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a-时间线(第七章)

本篇:07

传送门:00-01   02   03   04    05    06    08    09    10    番外一   11  12

时隔很久的更新hhh

最近真的很忙啊

于是乎,突然间想念老家了呢。不论何时,家和家人都是最值得信赖和最温暖的依靠,于是诞生了这一章hhhh

oso的心意已决,设定上本来是想让他先和一松告白的,但是忽然觉得,借由谈话的契机向父亲坦白会更突显出他的决心,于是就这么写了。他对一松的感情日渐沉淀,而一松也在不知不觉中对他产生依赖呢~

平凡的生活,平凡的互动,简简单单的爱情。当然这个时候一松还是没有正视自己的心意,在不久后就会死心塌地喜欢上温暖的大哥哥哦(并没有~

一松的记忆已经开始逐渐复苏了,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或许他也不清楚,但他并不抗拒。他知道不能逃避,这让一松也越来越能够正视自己...


“死者是东京大学的一名学生,从口袋里翻出了他的学生证.....”

“送到鉴识科看看有没有其他的线索。”

“是。”

对于命案、死者、尸体等等一类听起来原本令人毛骨悚然的词语,一松已经习以为常了。还记得他刚刚加入搜查一课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尸体,理所当然地冲到河边呕到五脏六腑都快要喷出来。那时候的他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也第一次对这份工作产生了莫名的恐惧。触摸尸体时那种彻骨的寒冷,和非生命体带来的不同,至少他曾经是活的。那种僵硬的却又带着一丝弹性的触感,真是让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一松不止一次的想过,他真的能胜任这份工作么?

噩梦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在初期尤为明显。第一次见到尸体后,整整五天五夜一松都没有合眼,哪怕只是眨一下眼,那些不带有声音的画面便会突然间弹跳出来,一瞬间,却总是些骇人的镜头,让身子忍不住瑟缩一番。

十四松的鼾声是一种神奇的声音,起初一松只觉得有些吵,但久而久之竟然变成了催眠曲。所以当他实在熬不过时,听着十四松的鼾声,竟然真的陷入了浅眠。只是浅眠而已,但多少起了一些作用。

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几次下来一松便形成了抗体,而那些可怕的画面,也不再来困扰他了。当然,噩梦不算,他还是会时常做噩梦,噩梦中的画面依旧是那么惊心动魄,却会在醒来的时候淡出记忆。

昨天的噩梦倒不如说是一个意外。第一次,他如此清晰地记得梦中的内容,只是看不清脸庞,不论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都好像隔着十几层面纱,模糊到轮廓都不清晰。但那画面却如此高清,仿佛被加了什么特效,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那是一条废弃的巷子,一眼望不到尽头。他的视角是站立的,地上躺着两个身影,是谁呢?面前有许多人,散发着不友好的气息。没有痛感,却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两拳,数不清的拳头砸了下来,而他只是拼命护住躺在地上的两个人。

“一松!”传来了声音,唯一的声音,却那么不清晰。

“十四松、椴松,快逃!!!!”声音,是自己的,歇斯底里。

然后像是被切断了电源,一切化为了乌有,只留下一片黑暗。再然后,印象中就是小松那抹令人安心的笑容了。

所以说,躺在地上的两个人应该就是十四松和椴松,那么自己就应该是去救他们了,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呢?那个呼唤着自己的声音,又是谁的呢?为什么椴松和十四松会遇到危险?那些人又是谁?

