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a-流年

人物二设,非兄弟设定

CP:おそ一

谨以此文祭奠我已经逝去的十七年追星时光

以及,为接下来的历程继续鼓劲2333

情节大多源自三次元偶像团体

情节和人物OOC较多慎入

 

镁光灯下的欢呼和掌声,相信每一个人都抵挡不住,那是一种看似遥不可及却又想要跃跃欲试的诱惑。

“那么,他们几个就是这次选出来的孩子么?”昏暗的办公室内,坐在豪华写字台背后的人低着头,声音也是格外的沉闷。

“是的,社长。”身旁紧抱着公文包的男人毕恭毕敬地回答着,“你们几个,这是社长,快点打招呼!”

“是、是....”

“社长好...”

“社长您好....”

“哼,”软皮沙发椅上的男人终于抬起头,一副银框的眼镜架在有些坍塌的鼻梁上有些滑稽,一看就是商人的面向,“连个招呼都打不齐,算了算了,你们几个是我看上的小子,给我好好努力啊!”他的声音突然间提高了好多个分贝,吓得六个人中个子最小,看上去年龄也是最小的孩子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还不快点谢谢社长?”助理大喝一声,重重地拍了一下身旁蓝色背心的少年。

“是、是....”

“谢谢社长!”这一次倒是异口同声,几个人出口后亦是面面相觑。

“呵呵,不错,不错.....”社长的脸上露出一丝奸笑,这几个人究竟能否成为他的摇钱树呢?

“那么我带他们去换一身衣服,再做一个自我介绍,您看怎样?”助理不安地搓动双手,一脸谄媚地移动到社长的身边,语气里面的讨好连十几岁的少年都听得出来。

“哼,虚伪.....”紫色短袖少年冷冷地开口,他并不想要参加这个什么白痴面试,还不是因为和朋友打赌输了?而且居然鬼使神差地当选了,现在的选秀都这么容易么?

“哼?”都说商人的听觉和感官是最灵敏的,果不其然他的脸色微微起了变化。

“对不起社长,他的意思是他肚子饿了....”红衣少年向前一步,脸上挂着属于这个年代少年淳朴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哈.....”社长先是一愣,随即开怀大笑起来,这个少年很有趣。

“跟我来,把身上的书包先放下。”助理一脸嫌弃地看着几个土里土气的少年,语气中满满的厌恶。

“多管闲事....”紫衣少年在经过红衣少年身边时,故意撞了一下他,并附带一句冰冷的话语。

而红衣少年只是摇了摇头,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你好,你看起来火气好大啊,不要紧么?”应该说一般人都会选择回避这种看起来就不好相处的人,但是黄衣少年却仿佛没看到刚刚的一幕一样热情地打招呼,不出所料被无视了。

而最小的粉衣少年则是忍住泪水,身子还在不住地颤抖。那张精致的脸庞足以说明他入队的理由了,就是颜值。

“上天还真是眷顾美貌~”蓝背心少年一脸惋惜地发表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宣言。

由于没有更衣室,几个人只好轮番换衣服,轮到最小的孩子时,他由于害羞而让其他几个人转过身,最后被不耐烦的紫衣少年强行套上了服装。

————

“你们好,我是清爽的小松,虽然唱歌不行舞蹈也不行,但是我会努力的哦~请多多指教~!”

“嗯。”社长满意地看着红衣少年,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今天开始,你就是F6的队长了。”

“唉??”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小松的笑也停滞在脸上。

“这小子,会带领你们走向成功的。”社长不紧不慢地走上前,重重地拍了拍小松的肩膀,“啊,你们的艺名刚刚已经想好了,以抽签的形式决定吧。”

“这是.....”其他五个人都对此表示很不可思议,但他们并没有提出异议,毕竟不论是从年龄还是从感染力来讲,那个红衣少年无疑都是最出众的,还有他刚刚替紫衣少年解围,大家都看在眼里。

“啊,我是....空松?”蓝衣少年顿了一下,很快接受了设定,“我最拿手的是舞蹈,曾经获得地方少年舞蹈比赛第一名。”

“恩,你的资料我看过了,团内的舞蹈就交给你了,空松。”

“啊,你好,我是轻松,我也没什么特长,但是唱歌还好....”

“轻松君和椴松君一起担当队内的主音。”社长点点头,看了看粉衣少年手中的字条。

“是,我们会努力的!”粉衣少年一个激灵从椅子上弹起来,不愧是获得主唱之位的角色,声音真的很甜美。

“是是~我是十四松,那个,我很会跳舞哦~!”十四松说着就表演了一个空手侧翻,稳稳落地,冲着身旁帮他拨开挡在前方小松的空松灿烂的一笑。

“那么十四松,你和空松一起负责队内舞蹈的编排。”

“是!”

