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a-时间线(第九章)

本篇:09

传送门: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10    番外一   11   12

时隔很久的第九章来了hhhh

借用CP说的一句话:有时候短暂的分离真的可以成为感情的催化剂

当一松选择了接受自己,接纳了小松的感情后

终于做出了回应

掩饰不了的寂寞,回避不了的思念。原来只有你离开了,我才发现你早已经住进了我的脑海之中。

恭喜两人心意相通(撒花~


坦然面对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却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后,一松显得自然了许多,而他最常询问的问题便是:我以前是不是也会这样?

该说是和之前的态度截然相反,现在的一松不仅不排斥过去,反而希望和那个他未经历的过去产生一丝联系哪怕只有那么短短的几厘米。

小松只是每一次都带着心疼注视着他,然后宠溺地揉揉他的头发。而一松的反应也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无动于衷亦或是不动声色地躲闪,而是微红着面颊低下头。

这个动作,虽然这么说有些浮夸,真的让小松一瞬间怦然心动。不,应该说根据“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个定律,任何时刻一松在小松眼里都是自带闪光效果的,只是这一刻更加直击心脏而已。

“像个变态...”最后以一松的吐槽结束了这尴尬的目光灼烧行为。

但对于小松来说,即使是现在一松打他一拳他都会托起腮傻笑一整天。一松真的试着接受了他的感情,虽然还不能做出回应,但至少并不会再逃避。这对他来说,真的形如恩赐了。

但工作的繁重并未给二人几多相处的机会和时间,除了晚饭的时候可以交谈上几句,剩下的时间全都用在了补眠上。

一松的作息习惯很规律,所以需要七点钟起床的他通常在晚上十一点左右便钻进被窝,闭上眼很快便可进入梦乡。而小松却常常熬夜,有时怕吵醒一松,他总是会偷偷地紧闭卧室的门搬到客厅的茶几上去办公。

“唔.....”揉了揉眼,一松穿着新买的卡通睡衣光着脚从房间走出来。客厅的灯光让他忍不住伸出胳膊挡住阻止光线的闯入,顿了一下便转向目的地。

“啪啦啪啦啪啦...”键盘飞速被击打,声音在空旷的客厅内被放大数倍,小松双眼紧盯屏幕,整理着案件和情报。

“嗯?”肩头一沉,一个毛绒的猫咪头部映入眼帘,一松双手抱膝靠在他的肩膀上,紧闭着双眼,似乎又进入了甜美的睡眠。

像只猫。小松笑着挪动了下身子,让一松躺的更舒服一些。心情好的时候,安静乖巧地靠在身旁,找个舒服的位置蹭几下心满意足;心情不好的时候,全身的毛都竖起抗议,紧盯着不让靠近,这不就是猫么?

想到这里,小松偏过头瞥向一松毫无防备的睡脸,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只是简单的靠在一起,就足够了。

“小松哥哥...”一松呢喃着,伸出食指和中指捏住了小松胳膊上的睡衣。

小松一愣,随即淡淡地笑开。那勾起了他脑海中似乎遥远的回忆,那是在他们还不分你我的时候,一松被邻居家的孩子讲的鬼故事吓到,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恰逢他们睡在一起便在睡觉的时候死死攥着自己的睡衣。也是从那时候起,每当一松心情不好的时候或者是担惊受怕的时候,总是会像这样静静地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样死死攥住不放开。

还是那个样子呢,所以我才说,你是松野一松,不管你是否记得。

一松休假了,而且是整整一个星期。这对于警示厅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它居然发生了。或许是上司的哪根弦不对劲了吧,在他们破获了一起重大毒品连环案件后,便下令除了几个人值班外所有人休年假。一松只记得当时原本鸦雀无声的办公室瞬间像是嘈杂的菜市场,欢呼声和惊讶声充斥了骨膜,他却迟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白石跑过来拉着他转圈圈。是啊,他们太久没有休息了,有两个月了吧?