所有的问题如山洪暴发般迅猛扑来,一松有些招架不住地揉了揉眉心。果然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你啊,松野一松。缺失的那部分记忆,大概才是获得谜底的关键吧。

“不要紧吧一松警部?你看起来脸色好差....”白石担忧的脸凑了过来。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一松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手插进口袋的瞬间楞了一下。

“这家伙....”取出那个硌到手的小玻璃瓶,里面躺着一些白色的药丸。一松认得它们,那是在初期恢复时离不开的药,现在他已经很少吃了,但是止痛效果却是一流的。大概是小松预料到了他会有需要的时候,所以提前塞在了口袋里。这个人,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他的实力究竟达到什么程度。

算起来最近的命案的确增加了不少,而且都是针对年轻人。虽然并没有什么联系,但一松总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一整个下午都在湖边看着打捞的进程,是什么深仇大恨非要五马分尸投入河中?一松对于现代犯罪的手法越来越惶恐,真不知道若干年后,这些犯罪的手段又会到达一个怎样令人望而生畏的层次,他不敢去想。

晚饭和小松约在了警局附近的快餐店,两个人随便点了些高热量的垃圾食品开始狼吞虎咽,毕竟劳累了一整天,两个人谁也没有多话,闷头解决了食物后,一个人瞥向了窗外,另一个人则被不断砸过来的信息搅得不得不掏出了手机。

一松不喜欢在下班时间被打扰,于是一怒之下拨回去,对着话筒用不大却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回复着,想来一定是上司的电话了。

小松看着他,默默吸了口杯中的冰镇可乐,继续看向窗外。七点钟天色渐暗,成群结队嬉戏的伙伴依旧说笑着走在回家的路上,加班后得以解脱的上班族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拖动着身子,晚饭后推着摇篮车散步的夫妇...果然这个城市里生存着各式各样各个阶层的人,每个人都是一本故事。

小松忽而觉得自己竟然文艺范儿了有些不可思议,但转念一想,侦探这个职业也是需要靠书本累积的。大概之前的松野小松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抱着一摞专业书而不是漫画书研读到深夜。那么不如说,在松野一松获得重生的同时,松野小松也获得了新生吧。

“结束了?”看着一松放下电话舒了一口气,小松用力吸光了杯中所有的饮料,然后站起身走到收银台结账。

一松拿起装有冰咖啡的杯子,将桌上的文件胡乱塞到公文包里,跟在小松身后走出了店门。

两个人一前一后打着哈欠,再陆续进了家门,一声不吭地一个回到卧室补眠一个钻进浴室洗掉一身的尸臭味。

一松觉得这样挺好,小松哥不是那种什么事情都要追根究底的人,他不想说小松自然不会去问,这种默契让他觉得很舒坦。

“哈?”眉毛禁不住上挑,看着床上睡成大字型恨不得占据每一个角落的人,一松忍耐住想把他踹下去的冲动。

小松睡得很熟,嘴巴张的很大,依旧是有口水残留在唇角。

“至少换下衣服啊....”一松呢喃着,将小松脚上的皮鞋用力扯掉扔在一旁,开始动手解他的衬衣纽扣。冰凉的手指接触温热的胸膛,让手指带动着身子轻颤了一下。一松停了下来,明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却怎样都觉得别扭,于是解到一半终究还是放弃了。

“晚安...”一松长叹了一口气,在他左边找了一块比较大的空位侧身躺下,将自己蜷成一团,半晌后觉得有些冷,于是干脆裹着被子连同整个人都紧紧抱住小松。明天是休息日,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

————

“所以说,还差酱油和......”一松一边对照着纸条,一边在货架上浏览着酱油的品牌,一边将手中的物品递给小松。

“老妈真是的,为什么我们好不容易回趟家还要跑腿啊~”小松苦着一张脸,一大早从被窝里被揪起来是一件很困苦的事情。

“这个牌子的....”一松并没有理会他的牢骚,认真地按照母亲的吩咐寻找指定牌子。

从超市出来时,路边摊已经开始贩卖早点,嗅着食物的香气,两个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母亲准备的早餐,才是世界上最美味的。

“我吃饱了——”不约而同地拉长了声音,乖乖地放下了碗筷双手合十。

“哦呀,今天的小松和一松看起来好乖啊~”母亲宠溺地笑着,开始收拾起饭桌。

“我来帮忙。”一松说着起身,而小松只是看向了父亲,恰好父亲也在看向他。

“跟我来吧。”放下了报纸,语气是分外的严肃。

————

“说吧,找我有事?”