“那么最后一个...一松,你呢?”众人的目光转向角落里一言不发的紫衣少年,他的脸上依旧写满了暴躁。

“角色?那种东西有什么用,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一松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啊哈哈哈,那么一松君和我一起尝试一下rap吧...”看出社长脸色再次不对劲,小松连忙解围,并冲着一松使了个脸色。

“啧,好吧,队长大人!”一松斜了他一眼,有气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

“多管闲事....”走出办公室的那一瞬间,一松一只手搭在小松的肩膀上,一字一句重重地吐出四个字,然后甩了甩胳膊,离开了。

真是不友好啊,一松君。

 

繁忙的课程、紧张的练习、几乎不存在的睡眠时间,一旦接受了艺人这个设定,接受了练习生这个身份,这些都是必须要承受的。距离那天初次进公司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队伍在小松的领导下开始逐渐成型,成员们之间的感情也日渐升温,当然,一松除外。

这或许并不能怪一松,他当初只是凭着在电视上随便学的几下bixbox入围而已,不论是舞蹈还是唱歌的功底几乎都是零,所以参与排练和声乐课的过程就显得分外艰辛。再加上他消极的态度,导致排练的进度迟迟不能向前推进。

为了照顾一松,空松把舞蹈动作尽可能简化,并由十四松亲自教导,但或许是由于体力的缘故,一松总是不能够跳下来一首完整的歌曲。

一松的脾气很暴躁,倘若他不想练习,那么即使是助理将他吊起来打都没有用。骨子里的倔强让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拿他没辙。

好在他在唱歌方面还是有一些进步的,从一开始的有些五音不全到现在能够基本熟练靠腹部发声,虽然经历了比其他人长一倍的时间,但终究有了结果。

但这一点点的进步并不能满足一松的需求,与其说他不想融入集体倒不如说他对自己要求太高,从最开始的抱着玩玩看的态度,到现在有些认真,他突然间想要努力看看了。

然而当努力只获得一点成效时,这个天生血气方刚的少年便无法再平静了。

“一松,再来一遍,1234,2234...对就是这里,转身,对....哎呀.....”练习室里持续回荡着音乐声和小松的口号声。

“一松哥哥,还好吧?”十四松和椴松连忙跑过去,一松由于没站稳而摔倒,一定很疼吧?

“呼、呼——”一松喘着粗气,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就会跌倒。

“休息一下吧。”轻松拿来一条湿毛巾,并递上一瓶矿泉水。

“brother,不然我再把这里.....”

“啊!够了!”一松从地板上弹起,一把扯下脖子上的毛巾甩到地上,将矿泉水瓶甩到一旁,不偏不倚砸在小松的头上,一松自暴自弃地大声吼,“用不着为了我这么一个废人改来改去,我退出就是了!”说着便吃力地撑起身子,一瘸一拐地,走向练习室的门边。

“站住。”小松的脸埋在阴影中,头发还在不断滴水。

一松并没有停下,忍着疼痛继续走向门边。

“站住。”小松的语气冷了几分。

一松依旧没有理他,每走一步都会牵动神经剧痛,他咬紧牙坚持着,去他的什么排练,去他的什么明星,他不当了还不行么?

“我叫你站住没听到么?”小松从地上弹起来,快步走到一松的面前挡住他。

“什么啊,想打架么?”一松怒视面前的人,早就看这个队长不顺眼,刚好可以发泄一下平日里的不满。

“空松哥.....”椴松吓了一跳,连忙去抓身旁空松的胳膊。

“等一下。”空松环视着几个兄弟,深吸了一口气。

“你闹够了没?”小松终于抬起头,水滴模糊了他的视线,看不清一松的表情。

“够了吧队长大人,我都说过要退出了,所以你就不是我的队长了。”一松冷笑着。

“唔.....”一松的身子被大力压在墙壁上,这让他楞了一下。自己好歹也是中学里打架数一数二的人物,居然这么轻易就被压制住了,而且这个人看起来似乎并没有用力。

“给我听好了一松,这里的每个人,你、我、空松、轻松、十四松、椴松都是绑在一起的,从我们成为F6那天开始,这就是注定的了.....”

“哈,真是可笑,你是想要告诉我,我们是一体要我顾及集体利益么?”

“你不是一个人!”小松打断他的话,加重了语气,“你知道你的离开会造成什么后果么?你看看他们,你看看椴松,你看看十四松,他们比你小都还在努力,难道你想让弟弟们看笑话么?”

“是又怎样?”一松猛地推开小松,“啊,没错,我就是废物,我就是比十四松椴松没用又怎样了?本来我也没打算参加这个什么团体,现在刚好......”

“哐!”一松的话语被耳边镜子碎裂的声音打断。

“嘶——”椴松倒吸一口冷气,“小、小松哥.....”说着便要冲过去。

“等一下小椴,放心好了,队长自有办法。”轻松的脸上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从容。

“可是,小松哥他,流血....”

“没关系的小椴,男子汉,流点血不算什么的。”空松冲他扬了扬眉毛。

“空松哥.....”椴松别开脸,不得不说,空松这个痛得不得了的表情的确环节了他的心情。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么?”小松不顾正在流血的拳头,抬起头直视他的眼,“一松,这一个月的时间,你每天都和大家一起练习,好不容易有点效果,就这样放弃了,你真的是这样想的么?这是那个争强好胜的一松真正的想法么?”

“什.....”一松愣住了,他从未在其他人面前表露过什么,但是的确如小松所说,他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尽管他被公认为不良少年,可是他的成绩在班级年级依旧遥遥领先,他不相信大众的眼光,他有独特的生活方式。可这个人又是怎样知道的?