两个月中,一松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在一点一滴地汇聚,虽然只是碎片和一丝一缕如同案件的线索,但终有结成一体的那一天,水落石出后是喜是忧,不是现在该考虑的问题。

休假的第一天,一松把被子蒙过头顶,醒来时早已夕阳西下。他愣了几分钟,然后摸摸扁下去的肚子,去厨房打开冰箱。小松放了好多面包在里面,都是一松喜欢的口味:菠萝味、草莓味、蓝莓味、橘子味,还有各种品牌的牛奶、火腿,真的是怕他饿到了。

“唔....小松哥?”

“抱歉,抱歉,吵醒你了?对不起~”

“去哪儿?”迷迷糊糊地看了看依旧夜色正浓的窗外,一松揉了揉眼。

“很快就会回来的。”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声音透着些无奈。

停留在头上的温暖片刻后被移开,然后是轻轻的关门声。一松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只当他是去处理紧急案子,便又进入了梦乡。

休假的第二天,一松认真的整理了房间,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平时这些工作都是小松来做的,所以他虽然把房间收拾的井井有条却并不清楚那洗好叠的整齐的衣物应该放进哪个衣柜哪个隔间。

看了一眼表,一松拿起钱包,去隔壁街新开的一家汉堡店点了一份套餐,慢条斯理地咀嚼着。

休假的第三天,再一次轮到一松回家了。这一次他很早便起了床,照着妈妈发过来的信息去超市采购,然后提着两个巨大的购物袋回到了家。

父亲只是看了一眼一松的身后,没有开口,拍了拍一松的肩膀。

“一松,好像瘦了呢。”母亲只是有些心疼地看向他,“有没有按时吃饭啊?”

“有的...”一松回答的有些心虚,确实是,这三天来他除了快餐和面包就没吃过一顿正餐,也难怪会显得气色不好了。

母亲的料理依旧是全世界最美味的,一松难得吃得有些撑,帮母亲收拾好后,便坐在了客厅里,环视着这个越来越熟悉的地方。

啊,那里,好像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一松微微闭起眼,脑海中浮现出一幅清晰的画面:十四松和椴松在搭着积木,空松坐在窗台边,不时的哼唱几首老旧的歌曲,轻松则是一脸憨笑地看着最新的偶像杂志,他似乎拿着逗猫棒在逗猫。松野家平静的下午就是这个样子吧,一片祥和。想到这里,一松的嘴角微微上扬,却突然愣住了。

等一下,小松哥呢?他努力在记忆中搜索,可房间里面却没有那个人的影子。

一松猛地睁开眼,环视着四周,兄弟们的影子似乎还在,可是那个人的脸却突然间模糊了。

“一松,和我来一下吧。”父亲合上了报纸,将一松叫入了书房。

“父亲,您找我有什么事情么?”同样的位置,一松端坐在松造的面前。

“一松真的变了好多啊。”父亲品了一口热茶,由衷地感叹着。

“父亲,”一松低着头,犹豫了片刻,“您....那天和小松哥聊天的内容,我可以问一下么?”

“很在意么?”

“不,也没有....只是....”一松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小松哥他已经很多天没回家了,打手机也打不通....”三天来他似乎一直都在忽略这个问题,或许他只是去了一个很偏远的地区没有信号,也或许是忘记带充电器手机没电了,或者是......

“他有自己的考量吧。”父亲叹了口气,他似乎有些头绪小松为何会突然间消失。

“所以才想来问一下,您和小松哥都说了什么....”

