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木-独立(24话梗)

材木松-独立 

松野椴松是家里的末子。末子这个词语,意味着从出生开始,就被哥哥们围在中间,尤其是五个哥哥。

椴松记得,他们还小的时候,似乎只有空松哥哥和自己经常腻在一起。但是不知为何,当他们逐渐长大,成长为成年人后,这几个哥哥非但没有疏远他,反倒变本加厉地护着他了。

长男可以说是这个家里面最看重他的,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松野小松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和他强调,我是你的大哥,你是最小的弟弟。

空松哥呢?这个先不谈,因为自幼就是固定的搭档组合,所以即使现在腻在一起也并没有什么奇怪和不妥。

轻松哥呢?真是个温柔的好哥哥,最起码每天晚上都会陪着自己上厕所,尽管哈欠和抱怨声连天,只要他喊,轻松就会揉揉眼起身。

一松哥呢?该说他和一松之间有一种奇怪的相处模式,平日里沉默寡言的一松,似乎碰上他就很容易被开启恶作剧的开关,而他,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游戏的机会。当然,偶尔一起去探望猫咪,将自己做的饼干分给一松哥的朋友的时候,他还是很友好的。

十四松哥,大概是家里面最宠他的一个哥哥。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十四松会替他争取所有能够争取的,不论是美食还是清闲的机会。例行的家庭值日,椴松从来没有做过擦桌子之外的家务,都是十四松包揽的。

所以他很幸福,有五个哥哥这样疼爱着他。

但是这样子不行,他已经成年了,不能总在哥哥们的羽翼下,不经受风霜。

于是,他渴望着改变,却迟迟不敢迈出那一步。

最先打破平衡的是轻松。当轻松说出找到工作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之中有人从啃老族里面毕业了,意味着起跑线上,有人先行了一步。椴松的心被强烈地震撼了,长久以来的迷惘,在这一刻忽然间有了结论。

本以为第二个行动的会是长男,但是他似乎选择了熟视无睹。

作为大哥连这点带头作用都不肯起么?椴松愤怒着,冲动之下和那个“长男”打了一架。

那么,从老幺开始吧,让你们看到我的觉悟!

这样想着,椴松离开了家。

可一个人的生活岂止是不容易,简直就是寸步难行。习惯了兄弟们在一起,习惯了有人打点好一切的他,还不能够融入这个陌生的环境。

多少个夜晚,都是睁着眼过去,静静地看着那个深不见底黑暗的被称为“WC”的场所。

的确,他承认自己的胆小,但是这并不是通过努力就能够改变得了的事情。

啊,真的太没出息了,松野椴松。

————

“不要紧吧,小椴?”工作的场所,是车站前的另一家星巴克咖啡厅。

“我没事的店长。”

“脸色好苍白,去休息一下吧。”

“谢谢店长。”

又来了,那道挥之不去的目光,似乎要将他戳穿。

椴松察觉到这件事情,是在三天以前。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所以当你察觉到有人在不停地盯着你看时,那么便真的是有人在视奸你了。

这种感觉让椴松很不舒服,尤其是,当你肚子走在归途中,那道目光依旧跟随的时候。

“啊!”大叫一声,椴松迈开腿狂奔起来。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为什么要追随他?到底是谁?

然而当他跑开后,那道目光消失了。

椴松松了一口气,却一夜无眠。

————

事情开始变本加厉了,那道目光,继续跟随,直到家里。

“卡啦,卡啦...”门锁被撬动的声音。

“谁!”

“卡啦,卡啦...”

“你、你、你再这样乱来的话,我就报警了!”但这句话是徒劳,因为这所房子里没有信号。

像是恶作剧般,那声音停止了。

椴松鼓起勇气,拿起榻榻米边上的木质椅子,缓缓移动到门边,突然拽开门——

空无一人,连痕迹都没留下。

“呼——”椴松长吁了一口气。

————

“卡啦,卡啦...”

“到底是谁?”

————

“卡啦,卡啦...”

————

“卡啦,卡啦...”

————

“呜呜呜...谁、谁来救救我...”

一连几天,那个声音总是会在午夜出现,却又在片刻后消失。

椴松实在有些受不了了,恐惧蔓延了全身,让他只能空洞地瞪大眼看向门的方向,一夜无眠。

“叮咚——”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一条简讯。

椴松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现在是下班时间。颤抖的手指点开消息,瞬间泪流满面。

My brother:

过得还好么?抱歉,这么久没联系你,今天我终于找到工作了,哈哈哈,为我高兴吧。

“呜,呜呜呜呜呜....”手指轻轻一按,本来要关掉消息,却因为颤抖而按向了通话键。

————

“嗡嗡——”空松认真地将表格的最后一项填满,等待下班,手机响了。

“呵。”看到来电人的好吗,轻笑了一声,接起电话,“哟~totii!”