“一松,我都知道,你会在凌晨借着路灯偷偷看书准备测验,也会在被窝里偷偷看录影带,这样的你,真的忍心退出么?”小松的语气缓和了许多,拳头也缓缓下落。

“我.....”

“看着我一松,你想站上舞台么?”

“我....”

“想获得欢呼和掌声么?想要被那些瞧不起你的人尊敬么?”

“我...想!”

“这就对了,舞蹈的事情,空松和十四松会想办法,唱歌的事情椴松和轻松会想办法,我嘛,就负责监督你就好了,我们是一个集体,我们是不会丢下你的,一松。”

“嗯、嗯.....”真挚却听起来格外别扭的话,让一松为刚刚自己任性的行为感到羞愧,他低着头,不敢看其他成员,“啰嗦死了,像个老妈子.....”

“一松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小松使劲揉了揉一松的头,被他厌恶的推开。

其他成员的脸上也终于出现了笑容,这一刻,他们真切的感受到了,总有一天,他们会站在舞台的最高处!

 

“五四三二,转身,对!再来,五四三二,转身!”凌晨的练习室中,小松正在帮助一松做今日最后的练习。

沉下心来后的练习进度突飞猛进,现在的一松不仅能够完整地坚持一整首歌,还能够在个人部分即兴加入一些舞蹈,于是舞蹈的部分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接下来只剩下和音乐配合了。

专辑的录制一般赶在早上,成员们往往是大脑清醒了而嗓子还没有清醒过来,于是每天早上椴松或者轻松的高音节训练便成了必修课。

第一张专辑一共收录了五首歌曲,两首快歌三首慢歌,主打歌是一首活泼欢快的乐曲,充分展现了青少年蓬勃的活力,舞蹈动作也很可爱。

第一次站在麦克风前的成员们都很紧张,但是当他们按照各自练习好的进行和声时,眼泪便再也控制不住了。那真的是一种奇妙的声音,完美地将六个人的嗓音融合成为一体,清澈的像是石块击打水面,却在心底掀起轩然大波。

就连社长也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脸上露出久违的满意笑容。

椴松的转音和轻松的高音配合着,将整首歌曲的抒情效果达到满分,其他四人的低音和声让乐曲在形式上不单调,在歌曲的高潮处高低分明却又不失协调。

专辑的录制断断续续持续了半个月,当拿到范本的那一刻,就连平常总是笑嘻嘻的小松眼眶都湿润了。

这是他们的专辑,这是他们四个月来所有汗水和泪水的结晶,他们终于做到了!

那一晚,六个人围坐在一起,轮流插上耳机听着他们的专辑,不时地爆发出笑声,讨论着这之中发生的窘迫的事情;不时地沉默,回忆起没日没夜的练习。而不知何时,轻松开了个头,大家竟然合着CD唱了起来,就这样一夜无眠。

专辑完成后,下一步就是出道舞台了。

————

“五四三二,转身!OK,就是这样,再来一次,转身!”午夜的练习室,只有一个人的声音和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呼——”一松长吁了一口气、

“辛苦了~”一罐冰镇可乐被递了过来。

“你应该知道经纪人禁止我们喝可乐的吧。”一松拉开拉环,里面的可乐不出所料地喷洒出来,滴落到地板上。

“反正现在经纪人又不在。”一松耸了耸肩,也开启手边的另一罐可乐。和一松的情况一样,撒了一地。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人看向对方,没来由地笑了起来。

“哇——累了啊...”一松闭上眼,感觉一瞬间就可以熟睡过去。

“擦干净啊!”看着顺势倒在地板上的一松,小松的语气不自觉添上了一份宠溺。

“随便吧...”一松侧过身子,正好对上小松饱含笑意的目光。

“嘻~”小松眼角弯起更大的弧度,身子微微前倾,认真地看着一松。

“什么啊...”一松不自觉地移开了目光,总觉得有些别扭。

“一松为什么来当艺人呢?”小松伸了个懒腰,在一松的旁边躺下。

“打赌,结果输了就跑来了,还被选上了,哼....”提起这段奇遇般的经历,一松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哦,这样啊~”

“队长呢?”

“等下,能不能不喊我队长啊?”小松微微皱眉,“为什么一松一定要喊我队长呢?”

“你不是队长么?”一松白了他一眼。

“但是...怎么说呢,我也有名字啊!一松的本名是什么?”他用手撑着头,支起半个身子,脸上依旧是明晃晃的笑容。

“弘树....友田弘树....”一松耷拉着眼,让整个身子放松下来,困意成倍的袭来。

“很好听呢,我是松野小松。”

“原来你真的叫小松啊.....”记忆中最后的一幕,是他抚摸自己头发骨节分明的手。

一松不记得自己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被经纪人训了多久,当然小松也一起挨了训,昨晚是他背自己回来的吧?这个笨蛋队长,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

————

“哈?Couple?”小松拿着那张couple的表格,努力消化里面的内容。

“简而言之,就是为了吸引粉丝的一种手段而两两组合而已。”

“所以,我和空松一组,长兄组?”小松看向旁边的人。

“那么我和一松是年中组,十四松和椴松是末松组.....可是Couple到底什么意思?”

