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a-樱花

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写一篇淡淡的おそ一了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樱花树下,有苦有甜,有你有我


樱花

“哦~这个...”

“嗯,不错不错~”

“kya~好可爱!”

寂静的客厅中,时不时传来几声长男的惊叹,让正在发呆的一松忍不住开始好奇他手中厚厚的书一样的物体。

“怎么一松?”发现一松的目光转向自己,小松笑着抬起头,双手抬起那本书晃了晃,“要不要过来一起看?”

“什么?”

“相册啦~这是我好不容易从爸妈的房间偷出来的,据说是他们珍藏的呢~”

“那种东西...”一松淡淡地开口,身子却早已不由自主地行动了起来,“想看。”

“真的很有趣!”长男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子,一松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是...”一松看着相片中那个嚎啕大哭的身影,虽然六胞胎小时候并没有什么分别,但是他却可以一眼认得出来,那个是自己吧。

“算起来,一松小时候真的是个爱哭鬼呢~”长男叹了口气,看向了天花板。

————

他们出生在五月。

五月,按理说是樱花消散的日子,但是在那一天,父亲好不容易凑足六个人的奶粉赶回家的途中,却看到了一棵别样的樱花树,好像闪着光芒。

但是第二天,那棵樱花树却消失不见了。

这件事成为了松野家之谜,虽然六胞胎并不是很感兴趣,可父亲却总喜欢在茶余饭后侃侃而谈,他说,那棵樱花树一定是松野家的守护精灵。

次年,他们坐进了摇篮车,父母亲便推着六个宝贝去看樱花,飞舞的花瓣中,其他兄弟们都笑得格外开心,只有一松,却突然间哭了起来。

母亲吓了一跳,连忙将一松从摇篮车中抱起,轻轻摇晃着,用那温柔的嗓音安慰着他。

许是被突如其来的花瓣吓到了,许是因为花粉过敏,真正的原因不得而知,但一松与樱花之间的故事,似乎就此展开。

正如长男所说,儿时的一松不但是一个爱哭鬼,还是一个胆小鬼。他从不参与兄弟们之间的“国王与骑士”的游戏,也不敢爬上树去偷摘果子,偶尔摔了一跤便会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用脏兮兮的小手抹着眼泪。

而每当这时,总会有一个同样奶声奶气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一松,起来了哦~”

是小松,作为长男的小松,从小便帮助父母照看着兄弟们,而容易摔跤和受伤的一松自然成为了重点保护对象。

“小松哥~”这个时候的一松,总会拽着哥哥的手站起来,然后一把扑进哥哥的怀里继续哭,“好疼啊呜呜呜呜呜....”一松怕疼,真的很怕疼,这一点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乖乖~”小松轻拍着一松的后背,学着父亲每一次安慰他的样子,来安慰一松。

“一松你看,是樱花哦~”小松指了指漫天飞舞的花瓣。

可一松却哭的更凶了,没来由的,和那次一样。

“乖乖~”小松只好重新将他揽入怀中。

松野一松,五岁。

————

“这、这是?”

“死、死了.....”

“是谁负责照看这只兔子的?”

“是松野一松,老师。”

“一松同学呢?”

一松消失了。轮到他来照看的那只兔子不幸去世了,原因不得而知。

整整一天,一松都没有再出现。

傍晚,兄弟们分头去找一松,轻松跑回家将事情告诉了父母。

“樱花?”小松选择了公园附近,视线聚焦在散落的花瓣上。

又是一年樱花季了啊,一松会在哪里呢?目及之处是一座小山丘,犹豫了片刻,小松还是决定开始攀爬。

“呜呜呜呜呜....”是哭声,很熟悉。

“呜呜呜呜呜...”哭声越来越近,一个模糊的身影。

“对不起....”抽噎的声音,那是一松。

小松加快了脚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棵茂密的樱花树。

樱花树下,一松抱着小兔子的尸体,哭得眼睛通红。

“一松,”小松停下了脚步,“我来接你回家。”

“不是我干的...”一松的声音充满着委屈。

“哥哥知道哦~”

“我也不想他死掉....”

“恩。”

“对不起,兔兔....”一松低着头,轻轻抚摸着兔子身上的毛,可它却不会再有任何回应了。

“他会原谅你的。”小松走上前,“我们帮他做个墓吧,这样他就可以安息了。”

“恩。”一松点点头,擦干了眼泪。

松野一松,十岁,小学。

————

“你们看,松野一松又是班级第一呢!”

“开玩笑的吧?谁不知道松野家的六兄弟都是废柴啊~”

“你说什么?”一个箭步冲上去,平时冷静无比的一松,被踩到了底线。

“哟~这不是一松么?你是怎么做到考试作弊还不被发现的啊?教教兄弟们好不好啊哈哈哈哈哈哈~”

“嘘~这话要是被老师听到,一松同学可就要挨骂了呢~”

“你们...”一松揪住其中一个人的领子,举起了拳头,重重地砸下去。

“哟~好学生打人啦~乖宝宝一松要打架啦~!”这样的一句话不是没有作用的。

“松野一松,你在干什么?”教导主任闻声而来。

“老师,我.....”一松连忙松开了那个人的衣领,“不、不是这样的....”

“一松啊,老师知道男孩子之间避免不了打打闹闹,但是你是好学生,你要起到表率,你...”

“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为了....”

一松沉默了,说到底,今天的事情也是他先动了手。

“哎呀呀,乖宝宝打架喽~乖宝宝不是乖宝宝一松喽~”此话一出,哄堂大笑。

一松是兄弟中唯一一个考进重点班的人,正因为松野家六胞胎在学校中的名声十分不好,所以一松一直要忍受着同班同学异样的目光。这些都无所谓了,谁叫那些是他的兄弟。可是,他不能够允许其他人辱骂他的兄弟,他们才不是废柴!

