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a-时间线(第五章)

本篇:05

传送门:00-01   02   03   04    06    07    08    09    10    番外一    11

算起来时间线的剧情被我处理的真是有点拖沓了。

这一章是小松中心,主要表达了他内心的矛盾。这个矛盾的源头并不是一松,而是他自己。或许他过于敏感,或许他考虑太多。但是面对着心爱的人,谁又是理智的呢?

而两个人偶尔像是孩子般斗嘴的情节,在我看来却是格外的温馨。

“一松...”他的声音开始颤抖,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嗯?”小松的怀抱让人很安心,安心到几乎要睡去。

“去睡觉吧。”故作平静地放开一松,垂下的手却攥紧了拳头。

“唉?”一松一愣,揉了揉眼,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果然,已经十二点了。

“就这样,晚安。”匆忙地甩下一句话,进了洗漱间。

“是吃坏肚子了么?”一松打了个哈欠,不明就里地看着紧闭的门,盯着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去睡觉了。

可洗漱间内的小松无法冷静了,只是这样简单的拥抱,就让他起了反应,自己究竟是有多禽兽?算起来,这样想着一松,把他当成那种对象,真的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了。

可怕的家伙,离我远一点吧,一松。

松野小松,自从一松出事以来,每天都会失眠。闭上眼,便是那日的场景,在脑海中被按下了单曲循环,不断地放大,放大,连同声音一起。

其实,忘记了也好呢,一松,这可怕的事情,不想你再经历第二次了。

最初一松选择进警校的时候,小松是第一个站起来反对的。这个职业,太过危险,太过刺激,他怕一松承受不了。

然而很快,他便只有沉默的权利了。一松不但成功了,而且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这就好比中学时,明明六个人都是混在一起抄作业打游戏,但是松野一松就是有本事直接拿到班级的第一,或许他从一生下来,就是个天才吧。

小松回忆起一松性情大变的原因,其实并没有什么,只不过是优等生的标签,被狠狠撕碎了而已。但对于一松来说,却像是突然间变了一种人格。倒不如说,如果没有那次的事变,一松很可能自然而然地成为现在的样子了。

所以松野一松并没有失忆,也并没有改变,只是找回了原本的自己而已。

小松从来没有想过,要一松恢复记忆或者是要求他改变什么。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能力,亦没有那个资格,毕竟自己从来就不是一松身边的那个人。

这样说未免有些可悲,但是不论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只要身边有其他的兄弟在,一松便会自动远离他,这像是一种巧合,更像是一种定律。记得很久以前,当他们还在读高中的时候,一松总是会和十四松在一起讨论棒球,或者和轻松一起去散步,偶尔和椴松讨论一下隔壁的某次吵架,再不然还会和空松斗嘴...而自己,似乎永远只是那个旁观者。

也或许是一松的这一点“特别”让小松对他产生了兴趣,从观察开始,一步一步,到了现在的地步。

小松不止一次担心过,在这种只有两个人的空间里,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那可能会让他永远失去一松。

冷静下来,松野小松,你已经努力了这么久,怎么可以现在就放弃?

燃起一支烟,看着窗外已经漆黑一片的城市,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随手拧开台灯,小松开始看一松拿回来的材料。上面用笔画下了大大小小的重点符号,仿佛学生时代临考前的教科书,小松不由得轻笑,那时一松的书上就是这个样子,兄弟们还曾经抱怨过看不懂。

他知道一松对于眼前的案子感到非常棘手,不然警示厅也不会选择请他来帮忙。松野小松这个名字,对于警示厅来说是陌生的,对于那些猖獗的罪犯来说也是陌生的。但是,LINE这个代号,却会让包括黑手党在内的壮汉闻风丧胆。

并不是说LINE有多么厉害,而是,只要栽在他手上的人,要么会选择自杀,要么会被杀掉。不用他亲自动手,他只要动动嘴巴就可以了。

但是小松并不想这样去做,他相信一松,所以他只要给予恰当的帮助就好,主导权,依旧在一松的手上,而且会一直在他的手上。

所以他能够做的,只有在解开这个案子的谜题以后,在恰当的时机,不经意间说出几个句子或是蹦出几个词语,以一松的能力,他完全可以意会的到。但是要在不知不觉中提供线索是非常难的事情,小松甚至觉得,他现在就像是和一松站在智力问答的现场,比一比谁的智商更高,谁回答的问题更多。那种时刻紧绷的神经,让他身心疲惫。

如果说一松是一个拧紧发条玩具的话,小松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他不知道还能够在这场拉力赛上坚持多久,只知道,为了一松,他要撑下去,哪怕是有一天,他终会离开。