“反正就是在一起就是了,请多指教,choro哥哥!”一松一把揽过轻松的肩膀,故意加重了语气。

“好可怕啊~”轻松学着女生的样子尖叫着,现场的气氛重新活跃了起来。

“totii~请多指教哦~”十四松笑着紧紧抱住了椴松。

“快住手啦十四松哥哥,好痒啊哈哈哈哈哈~”末松组这边倒是其乐融融。

“额,我们...要不要也拥抱一下?”空松看了看两人,转过头一脸认真地看着小松。

“噗哈哈哈哈哈哈,牙白,空松,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可恶,你在笑话我吗?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长兄组这边乱成一团。

虽然并不明白CP的真正含义,但是既然是公司的决定就一定要执行,况且这样的分组似乎也很有新鲜感呢。

而之所以要急着分组的目的,是为了晚上的访谈节目。

这是他们作为F6出道的节目,成员们难免都有些紧张。从来没有面对过摄像机的他们,说话也不由得开始打结,不过却被冠以“清纯可爱”的标签给电视台和节目组的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总体来说,是很成功的出道。他们,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节目一经放送便掀起了一阵热潮,毕竟国内还没有出现过这样年轻的少年组合。少女们把节目录下来,一遍一遍地播放着,记录着每一个成员的名字和特点。

就这样,F6在短短一个月就拥有了一大批粉丝,为初放送的舞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话未免太过官方,但是偶像的活动的确是需要粉丝的应援的。

两个星期前,他们收到了第一份礼物;十天以前,他们给第一个粉丝签了名;一周前,成员们出门逛街被粉丝认出来,上了新闻....

在紧张的一遍又一遍的练习中,他们期待着,在舞台上真正和粉丝们的会面。

“呼——呼——”

“一松,休息一下吧。”又一次结束练习后,一瓶矿泉水被递到眼前。

“恩。”一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拧开瓶盖一饮而尽。

右手边的十四松和空松还在认真地研究着队形,似乎总是不能达到最满意;左手边的轻松和椴松则是在认真地背诵歌词,模拟着每一个动作。

“一松有几句歌词?”小松也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三句,你呢?”

“我只有两句唉~不过没关系,我可是有个人秀哦~”

“哼,”一松撇了撇嘴,却露出了微笑。

是的,尽管只是那么一两句的歌词,但是心中依旧满满的,这便是组合的力量所在吧。

————

“那么接下来有请新生的人气组合——F6!!”

“哇啊啊啊啊啊啊——”

“Oso!kara!choro 棒!”

“ichi!jyushi!totii 旺!”

“F------------------6!”

伴随着整齐的应援口号,六个人登上了舞台。

那是终身难忘的演出,只是短短的四分钟,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他们尽情舞动着身体,放声歌唱,凝望着为了他们挥舞的荧光棒,渐渐湿了眼眶。

“大家好,我们是F----------------6!”

“F6!F6!F6!F6!啊——————!”

爽朗队长小松、魅力舞神空松、害羞boy轻松、冷酷王者一松、甜心王子十四松、可爱妖精椴松,F6,这个名字将在这一天被载入史册。

他们成名的速度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席卷了各大电视台各大歌谣大赛的冠军奖杯,成为了青少年的代名词。

就这样,他们以第一张专辑五万的销量,结束了宣传活动,开始准备第二张专辑。

————

“呐呐,你们说,6个人当中谁和谁最般配啊?”

“当然是我的长兄组了!”

“胡说,明明是我的筋肉组!”

“你那个不是官配,官方CP可是我的长兄哦!你看看,oso哥哥和kara哥哥在一起,简直就是完美的结合~”

“官配怎么啦?我就是喜欢啊~”

一松不由得压低了帽檐,成名之后就连出门都要格外小心,如若被认出来即使是他这种冷面也是会被围的水泄不通的。

而更让他在意的是刚刚那两个粉丝的言论。在他们渐渐走红,粉丝数渐渐增长的同时,一松终于理解了CP的意义。所谓的CP,没有被定义之前,或许只是普通的两个人,但是一旦被扣在一起,似乎真的就会开始什么的样子。当然他和轻松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可长兄组和末松组的关系明显就比之前好了很多。

“唉?没人萌我的年中组吗?两个人若即若离的感觉我好喜欢啊~~~~~”

“我.....算了...”

“小美你怎么啦?”

“我喜欢...队长和一松....”

“唉?队长和一松?Paka组吗?你怎么会喜欢他们两个啊?”

后面的内容一松没有听到,他加快了脚步,那个女孩的话就像是一只手在不停地挠动着他的心脏,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他和小松?他们的CP吗?可能吗?

一松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却抑制不住它的蔓延。小松很照顾他,这一点从开始到这一刻都没有变过,他们在宿舍是上下铺,他们经常一起练舞到深夜,他们偶尔会偷跑出去吃炸鸡喝可乐然后一起被经纪人指着鼻子骂.....

不知不觉中,那个人已经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可是他和空松是CP啊,他们在节目中也是那么合拍,默契有那么好...

