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a-时间线(第六章)

本篇:06

传送门:00-01   02   03   04    05    07    08    09    10    番外一   11  12

一松逐渐意识到长男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也发现,如果离开了他的话,会感到寂寞呢~

本章主要表现了一松和小松在工作中的风格,以及两个人不言而喻的默契(详见二人画的图片,小松的比较抽象就是啦~~~)

加入了推理情节,没怎么尝试过233333

松野一松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位子已经空了,而且没有了温度。他抬起头看看表,才六点半,而寂静的房间里没有一丝的声音。早餐被摆放在餐桌上,还留有热度。

一松揉了揉眼,起身洗漱,然后坐在餐桌上。就是那么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他忽然开始觉得一切像是一场梦。回忆起半年的时光,他总觉得自己一下子经历了太多太多。他不知道之前的松野一松能不能够承受,至少现在的这种负荷,自己已经快要经受不住了。

他努力在脑海中回忆着和其他兄弟们的事情,却发现大部分的记忆,是有关长男的。是的,从他醒来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名叫松野小松的人,就一直在他的身边。

虽然并没有时时刻刻黏在一起,但是只要一松察觉到,这个人的目光,就是在不经意间瞥向自己的。一松不止一次的好奇过,为什么长男要对自己如此关心却又不说出来,但是他最终也没能得到什么答案。

这和分析推理案子不一样,人的内心,是无法用推理能够解答的谜题。

他很依赖这个人,这是毋庸置疑的。获得重生的一松犹如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一切都需要其他人来照料。一松没有选择留在家里而是和长男一起离开,更多的是考虑到父母的心情。他变成这个样子,相信没有人比父母更加痛心了。

妈妈曾经说过,只要他健健康康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这句话很普通,却很温暖,来自一个母亲,最单纯的愿望。算起来,这周三,该轮到他去探望父亲母亲了。他既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这种离开家独立之后,再回到家探望父母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像是在对父母亲说,你们看,我长大了。

慢条斯理地将煎蛋塞入口中,周围没了那有些吵闹的声音,竟然有些寂寞。

“我出门了。”一松对着电冰箱打了个招呼,然后穿好外套离开了家。

七点钟,马路上熙熙攘攘的都是上班族,一松压低了帽子混入其中,来到公交站点,等车。随波逐流有时候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一松放松了一些,让身体随着车的频率摇摆着,目光看向了窗外的风景。

啊,樱花,开始出现了。他很喜欢樱花,而警察手册上的图案恰好是樱花,所以为了这么一个简答的理由就跑去当了警察。当初他将这个想法告诉三男的时候,轻松只是惊讶了一下便接受了,看样子他平常的思维就是这样子让人无法理解吧。算起来,十四松或许能够明白他的想法。

他对于十四松的印象,是一个成天张着大嘴巴的天真可爱的孩子。小松曾经说过,一松和十四松的关系很要好,所以一松对于十四松是歉疚的,毕竟不能够像以前那样总在一起玩耍了。

“没关系的哦,一松哥哥,因为,我知道,一松哥哥就是一松哥哥。”

当他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后,十四松只是一如既往地笑了笑,便元气满满地离开了。某些方面来说,一松真的很羡慕十四松的性格,脱线归脱线,却依然有着自己的想法。

“早上好,松野警部,石田本部长在办公室等您。”

“知道了,谢谢。”

来到警示厅,忙碌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一松喜欢将自己全部置身于工作时的那种充实感和成就感,或许还有些焦虑感。

“早上好,石田本部长。”

“早上好一松君,坐下吧,我们就昨天的案子再仔细探讨一下.....”

————

“那个....小松君...”

“有什么事么社长?”

“不,没什么...”事务所的社长看着小松一大清早便敲开了这里的房门,然后拿出一大堆的国际象棋和棋盘,杂乱无章地摆好,盯着它们看了一早上。虽然他很信任LINE,但是果然他还是不能够理解LINE的想法。

小松认真地盯着棋盘,时不时地移动两下,在纸上记录下来。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画在纸上的并非杂乱无章,而是一张类似地图的写满标记的抽象作品。如果将图片转过一个角度,还会发现,地图的中心,正是一松所在的警示厅的位置,而四周,则是这几起命案发生的地点。

“所以,如果把这里....”小松自言自语着,捏起了一枚棋子,按照棋盘上的方格对角线的方向前进,然后口罩下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果然是这样。”

飞快地打开办公室的电脑,打开邮箱,发送了一封邮件给警示厅。

————

“所以说一松君,我认为....”办公室内,正在和一松交谈的石田本部长,被弹出的邮件打断了,他打开邮件,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五点钟,米花。

“哈哈哈哈哈,LINE先生还真是....”石田摇了摇头,这很像是LINE的作风,给出的谜底本身就是一个谜团。

“我看看。”一松起身,看着邮件上的几个字,沉思了片刻。

“怎么样一松君?答案出来了么?”