“父亲...”小松难得端正地跪坐着,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请您允许我和一松在一起。”

此话一出,不用偷瞄也可想而知父亲的脸色一定是铁青的。他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即将要做的是什么。

沉默,松野松造目不转睛地看着长子,他双手撑住地板,磕头的姿势是如此标准。这让他差一点忘记了平时的松野小松该是什么样子,这个从来没有起过带头作用的人,此时此刻居然一动不动地跪在他面前。

他是认真的,松造从来都不怀疑小松说的话,所以他只能努力让自己接受现在的境况。

“一松同意了么?”半晌,他才组织好语言。

“不,我还没有和一松说,但是无论如何我想要先争得您的认可,当然如果您不认可我也不会放弃,请您原谅我大逆不道的行为。”

“什么时候开始的?”松造叹了口气,作为六胞胎的父亲,他自然了解每一个儿子,所以没道理发现不了小松和一松之间暧昧的空气,只是一直选择了回避罢了。

“高一。”

“知道了,起来吧。”再度叹了口气,“小松,既然你在我的面前提出这件事,你就要肩负起守护一松的责任,不仅仅是因为长男这个身份,你懂么?”

“是的父亲,我会以松野小松这个名字来守护他。”

“这件事就不要和妈妈说了,她是不会接受的,还有....”松造顿了一下,终究还是伸出手拍了拍小松的肩膀,“一松那孩子就拜托你了,不必让他勉强回想,但也别让他真正成为一个没有过去的人,那样对一松来说太残忍了。”

“父亲您,愿意听我讲讲那时的故事么?”小松内心剧烈颤动了一下,从出事以来一直到这一刻,他从未想过去和任何人交流这件事情。但是父亲是不同的,至少他会给迷途中的自己指明前进的方向吧。

————

厨房里,一松认真地帮母亲刷洗好碗筷摆放整齐,又将灶台收拾了一番。

“这样就好了哦一松,辛苦了,一松也会做家务了呢~”松代微笑着轻轻揉了揉一松的头发,鬓角处的银丝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夺目。

“母、妈妈...”一松犹豫了片刻,突然间像是释怀了。

“什么?”母亲转过身,脸上是每一个母亲都有的宠溺。

“没,谢谢....”一松微微牵动着嘴角,刹那间眼眶湿润了。啊,这就是母爱吧,不论何时都传递的温暖,此刻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了。

“一松,很辛苦呢~”母亲向前跨出一步,将一松的头轻轻抱住按入怀中。

“嗯...”声音带上了哭腔。

“要加油啊。”

“嗯。”眼角渗出了泪水。

“乖乖~”

“谢谢,妈妈....”终于忍不住,泣不成声。

————

“啊~真是累死人的一天呢~”小松伸了个懒腰。

“你明明什么都没做吧?”一松白了他一眼,看向他的方向,似乎想开口但最终还是沉默了。

“下周,我们去那里玩吧。”突然间指向不远处,小松停了下来。

“哈?”一松一愣,那应该是新建的游乐园吧,上次新闻有提到过。

“啊啊,想休假了呢~”自顾自地说着重新迈开脚步,“啊对了,一松不想知道我和爸爸说了什么么?”

“不想。”平淡的语气,但似乎顿了一下。

“嘿嘿,想知道的话也不告诉你哦~这是我和爸爸的秘密。”

“切,随便你吧。”这个混蛋,一松突然很想要打他一顿了。

“啊,突然间想起还有工作,一松先回家吧,拜拜~”火速消失的身影,楞在原地的人。

“什、什么啊....”一松呆愣了半天,果然他还是无法理解这个人的想法。

“喂,至少把钥匙给我!”忽然间像是反应过来,一松拔腿追了过去,一定是故意的吧这个混蛋长男!

那一刻,仿佛一直压在心底的石块被击碎,那份压抑感突然间就消失了。

嘛,抽空多回家陪一陪父母吧,真的是全世界最温暖的人了呢。


评论
热度(21)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