不,CP又怎么了?只是一种宣传手段而已,根本没什么的吧。

脑海中的两个声音在撕扯着,一松只觉得头痛欲裂。

“一松松~~~~”被从后面牢牢抱住。

“放开我!”一松有些生气地甩开他的手,径自进了练习室。

“嘛,又生气了呢...”小松看着他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一松,你来的正好,我和十四松正在商量新的舞蹈动作,你看看....”

“烦死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一松大喝一声,然后忽然间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对、对不起...”

“一松太累了吧,休息一下吧~”空松尴尬地笑笑,虽然他看出来一松最近看他不爽很久了,却不知原因,或许他只是有些累吧。

“一松哥哥,要去打棒球吗?”十四松笑着凑过去,拿起角落里的棒球棒。

“好啊~”一松勉强扯了扯嘴角。

“等下十四松,下午不是还要开讨论会吗?”轻松拽住了要出门的两人,他一般负责队内的整顿工作,防止成员偷跑,虽然作为队长的小松总是带头逃跑就是了。

“就玩一会儿,马上就回来,拜拜~”十四松拍了拍轻松的肩膀,拽着一松离开了。

“真是的,这两个人....”轻松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岁。

————

“一松哥哥不开心么?”十四松并没有带着一松去打棒球,而是来到了公司的顶层。

“呐,十四松,CP到底是什么?”一松看着灰蒙蒙的天,声音有些缥缈。

“CP?我不知道啊,但是,和totii在一起很开心,和一松哥哥在一起也很开心,和大家在一起都很开心,所以十四松可以和任何人组CP哦~”十四松挥舞着双臂,他的袖子总是故意被拽到很长,甩来甩去。

“那很好呢。”一松淡笑着,或许他也应该有十四松这种想法才是。

“一松哥哥讨厌轻松哥哥么?”

“唉?为什么这么问?”一松一愣。

“我以为一松哥哥不喜欢自己的CP呢~”

“怎么会~轻松哥是很体贴的人。”一松摇摇头,“而且很照顾我,我们可是最佳搭档年中组。”

“那一松哥哥为什么要烦恼CP的事情呢?一松哥想要和其他人组CP么?”

“唉?和其他人?”一松收回看向天空的视线,有些惊讶地看着十四松,他趴在栏杆上,看着远处的山,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比方说,小松哥啊、空松哥什么的,椴松告诉我,有一个网站专门收录粉丝写的和我们相关的同人小说呢~”

“哈?同人小说?那、那是什么?”一松忽然间有些心虚,他大概清楚那都是什么内容。

“一松哥和小松哥的CP组合叫paka哦~”十四松突然转过头,笑着看向他。

“为什么.....”

“啊,我们该回去了,走吧~”不等他回答,便被十四松拽了回去。

 

有了第一次的基础,第二张专辑的制作非常顺利,舞蹈的排练和演出的准备也基本就绪。

一松最近瘦了很多,比起上一张专辑,这张专辑对唱功和舞蹈技能的要求要严格了许多,所以他常常练习到凌晨。不只是他,其他成员也都在没日没夜地练习着。

一松有些想家了,自从加入F6,好像只有过年的时候回去过一次吧,已经一年多了。

但是他又不能提出请假的要求,这样会耽误练习的进度。他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变成了一个不一样的人,两年前的他绝对不会替他人考虑的吧。

“哟~抓到一直发呆的小猫~喵呜~”

“吵死了啊。”一松笑着转过身,那个人大汗淋漓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两三天不见了,有没有很想哥哥啊我们一松松?”小松一把抱住他的头发开始蹂躏起来,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揉一松的头发,像猫一样的手感。

“放手啦,头发要掉了。”一松也不挣扎,起初他都会反抗,但发现反抗无效以后也就随他而去了,反正最多就是毁了发型而已。

小松最近很忙,他要参加高考了,所以经常会离队参加大大小小的考试,也会在大家都睡下后来到走廊里复习功课。

虽然是艺人,但同时也是学生,不上大学一样不能立足于社会的。F6是偶像团体,代表着青少年,自然要给青少年做好榜样,而作为队长的小松,一言一行更是影响着粉丝们,所以他从最开始的满口胡言变成了现在只要一拿到麦克风,就能够说出漂亮无比的话语,也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练习的。

“啊,哥哥我真是累死了~”小松整个人趴在一松的身上,“哦对了,今天我从粉丝那里拿到一本好东西唉~一松你看,是同人小说哦,居然是你和我的CP唉~”小松兴致勃勃地从书包里面掏出一本笔记本,上面还是手写的,在这个电脑不发达的时代,成员们也只是熟悉了录音软件和编辑软件如何使用,会浏览官方论坛而已。

“那种东西....”一松突然冷下了脸,“小松哥很喜欢看么?”

“唉?什么什么?一松不喜欢么?”