“恩,大概知道了。”一松点点头,“那么我先告辞了。”

“就交给你了,一松君。”

“是。”

————

“啊,松野警部,谢天谢地您终于回来了。”新来的白石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年轻人,从他如释重负的表情就能看出,那封寄给全搜查一课的邮件引发了多大的骚动。果然,是个狡猾的家伙,松野小松。

“恩,麻烦你召集一下大家,五分钟后我要开会。”一松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出纸和笔,开始书写会议的大纲。

“明白了!”白石敬了一个标准的礼,脚步轻快地离开了一松的办公室。

“那么现在,我来为大家解释一下这起案件的经过。”一松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打开幻灯片。

“首先,这是警示厅附近方圆三千米的地图缩略图,如果我们把警示厅设为一个中心点的话...”他一边说着,一边在上面做了一个标记,“第一期爆炸案发生的地点,是距离警示厅两千米左右,北偏西约66°的位置,而一个小时后发生的命案是在车站前的广场,方位是

南偏西45°。”他停顿了一下,拽出旁边的移动白板,“首先我们将命案的地点与警示厅连接起来,然后再来看第二起爆炸案,发生在警示厅南偏东56°的方位,而第二起命案则是在北偏东45°的方位。将两起命案的案发地点连接,刚好与警示厅构成一条直线,所以我和本部长探讨了针对警示厅报复的可能性。”

“但是从表面上来看,四起案发地点都离警示厅很远,所以这个可能性及其微弱,于是我将目光转移到了被害者的身份上面。借由情报科仓林警官的资料,我们得知被害男子是运输货物的司机,主要负责东京与大阪之间粮食和种子的运输,而被害女子是一名销售员,二人都曾经多次在被爆炸的便利店出入。于是我们不难得出,凶手很可能是由于购买便利店的商品发生了某些事情而起了杀意。”

“但是这又有什么联系呢?”白石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发问。

“我们再一次看向这个图,如果我们将第一起爆炸地点关于警示厅的纵切线做对称的话,那么将落在这个位置,同样道理,将第二起命案地点关于警示厅的纵切线对称——”他用红笔圈出两个位置,那么这两个位置的共同点是——

“花店!”

“非常好,铃木小姐。”一松点了点头,所以,如果我们以警示厅为中心点,写出一个汉字‘花’的话,大家可以看一下,最后一笔的落脚点恰好是爆炸的卡车,所以我们将这个图完整一下,分别做出纵轴、横轴、斜轴制成米字格,由于最下面的铁塔,我们将下方的竖线移到车站与警示厅连线的中心,恰好发现,对应着的也是花店。巧合的是,被“匕”包围起来的部分中,有一家粮店,刚好是在命案的前一天开始关闭,至今未开始营业。

“也就是说,凶手很可能是粮店的店主?”

“可能性很大,”一松微微点头,“我询问过附近的居民,店主的妻子卧病在床多年,不久前病情恶化去世了,所以合理的推测是:店主在某家花店购买了被爆便利店出售的种子种植出来的花朵,而其夫人很可能对于该种花过敏导致病情恶化不幸去世,为了复仇,店主策划了这样一起连环爆炸杀人案。”一松重新拿起红色的记号笔,“所以这点,A点即将是下一个命案发生的地方,时间可以参照B点,五角广场,所以是下午五点钟,是位于警示厅附近C点的这家花店打样的时间。”

“也就是说,凶手一开始的目标是C处的花店么?”

“没错,因为着附近有一家医院,而且我派人去调查过最近的死者名单中,有一位女性因哮喘抢救无效而死亡。”

“原来如此!”白石激动地站了起来,“不愧是一松警部!”

“那么各位,在保障周围群众安全的情况下,快速完成任务!”

“是!”

“呼————”一松长叹了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总算是舒缓了一些。

“铃铃铃~”手机适时响起。

“恩。”一松半眯着眼,突然很想要好好睡一觉了。

“一松~哥哥出的谜语解开了吗?”

“当然。”

“不愧是一松呢~这么了解哥哥啊~啊,对了,我把我画的图发到你的邮箱了,还以为你解不开可以参考一下,啊~哥哥被打败了啊~”

“啰嗦,你画的那个,根本没有人能看懂吧?”一松不客气地吐槽着,“就这样,我得去办案了。”

“恩。”

“呐,小松哥....”

“什么?”

“没、没什么....”本来想问一下他早上去了哪里,但是现在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是去研究案子了吧。

“一松,明天一起回家吧。”

“一起?反正住在一起没有必要下班还一起走吧?”一松无聊地看着桌子上自己的草稿图。

“不,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回去看爸妈,就这样了我还有案子,BYEBYE~♥”电话被匆忙挂断。

“一起....回家么?”不知为何,这个本来很平常的语句,却在一松的心中激起了不小的涟漪。

“呜啊~”慵懒地伸展了一下身体,一松穿好外套,看了看手册上自己的照片,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警察,真的挺好的。

小松哥,也很适合当侦探呢。

推理的图解如下:

顺便附赠小松版hhhhhh(很抽象)



两个人虽然画风不同但是异曲同工呢~(一松可没有看过小松的画哦~

评论
热度(29)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