“好吧。”松造想了想,还是将那天的事情完整地告诉了一松,包括小松那句信誓旦旦的承诺:我会用松野小松这个名字来守护一松。

“一松,小松做出了选择,所以他应该会为了这个选择而付出不小的代价,你要做的或许只是相信他、等待他,支持他这样的事情吧。”

“是的,我明白了,父亲。”

向父母道了别,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松看着已经投入营运的游乐园不由得失了神。

“下周,我们去那里玩吧。”耳边传来陌生声音,却说着似曾相识的话语。

“还是先好好学习吧小傻瓜~”

“才不是小傻瓜,哥哥才是!”那是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孩子,牵着他的是一个比他大一些的孩子,手里拿着两个冰淇淋,脸上满满的是宠溺。

————

“呜呜呜呜呜~”

“唉?一松,怎么又哭了呢?”

“小鸟死掉了....”

“对不起~”小松抱住哭泣的小家伙,对地上的小鸟开口,“一松,我们一起向小鸟说对不起吧,他会原谅我们的。”

————

“痛!”

“哈哈哈哈哈,一松,你是小学生了哦,怎么还怕打针啊?”

“可是,就是、就是很痛....”

“哦好了好了~乖~”

————

“你不过是个一无是处的笨蛋,凭什么要管我?”

“一松,你是认真的么?”

————

“阿拉,落榜了啊~”

“笨蛋。”

————

“一松!快逃!!!!!!!!!”

————

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的片段,一松痛苦地抱住头蹲下身子,那些画面交错着,声音重叠着,最后只汇聚成了一句话。

一松急促地呼吸着,胸口剧烈地起伏,豆大的汗滴不断从额头落下,身体瞬间被浸透。虽然还不到夏天,天气却也是很炎热了,让他有一种中暑的错觉。

“等我!等我!”意义不明的发言,一松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回家。

顾不上身体的不适,用尽全力奔跑着,这一瞬间一松似乎感觉不到肢体的存在。

“碰!”房门被野蛮地推开,回应他的却只是窗帘上的风铃,在微风的吹拂下发出清脆的响声。书桌上的资料被吹得乱七八糟,想来是一松临走时忘记关窗户造成的。

“没有....”一松瞪大双目,看着和自己离开时并没有什么两样的房间,一瞬间失去了全部的力气。那个这几天一刻都没有从他的脑海中离去的人,此刻究竟在哪儿?一松努力压抑着涌上鼻头的酸涩。他无法再忽视这种感觉,想要见他,想要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一如既往的笑容,想要被他紧紧地拥在怀里,想呼吸他身上的味道。

这些一直散落在心中的零星点点,此刻不可抗拒地聚集在一起,它的名字叫做想念。

“我不是喜欢你,而是爱你。”那句告白,清晰地在耳边回荡着。

“我也....”一松终于泣不成声,只是站在原地,任想念和眼泪蔓延。

“一松?”玄关处传来疑惑的声音。

但一松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颤抖着身子,紧闭着双眼却还是阻止不住眼泪的下落。

“发生什么事了?”小松有些木楞地走进房间,一松那满是泪痕的脸让他的心脏瞬间揪在一起,眉头不自觉拧成一团,小松缓缓走上前。

“小....”一松抬起头,却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瞬间明白了一切,小松抬起头露出抱歉的神情。

“我、我也....”一松用力吸了吸鼻子,“我也....”

“一松?”

“我也喜欢你,所以,别再.....”一松的话没说完,便被小松一把抱住。

“啊,我现在是在做梦?不管是不是做梦,我都好想把一松说的话录下来啊,你说的是喜欢对吧?不是兄弟的那种喜欢?我没理解错对吧.....”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拥抱的力度越来越强。

“傻瓜....”一松破涕为笑,可就是这个人毫无掩饰的真诚,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一松...”

“恩。”

“我爱你....”小松的声音竟也带上了哭腔,他等待这一刻,似乎等待了太久。

“恩,我也是.....”一松将头埋在他的肩头,吮吸着他身上的味道,如此令人安心。

想要将对方揉进体内的力度,他们尽情享受着这个心意相通的时刻。从今天开始,将不再是你我,而是,我们。


评论
热度(20)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