“不喜欢,不,是很讨厌.....我有些累了,先走了。”毫不留情地甩开小松的怀抱,一松径直回了宿舍。

“只是个玩笑啊....”拿着封面上写着karaoso的本子,小松无奈地叹了口气。

————

第二张专辑的打榜开始了,正值期末考试的时期,成员们真的是忙到脚打后脑勺,恨不得自己会分身术,不过好在活动进行的很顺利,课业也很顺利,虽然很难达到优秀,但都得到了良好或中等的好成绩。

说起六个人的年龄,小松正值高三,空松和轻松是高二,一松、十四松是高一,椴松还是初中生,所以对于不能够和家人、朋友经常见面这一点,虽然嘴上不说,大家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今天是新年呢~成员们一定都很想家吧?那么请大家对着摄像机对着家人说几句话吧。”主持人的声音将一松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盯着对面看了好久。

“唉?这个还真是不好意思呢,那么就让一松君来吧~”

“唉?队长居然选择了沉默寡言的一松君么?那么一松君,有什么想要和家人说的么?”

“额...”一松楞了一下,余光撇到小松带有笑意的脸庞,深吸了一口气,“您好,妈妈,我是弘树,很抱歉不能回去陪您过新年,但是我还是、还是爱着您的...”说到这里,一松的脸有些发红,“新、新年快乐!”说着将话筒塞给了轻松,对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感谢一松君,很朴实的发言呢,相信一松君的母亲听到也会很高兴的,不过刚刚听到了一个名字,弘树是一松君的本名么?”

“啊,是、是的....”

“很好听的本名呢,其他成员也是有本名的吧?”

“是的,但是这是个秘密哦~”小松自然而然地拿起了话筒,为了不打扰到成员们的生活,他们的本名是禁止公开的,想必今天一松也是太过紧张了才会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本名。

“非常感谢F6,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有F6的欧尼桑们陪伴,这个新年也一定是甜甜甜甜到底哦~~~~!”

“1、2、3....大家,新年快乐!”

————

由于一松暴露了本名这件事算是半个放送事故,所以他被叫去社长的办公室里训了很久。其他成员虽然担心,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是的,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必须小心再小心,不能做出任何有损公司和组合名誉的发言。

“呼——结束了....”从社长办公室走出的一松,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呐,难得的新年唉,我们一起去吃街边摊吧!”小松提议着,很快得到了成员们的附和,于是大家难得给自己放了个假。

“新的一年,F6也要大发!!!!”

“干杯!!!”

————

“我和你们说哦~我今天发现了一个超级有爱的CP,是队长和一松哦~”

“什么啊,paka组不是早就存在了么?”

“才不是,你知道吗,今天的生放,一松一直在看队长,那个眼神,kya~~~~~~~~”

“唉?真的么真的么?”

一松滑动着鼠标,看着聊天室里面的最新言论,然后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应该是他发呆的那会儿吧,原来他一直看向了小松哥的方向么?

“可是,队长不是和空松是CP么?”一松想了想,敲上去一行字,按下了发送。

“哎哟,那只是最初的设定啦,现在饭圈里面的CP早就乱成一锅粥了。”过了不到一秒钟,就有了一条回复。

“乱成一锅粥?”

“对啊,不过一松大人果然是最最最最最受欢迎的哦~虽然我喜欢年中组,但是paka组也好有爱啊~”

“这种事情乱说好么?他们只是成员吧?”一松不熟练地敲打着键盘。

“啧啧啧,一看你就是刚喜欢上他们的妹子吧?你不知道哦,一松和队长那可是相当有爱呢,还有人说一松去队长家里过新年呢~”

我怎么不知道?一松盯着屏幕愣了半天。

“还有还有,上次那个姐姐说,他亲眼看到过两个人半夜去吃炸鸡哦,勾肩搭背的,好和谐啊~~~~”很快又有另一个人加入了聊天室。

啊,这个倒是有过,不过最近也没怎么去过了。不过这帮粉丝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些情报的?感叹着粉丝们战斗力和想象力的同时,一松对她们肃然起敬。

“一松,还不睡嘛?”门被推开,小松穿着浴袍走了进来。

“啊,就,马上就睡。”一松匆忙合上电脑。

由于成员们的人气一直飙升,他们的宿舍也从公司搬到了很远的一幢小洋房里面,两个人一间房,比之前宽敞了许多。

而这个月,一松的同居人正是小松。

“要不要哥哥抱着一松宝宝睡觉啊~”

“才不要,先把头发擦干吧,还在滴水。”一松推开黏上来的人,打了个哈欠。

“唉?一松对哥哥好冷淡啊~”小松扁着嘴,一脸的委屈。

“快睡觉。”一松毫不客气地举起枕头扔了过去,正中小松的脸上。

“小松哥哥,来玩枕头大战!!!!”房门被推开,十四松扛着四个枕头闯了进来,后面是衣衫不整的空松和睡衣被扯下一半的轻松。

“喂喂,你们几个在干嘛啊?不要告诉我你们在做什么不好的事哦~”

“都是十四松哥哥啦,非要玩枕头大战。”

“一松哥哥也一起来~”十四松说着跳到一松的床上,连被子一起将他摔在了地上。

“好痛...”一松闷哼一声,不情愿地睁开了眼,“啊,是谁?”正中一枕头。

“嘻嘻~”椴松偷笑着。

“你们啊~”小松试图阻止,却被空松和轻松轮番轰炸,最后不得不加入了战斗。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几个第二天还要早起录制专辑的家伙,就这样打了一晚上的枕头大战。血气方刚的少年们,只有在玩耍的时候不知疲倦吧。

