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a-灵犀相通(24话梗)

おそ一 灵犀相通
BGM:灵犀相通
背景:24话之中之后

阿松喜欢坐在屋顶。松野家的房子不高,却恰好可以看到不远处闪着的灯火,一排一排,一片一片。
“kya~”一杯啤酒下肚,阿松紧了紧身上的红色外套,起风了呢。
不会有人喊他来吃晚饭的。母亲对于他的态度一直是尊重和理解,阿松十分感激。
说来今天,他破天荒地没有去看赛马,而是去探望了一松的朋友。
那几只猫生活的还不错,看样子,一松并没有彻底和它们告别。
阿松笑了笑,不知道一松会不会发现字条呢。这个小傻瓜,明明那么不想离开,却又逼着自己离开。
他今天有些恶作剧般地,在旁边的木板上放上一罐啤酒,那是临时从自己的袋中拿出来的,还有一张字条:猫喂过了。
算起来,一松是最后一个离开家的,也是阿松唯一有可能会去联系的。
理由很简单,那个孩子,一个人是生活不下去的。
阿松还记得,当兄弟们陆续离开,只剩下一松时,他那个想要开口却不知从何开口的眼神。
算起来,都是自己的错,是他逼走了一松吧。

阿松哥来过了。
一松照常去看了老朋友,然后拖沓着脚步离开的时候,发现了那个人留下的东西。
他住在好心人的家里,那个被他称作般配的两个人,结婚了,真是可喜可贺。
可他又能做什么呢?离开了家,离开了兄弟,他又能做什么?连那个包容他的长男都不在了,他能做些什么?
他不想离开家,可是,他必须离开。
兄弟们很出色,迈出了走向社会的第一步,只有他和阿松哥没有行动。
算来像他这样的人,到社会上也会被淘汰吧。
“太好了呢~一松~这样子到社会也能立足了呢~”
那个人,时刻都在鼓励着自己。一松还记得,当他性格转变后,一时间兄弟们都不知作何反应,他就像只刺猬,将自己紧紧包住。
他不顾一切地发泄着情绪,兄弟们沉默,只有那个人,跑过来打了他一拳。
这一拳不疼,却足够让他清醒了。
所以空松打他的那一拳,一松希望他能清醒。
留不住的,迟早要分开。
不,他不想分开,他并没有做好准备,一个人生活

一松是一个好孩子。
阿松已经不知道多少回说过这样的话了,可是不论多少遍,他都依旧会说。
一松的温柔,从不外露却别样的细腻。
兄弟们离开家,他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他在闹脾气,他将自己埋入自我世界中,不在乎周围的变化和起落。
直到最后,一松没有在十四松离开家的第二天离开,阿松才意识到,他的任性,伤害了很多人。
不是不知道,而是突然间想要任性了。
一松自从那天开始便默不作声了。其实他本来就很沉默,但是却忽然安静到连呼吸声都要略去了。
阿松背对着他,却在发抖。
就要一个人了,他这样想着,感受不到一松的存在
空旷的被子里,两个人还是睡在两侧。
阿松从来没觉得被子有那样宽阔,原来他也会寂寞,即使一松在,也是两个人的寂寞。
!突然间的温暖,从背后袭来。
一松抱住了他,很轻很轻,很近很近,终于感受到了他的呼吸。
“阿松哥...”一松开口了,却带着哭腔。
“我还在...”他的声音带着意想不到的颤抖。
“尼桑哭不出来的话,就让我替你哭吧...”然后,感受到的只有后背的一片湿润。
阿松木愣地任他抱着,可是,真的哭不出来呢。

一松从未想过,那个常年身着红色的人,身上竟是这般寒冷。
冷到彻骨,让一松不由得加深了这个拥抱。
他甚至可以感受冷冽的寒风,但他不在乎。
他想要让这个人知道,他还在,只要他需要,一松就会在。
可是这个人给自己筑起厚厚的围墙,将一松拦在了外面。
那个每天只会笑没有其他优点的笨蛋松哥哥,消失了,去哪儿了呢?
无力感袭来。一直以来,都是阿松在安慰他,一松还没有学会怎样有效地去安慰人。
一松第一次觉得这样无力,他无法帮这个人承担什么,那么,只好离开吧。
那一晚,一松抱着他,却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可是他的心跳却那么清晰的入耳。
阿松哥,难过么?
不难过吧,对不起,这么没用的样子被一松看到了
没关系。
明明一松也很难过。
我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傻瓜,又在逞强了不是?一松你这样啊,哥哥怎么放心的下啊。
我...对不起...
可最终他还是离开了。他需要迈出这一步,阿松哥也需要。
这样,大概是最好的吧。

“唔...”睁开眼,分外熟悉。
“醒了?”身边是熟悉的身影。
一松一瞬间以为是在做梦,他犹豫着,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痛!
“你啊,下次不要再喝醉酒被人送回家里来了,很丢人啊~”阿松哭笑不得地拧了拧毛巾。
“是嘛...”原来喝醉了,嗯?
“而且还发烧,果然,一松,没有我不行呢..”他低着头,似乎是在感叹什么,可声音却那么的轻。
“阿松哥...”一松抬起手,抓住了他的。
“一松?”
“我...可以留在家里么?”或许他真的无法在外面立足,这是不得不承认的。
阿松愣住了,双手缓缓垂下。
“阿松哥?”
“傻瓜!”
“唉?”
“可不可以什么的,这里本来就是家啊!”他抬头,一松看见了,泪光。
“对不起...”
那眼泪,来自长男的,来自阿松这个人的眼泪,让人心痛。可那眼泪中包含的喜悦,一松却可以清晰地感知到。
或许他真的离不开家吧,也离不开长男。
他们了解着彼此,他们默契到一个眼神就可以知晓一切,他们是那样的灵犀相通。
“呐,一松...”
“嗯?”
“谢谢。”
“什么啊...”
“还有...”已经一把拥住了他,“欢迎回来。”
“笨蛋长男,要加油了啊!”一松狠狠地,打了他一拳,打在肚子上,这是替其他兄弟们还的。
“啊哈哈哈哈..痛痛痛...”那个人抬起头,笑容回到了脸上,还带着泪痕。
我的甜请你收藏  我的酸请你包容
在一起的日子,还有很久,很久...


评论
热度(33)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