都是小松哥哥的错!如果不是小松哥哥总是打架,他们怎么会被认为是废柴!他又怎么会遇到这些事情?

一松愤怒地握紧了拳头,冲出了教室,直奔小松的教室,却被告知他已经回家了。

可恶,这个混蛋长男!

一松觉得既委屈又气氛,于是他第一次逃课了,在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的前提下。

“哟~”那棵樱花树下,那张欠扁的脸庞。

“你来干什么?”一松的语气格外冰冷。

“听说,你因为打架受到了处分....”

“够了,天天被处分的人没资格说我吧!”

“呼——”长吁一声,小松摇了摇头,“对不起,一松,都是哥哥太不争气了...”

“既然知道就不要做出影响兄弟们的事情啊,混蛋长男!”一松握紧拳头,冲他大喊着。

长男的身影顿住了,僵直了那么几秒钟后,露出一个充满歉意的笑容。

“真的对不起,一松,给你添麻烦了。”

他缓缓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一阵微风袭来,吹散了几片落花,渐渐模糊了一松的视线。

“可恶....”眼泪占据了眼眶,一松努力压抑着心中这复杂的感觉。

明明不是他的错,明明就不是这个原因,却还是忍不住冲他发脾气了。

六胞胎这种罕见的物种,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会被拿来评头论足的。小松并没有做错,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兄弟,可自己却对着这样为兄弟着想的长男发了脾气,真是糟透了。

松野一松,十五岁,初中。

————

“kya~果然还是果汁最好喝了~!”将冰镇过的瓶装果汁一饮而尽。

“在这里不要紧么?”一松抱紧了怀中的猫咪。

“没事没事~反正只是忘年会嘛~也不缺我一个。”

“我,一个人也可以。”一松抬起头,今年的樱花也开得很好呢。

“说什么傻话,你不是一个人啊~”小松一把揽住一松,“呐,一松,今年不哭了?”

“哈?”

“因为,每年你几乎都会在这棵树下哭一回啊,难道是我记错了?”

“白痴。”

一松知道,当他昨天因为落榜而失声痛哭时,长男就在不远处。

“呐,一松。”小松双手向后撑起身体,闭上眼吮吸着淡淡的花香。

“恩?”一松抚着怀中猫咪的头,偏过头看向他。

“高中,毕业了呢。”

“是呢。”

“一松,想好之后的路了么?我们六个可是全~~~~~~部大学落榜了哦~”

“那种怎样都无所谓吧。”一松低着头,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我有你们就足够了。

“说的也是~”小松连连点头,“不如就直接啃老吧哈哈哈哈哈~!”

“闭嘴吧,白痴长男。”

松野一松,十八岁,高中毕业。

————

“我吃饱了。”

“什么啊一松,今天怎么吃的这么快,一松?”轻松一脸好奇地看着比平时动作快了几乎两倍的一松,然后看向同样不知所措的其他兄弟们。

“小松哥,你知道一松干嘛去么?”

“干嘛问我啊?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哼~brother他,一定是去寻找自我....”

“好,臭松请闭嘴!”

“十四松,你知道么?”

“恩。”十四松一脸确信地点点头,“一松哥哥他,大概去打棒球了!”

“额...”轻松扶额,相信你的我真是个笨蛋。

“我知道哦~!”就在这时,一直玩手机的末子开了口,“能让一松哥哥这么慌张的,肯定是猫咪啊,所以,可能是哪只猫咪生病了吧?”

“说的也是!”轻松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五兄弟继续松野家的早饭时间。但一松去哪儿了呢?原来是因为有一只母猫今天要生产了。

作为它的朋友,一松要去给它加油,还要亲眼看见小猫的诞生。

但是直到傍晚,一松都没有回来。

小松默默地看了一眼表,以买啤酒为理由,走出了家门。

“啊,果然在呢~”樱花树下,一如当年那个小身影,一松抱着猫的尸体,空洞的眼中却没有眼泪。

“喵~喵~”几只小猫在一松旁边的篮子里发出杂乱的声音。

小松顿了一下,瞬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它,死了,我没能救它。”一松喃喃自语着,声音却刚好能够传入小松的耳朵。

“流了好多血。”

“好可怕....”

“一松,”小松走上前,手轻轻搭在他的头上,“我们,把它们养大吧。”他指了指旁边的三只小猫崽。

“嗯。”那一瞬间,积蓄已久的眼泪夺眶而出。

“什么嘛,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爱哭~”小松揉了揉他的头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一松的眼泪了啊。

“所以果然对于一松来说,樱花是催泪弹么?”

“闭嘴....”

“一松,”他蹲下身子,将一松抱紧,“乖乖~”轻拍着他的后背。

“我们,给他做个墓吧。”安静了片刻后,一松突然间开口。

“恩。”小松点点头,将一松拥的更紧。

————

“呐,一松。”回去的路上,长男突然驻足,转过身看着那棵依旧茂密的樱花树。

“恩?”

“樱花树的寿命,你知道是多久么?”

“不知道。”一松摇了摇头,也转过身。

小松的背影映入眼帘,依旧是那般落寞。

“听说是一百年哦~”

“哇~好长~”

“你啊,别做无意义的感叹呐~”

“所以呢?”

“一松,”小松低下头,然后扭过身,“你愿意陪我看一百年的樱花么?”

“什...”一松愣住了,这种像是电视剧中告白的场景,让他手足无措。

小松依旧在笑,那笑容在花瓣的海洋中,越发的温暖。

“请多指教。”一松也笑着看向他。

陪你看每一年的樱花,陪你赏春秋冬夏,陪你走过每一个喜怒哀乐的时光。


评论(2)
热度(56)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