 

第三张专辑的制作,成员们也参与其中,虽然他们的作品被一次又一次的退回和修改,但是他们第一次尝到了制作人的甜头。听着自己创作的歌曲被组合成员们演唱,被收录到专辑里面,真的是一种别样的欣喜。

其中由小松亲自创作的《海誓山盟》更是得到了公司上下的一致好评。在这一首歌曲中,就连平时不怎么唱歌的一松都演唱了几句,而一松更是第一次知道了,原来小松哥唱歌是这样的温柔。

Oso:我们的心中有同一个梦想  在这一瞬间我们合为一体

相互扶持相爱着的我们的脸庞  此刻是多么的美丽动人

Todo:偶尔感到累到不能站起的时候  支撑着我的  是我们一体的信念

全:我知道的  我们永远是一体的  不论何时我都会记得我们的约定

Kara:就算是到了我们老的时候  老到走不动的时候  还是会坚信同一个梦想

Jyushi:你还记得吗  我们第一次相见的练习室

Choro:(rap)那段艰苦的岁月  无法用言语形容  只有泪水和欢笑

Ichi:如此珍贵的日子啊  一刻也不能忘怀

Oso:最累的那段时光  连坐下休息都是奢望  支持着我走下去的

Oso&ichi:是你们给予的爱和温暖

全:我知道的  我们永远是一体的  不论何时我都会记得我们的约定

Choro:就算是到了我们老的时候  老到走不动的时候  还是会坚信同一个梦想

Todo:也曾担心过  我们有一天会分开

Kara:(rap)不必担心,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Todo:让我们把这一刻永远印在心里吧

Jyushi:(rap)就这样印在心里

Choro:用永恒不变的爱对彼此发誓  美好的日子将会永存

全:我知道的  我们永远是一体的  不论何时我都会记得我们的约定

Todo:就算是到了我们老的时候  老到走不动的时候  还是会坚信同一个梦想

这首歌一经发表就赚足了粉丝们的眼泪,尤其是oso和ichi的那一句高音合唱,更是让那些以为两人只会说唱的人大跌眼镜。而kara和jyushi这两个平时以气场和强势为代表形象的成员,也在这一首歌曲中展现了无比的温柔。

而正因为那一句合唱需要很高的音调,一松偷偷练习了很多遍,也在上台之前无比紧张过,最终还是平安地完成了演出。

F6很快迎来了第一场演唱会,总体来说还是很顺利,只是一松在中间唱错了一句歌词而已。或许这是一个连粉丝都没有发现的小错误,但对于一松来说,却是一个大事件。

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在轮到他的时候,被小松揽住了肩膀而已。

一松发现自己真的变得越来越奇怪,看的同人文多了,自己似乎真的像是文中所写的那样,真的朝着那个方向发展了。他的目光开始越来越多地集中在那个红色的身影上,在节目中,在台下,甚至是在舞台上。

Paka的支持者很多,也有很多画手开始创作他们的二次同人,一松也偷偷买过收藏过。他不清楚小松哥是怎样想的,但是他,或许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人也说不定。

F6的人气达到了顶峰,成为了日本的国民偶像。

被授予勋章的那一天,成员们久违地都落下了眼泪,仿佛回到了第一次拿到大奖的时候。

可就在外界包括他们自己都充满了期待和雄心壮志的时候,却突然传出了一松要退出的消息。

那是第五张专辑发表打榜后的不久,像是有预兆一样,成员们举行了一场名为“FOREVER”的演唱会。

演唱会上,小松信誓旦旦地对歌迷们说着“只要大家还在,F6就绝对不会解散”这样的话。

所以当三个月后,F6宣布解散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所有人像是经历了一场背叛的海啸。

F6解散了,小松选择了solo,空松转去做了演员,轻松去了英国留学,一松隐退,十四松和椴松重新组合继续活动。

虽然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也知道解散的原因有很多,但粉丝们就是无法接受也无法承受。

他们坐在公司的门口,高举着几个人的名字,举着他们的照片,哭着提出抗议,却改变不了结局。

五年来,他们从未陨落,所以粉丝们相信,他们只是暂时分开,总有一天会重聚。

 

时光如梭,娱乐圈的新老交替也是让人目不暇接。

十几年的时光流逝,现在的少年们鲜少知道一个叫做“F6”的传奇组合,他们迷恋着自己的偶像,他们做着那些年粉丝做过的事情。

一松,不应该说是友田弘树现在是一家服装企划公司的社长。从娱乐圈隐退后他回到了老家,自学了服装相关的科目并顺利考上了大学,毕业后来到这家公司实习,并用五年的时间爬上了社长的位子,一直到现在。

能够坚持一份工作十几年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也要得益于他当年的偶像生活吧。

十几年来,一松将光环和那段美好的回忆封存起来。现在的公司里,或许没有人知道,当年他们的社长是一个在娱乐圈里叱咤风云的人物吧。

看着手下的孩子们收集偶像的唱片、周边,一松偶尔会笑一笑,然后翻出抽屉里的一张老照片静静地发上一会儿的呆。

解散后就没再和成员们联系过了,但是他一直关注着,尤其是那个人。

小松依旧活跃在娱乐圈,最近变成了一家电视台的固定MC,事业虽然不是一帆风顺但好歹也算是获得了不小的成就。一松会利用下班在便利店采购的时间,刷刷新闻,看一看最近娱乐圈的动态。

