够更深一层次进入对方的灵魂,尊礼的每一次对战都是其乐无穷的,这也是为什么两个人每次打架,笑得合不拢嘴的原因吧。虽然不清楚他的剑与他的身体触碰时到底双方获取了什么样的信息,总之在一次次打斗和拌嘴中,他们变成了最熟悉对方的存在。
“我要把你弄哭。”
“我要让你俯首称臣。”
撇开王这个身份不谈,两个人都是正值青年,只有在对方面前表露出的孩子气,显露出的好奇心和好胜的心理等等,便是彼此存在的意义了。

我一直最hold不住的一种cp观,便是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是真实的我这种设定。而尊礼给我最多的便是这种感觉。drama里,我们看到了尊哥的话痨属性和室长的呆萌属性,这些都是不曾在氏族任何一个人面前所表露出来的。而且两个人的相处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腻歪,哼哈二将互怼之中带着一种“我就知道”和“只有我知道”的傲气,也不愧是一见面就低龄化的两个王了。

救赎。对于周防尊来说,宗像礼司或多或少是这样一个存在。他很清楚自己最终会走向灭亡,所以他每一次面对这个人都可以不用压抑的全力以赴,所以他选择了把结束自己生命这样一个似乎很神圣的责任交给宗像礼司。把性命托付给对方,真的不是一般的信任可以做得到的。
而对于宗像礼司来说,周防尊是什么呢?也是另外一种救赎吧,尊哥说过我是你周围唯一不怕你的人,而这也就是说,即便你在这里失态,你在这里失败,都是理所当然的。没有该不该只有想不想,宗像礼司这个人,仅仅是个人而不是青之王,可以尽情在周防尊面前耍赖,可以抽烟,可以做一个二十多岁青年该有的举动,可以短暂卸下担子。
所以宗像礼司称之为“老朋友”。赤之王与青之王避免不了战斗的宿命,但宗像礼司和周防尊或许可以在战后去喝上一杯再舒舒服服蒸个桑拿。
他们了解彼此,所以尊哥知道室长该做什么而室长也知道尊哥要做什么。可那是尊哥想要的结果却不是室长想要的结果,分歧从一开始就没有消失过,不同的是这次不论用什么方法,他都无法或者说从来就没有能够改变过尊哥的决意。
“呐,宗像,人总是要死的,只不过是早晚。”
可以想象尊哥可以用这一句话堵住室长欲出口的滔滔不绝和忠告。
“无论如何也要么?”现在就结束生命是不是太早了?
“无论如何。”已经活得太久了,是时候结束了。
“笨蛋。”正因为室长清楚他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只能骂一顿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

杀掉无色之王只是为了加速解脱,而最终死在宗像礼司的剑下,是周防尊最大的安心。他终于可以摆脱折磨了,终于被救赎,生尽欢,死无憾。
可对于室长来说,那一刻,他却失去了大半边的世界。这个家伙毫无章法的乱入他的世界中,把这里践踏地一塌糊涂然后又自顾自地离开,室长真的只有苦笑的份儿了。
可谁叫他是周防尊呢,谁叫宗像礼司偏偏遇上了周防尊呢?但他并非什么都没有留下,周防尊这个人从此活在宗像礼司的心中,而青之王则心安理得地承受弑杀赤之王之后的种种。那是他存在过的证明,达摩克里斯之剑的每一道伤痕,都记载着他与周防尊之间的种种过往。
所以即便尊哥不在了,他们依旧紧密相连。室长表面上云淡风轻,可内心却不承认周防尊已经离开的事实,直到安娜成王。看到崭新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或许想到了和那个人的初见,而终于意识到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第二季的室长画风变幻莫测,这也是因为那个能让他找到自我的人已经不在了的关系。青之王依旧维持着这个世界的秩序,吾等大义依旧不容阴霾,可宗像礼司却渐渐失去了自我。
而到了那个时刻,当他的剑也变得和那个人一样残破不堪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或许宗像礼司和周防尊本就是同一类人,也或许他们虽然相似度0%,却最终选择走上了相同的道路。
“偶尔这样子任性,也不错啊,周防。”
到最后,室长是已经做好准备了,快乐的活着,奔跑到最后一刻。而和周防尊的命运不同,他最终还是活了下来。
室长就是室长,不论活下来与否,他都有要走下去的路,所以虽然我是尊礼党也并不认为他就应该追随尊哥什么的,那就不是宗像礼司了。
周防尊依旧活在宗像礼司的心中,作为一个老朋友,作为世界上唯一懂他的人,一直存活。

评论(2)
热度(51)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