“呜呜呜呜呜...”

“to...椴松?怎么了?”那轻微的哭泣声,让空松瞬间坐直了身子。

“呜呜呜呜呜,空、空松哥....”

“椴松,发生什么事了?有人欺负你了?”

“呜呜呜呜呜....”

“椴松?”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

“哗啦——”椅子因为被用力推向后方而发出了抗议,但他的主人并没有想要怜悯他的意思,空松攥住手机,快速冲了出去。

到底怎么了?椴松?

————

“好可怕...好可怕...”椴松一边嘟囔着,一边飞快跑回已经换了六次锁头的家里,用被子将头死死蒙住。

又来了,那个声音,那道目光。

谁?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好可怕,好可怕,呜,空松哥哥,你在哪儿?

————

空松在漫无目的地奔跑,他的头脑一片空白。

记得很小的时候,他和椴松玩捉迷藏,椴松被反锁在废弃仓库里时,和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当他好不容易找到椴松的时候,他只是流泪,连声音都要消失了。

不要有事啊,totii!

“嘟嘟嘟——”家里的电话,不通。

“您好,我是松野轻松,我现在正在开会中....”

一松的话,根本没可能有手机的吧?

“你好,这里是十四松~”

“十四松,我是空松,椴松的地址你知道么?”

“唉?Totii?不知道唉,发生什么事了么空松哥哥?”

“详细的我之后再告诉你,先挂了!”

电话被匆忙挂断,空松攥住手机,停下了脚步。

“可恶!”左手的指甲陷入肉皮之中,疼痛提醒着他,不能再耽搁时间了,椴松可能有危险。

“对了!”人在危急时刻,或许头脑也会变得更加灵光,空松卯足了力气,向椴松工作的地点飞奔而去。

————

“卡啦,卡啦....”

“走啊!走啊!”绝望地大喊,现在只是白天吧?为什么?

“卡啦,卡啦....”

“求求你....放过我....”空洞的眼中似乎再不能溢出更多泪水,“谁来,救救我...”

————

“是你么?混蛋!”

“你是谁已经不重要了,让椴松哭成那个样子,你准备受死吧!!!”拳头无情地砸向那个连样子都来不及看清的人,空松发泄着周身的愤怒,“给我滚!再让我看见你一次,你就准备下地狱吧!!!”

或许那个人,真的是个变态也说不定。

“咚咚咚...”

被子里面的身影颤抖了一下,裹得更紧了一些。

“咚咚咚...”敲门声急促了几分。

“走啊....”椴松嘶哑的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抑制不住地发抖。

“椴松?椴松你在吧?我是空松啊。”

不可能的,不可能是空松哥,一定是,一定是有人冒充他。

“totii?”空松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totii不要怕!”蓄力之后的撞击,门被顶开。

空松呆在了原地。

他看到了什么?那个蜷缩成一团的,还在不住颤抖的身影,真的是他们的老幺?

“椴松?”

“呜....”

“对不起...”空松皱紧眉头,半蹲下来,将那个身影连同被子一同轻轻拥住。

“呜....”

“对不起,让你一个人害怕了这么久....”将被子轻轻掀开,看到了那张惨白的小脸,心更加碎成万片。

“空、空松哥哥....”

“恩,是我,我来救你了,totii.....”

无声的拥抱,直到椴松在他的怀中一点一点平静下来,正如那年,那个黄昏,那个废弃的仓库中,被吓坏了小身影。

椴松太累了,累到他并没有反应过来,便在空松的怀中沉沉地睡了过去。

或许是紧绷了太久以后的放松和舒心,让他完全卸掉了所有的防备。

太好了,真的是,空松哥哥呢。

————

“totii,我想了很久,不然,我还是搬过来住吧。”

“不要。”

“totii....”

“这样就失去从家里搬出来的意义了,这次的事情多谢空松哥了,我自己也会多加注意的。”

“totii,跟我来...”不由分说地,将椴松扛在肩上,顺手拉走了他的行李箱。

“放开我,啊,我的洗护用品还在...”

“闭嘴!”

————

“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了。”

“这是?”

“我、我帮你新租了一套小公寓,价格和之前的差不多...”

“空、空松哥...”

“不用感谢了,就这样,我....”

“喂!空松!你买个菜要这么久么?”窗户的对面,传来了熟悉的怒吼声。

“唉?”

“空松哥是笨蛋!!!!!”


评论
热度(12)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