他努力想要忘记那段时光,可那有谈何容易。尽管已经隐退了十五年,可那段鲜活的记忆却仿佛活在了昨天。其他成员也都有了各自的发展,但是大家也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联系彼此。

解散的原因,他说不清,或许是由于太过年轻了吧。年轻人的野心总是很大,算一算十五年前,他也仅仅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而已,现在已经变成大叔了。

一松一直记得解散的前一天,成员们聚在一起吃饭的事情。

没有人开口,只有无声的抽泣。小松安慰着每一个弟弟,给每个人最真挚最深沉的拥抱。

轮到他时,他还记得小松说的那句话:我喜欢一松,我会一直等你的。

在那样一个日子,即使是这种告白的话语,也不带有甜蜜的意味,拥有的只是苦涩。

“咚咚咚。”敲门声唤回了一松的注意力。

“那个,社长....”是公司里一个新的实习生,看上去眉清目秀的一个孩子。

“有什么事情么?”一松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忽然间忆起了他的社长的样子。

“社长您....是F6的成员么?”

“什么?”一松的身体剧烈一震,F6,这个很多年都没有再听过的词语了。

“果然是吧,虽然样貌有一些改变,但是,一定是的吧?”

“呵,”一松轻笑,“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他放松了一些,目光集中在半开的抽屉上,那里面是那张相片,是他们第一次获得大奖时的纪念相片。

“我、我是您的歌迷,我们、我们一直都在等你们....”男孩说完这句话便红着脸跑开了。

一松顿了一下,忽然间心中涌起一股怀念的感觉。啊,是啊,那些年,他们的歌迷就是这个样子呢,嘴巴上说着哥哥好喜欢你们好爱你们一类的话,然后脸红着逃避着他们的目光。

“叮铃铃——”

“喂,您好,我是友田,什么?”

————

那一天,娱乐圈重新出现了那个传奇一样的名字——F6

据说是为了纪念他们出道二十年,为了答谢粉丝这么多年来的支持,要举办一场特别的演唱会。一松听说过这个消息,也久违的和轻松联系了一下,但对方只是问候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并没有提出要他参与的事情。

也是啊,他都已经隐退了十五年了,要再站上舞台谈何容易。

但是那条新闻,当他看到那个十五年都没再出现的名字重新被搬上来的时候,心中真的是五味陈杂。

————

“少女们哦!哥哥们回来了!”

“啊——————!”

一松站在最高处,透过玻璃看着那些陌生的、熟悉的面孔。

“一直是忘记着生活的,现在全都想起来了。”他略显生涩地对着摄像机说着。

十五年,当初尖叫着的女孩们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妻子,变成了孩子的母亲,可热情依旧不减当年。一松终于还是选择了出演,他没有参与排练所以只是在最后上舞台和成员们一起合唱那首《海誓山盟》而已。

算是为了给自己、给粉丝们一个交代,为自己的演艺生涯划上一个完美的句点。

他看着成员们与当年分毫不差的风采,听着熟悉的乐曲,不由得热泪盈眶。

“撒,那么大家久等了,最后的舞台,不是F5,而是F6一起!!”

“啊————————!”

“Ichi!Ichi!Ichi!”伴随着大家的欢呼,他缓缓走向升降梯。

这个名字,这种呼喊,真的是久违了。

虽然从未参与过排练,但是却仿佛从未分开过的六个人,用最完美的舞台回馈了粉丝的期待和等待。中间两个人合唱的时候,一如当年,相视而笑。

再一次站上舞台,面对着熟悉的荧光棒,听着那熟悉的应援口号的时候,内心是无比的复杂。一松握住麦克风,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大家好,我是F6的一松,现在还有这么多人愿意来,真的,非常高兴。”

“Ichi!Ichi!Ichi!”

“一松君,这么久和成员们重新站在舞台上,有什么感受呢?”

一松说不出来,有兴奋,有欣慰,有酸涩,有感动,那种心脏仿佛被揪起的感觉。

“大家好,我们是,F————————6!”

“哇————————!”

————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什么啊,我还以为一松会更热情一些呢,来个抱抱吧~”

“你啊...”一松摇了摇头,“果然是一点都没变。”

“一松也是哦~”

“不,我变了许多,你却一点都没变。”

“唉?难道一松一直在观察我吗?牙白,哈子卡西啊~”

“恩...”一松将头埋入他的胸膛,“一直...都有。”

“一松。”

“恩。”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

“恩。”

“我,喜欢一松,会一直等你的。”

“我知道的,谢谢你。”一松的眼眶再度湿润了,“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流年,让再一次相聚的时光显得如此珍贵,感谢你愿意重新回到我身边。


结尾废话几句

这个故事源自于三次元我很喜欢的两个组合

最近其中一个组合的回归真的是给了我不小的刺激

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六年?

《海誓山盟》的歌词改编自韩国组合H.O.T.同名歌曲


评论(1)
热度(22)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