小松是侦探,但是他不喜欢用推理的能力去预知什么,那是占卜师们干的勾当。他一直觉得世事难料,正如两个月前,他还从未想象过和一松单独住在一起是一种怎样的光景。

一松睡得很熟,白天的高负荷大脑运转,让晚上的睡眠时间显得更加珍贵,他并没有打鼾的习惯,却伴随着均匀的呼吸声,让小松也填了几分睡意。

“糟糕。”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小松快步奔向厨房,“忘记在睡前帮一松热一杯牛奶了。”暗骂自己的粗心,小松端着牛奶瓶,呆呆地盯着上面的液体轻微晃动着,晃动着,最后又静止下来,仿佛他那颗飘忽不定的心。

坦白说,很累,从来没有这样劳累过。每时每刻都要竖起耳朵倾听,用眼神哪怕余光去感知这个人的一举一动,感受着他情绪的哪怕一丝丝的波动。

这又是何必,心中一个声音这样大声讽刺着,你又留不住他。

是啊,留不住,一松,终究会离开的。不论他是否恢复记忆,都在逐渐远离自己,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与其说他在保护着一松,倒不如说,希望一松能够依赖他一点吧。更多的,只依赖他一个人,就好了。

“救、救我....”寂静的空气中,传来一声呢喃。

“一松?”比大脑先反应过来的双腿,行动起来。

“救我、救我......”床上的人眉头紧锁着,双手拼命伸向前方,像是拼命想要抓住什么。

“一松,”小松轻轻抓住他悬在半空中的手,“已经没事了哦~”

“唔、小松哥...救我...好黑...”但是那噩梦似乎并没有停止。

“一松!我在。”小松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但是这声音似乎被阻隔,无法传入一松的耳中。

他的不安、恐惧,一瞬间传递到小松的心里,仿佛可以感知到一松的梦境,那一定是黑暗的、没有一丝亮光的,恐怖的梦。

“小松...哥...十四松,椴松!快逃!!!!”惊叫着,一松突然睁开了眼。

“一松?”

“我...是谁?”不知过了多久,一松缓缓吐出几个字,呼吸依旧急促。

“一松,你做噩梦了?”

“回答我,我到底是谁?”他的语气开始变得尖锐,为什么刚刚的一切,那么真实?

“你是,松野一松。”小松叹了口气,手放松了力气,一松的左手从中缓缓落下。

“对不起。”又是不知过了多久,一松的呼吸已经平稳,他盯着前方,只有月光照明的屋内,只能模糊地看清那个人的身影,就在不远处。

“没必要道歉啊~只是个噩梦而已嘛~哥哥被一松吓坏了哦~”小松胡乱揉着一松的头发,声音恢复了那个赖皮的长男。

“已经...没事了。”一松闭上眼,不久前还清晰的画面,现在连轮廓都不剩了。

这样最好,忘记刚刚的那些可怕的梦境吧,还有,别再为难面前的人了。

“睡吧。”小松的声音带着几分倦意,他躺回到沙发上。

“呐。”

“嗯?”

“为什么要睡沙发啊?”虽然昨天晚上就很想问了。

“那当然是因为...沙发嘛...就很....舒服!”并没有料到一松问这个问题,小松有些措手不及地胡乱回答着。

“你怕么?”

“哈?”

“怕我....”一松拉长了声音,“会把你踢下去?”他的语气竟然如此认真。

“啥?”小松张大了嘴巴,一松的答案真是超出了他的次元,而且太过普通了,难道是他自己想多了么?

“不然干嘛放着床不睡?”开始带上了一丝不屑。

“谁、谁怕了?”从很久以前开始,长男就很容易被这种稀奇古怪的点戳中,那么此刻一松的这句话,突然间燃起了他的不知名的斗志。于是他从沙发上弹起来,大步走到床前,狠狠地一屁股坐在一松旁边的空位上。

“晚安~”恶作剧般的语气,一松倒是很自然地躺下,他不想明天顶着黑眼圈去上班。

“晚!安!”长男几乎是咬牙切齿了,果然很多事情是和记忆没有关系的,比方说,化身为小恶魔这一点,只要一松想要去做,他便没有一次不中招的。

身边很快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小松却僵直着身子连动都不敢动。

松野小松啊松野小松,你这又是何苦。

他现在忽然很庆幸,在家里住的时候,没有挨着一松去睡觉了。

“噫~”身子顿了一下,就连发梢的神经都被狠狠刺激了一番,小松努力想要推开一松突然抱过来的双臂,却在转身看到一松满足的笑脸后,作罢。

失眠就失眠吧,如若他能守护这笑容,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一松...”他呢喃着,“你可不可以放松一点,哥哥快要被勒死了啊...喂喂,一松,一松?”

“呼——呼——”

“唉。”松野小松,完败。


写在后面:

啰嗦了五章,时间线差不多要进入主线了。前五章似乎埋下了大量的伏笔,一松失忆的原因,小松每天在做的事情等等,这些,有的会在后文中逐渐浮现,有的则仍会是一个谜团2333

感谢读到这里还没有关掉的你

欢迎给我一些建议~

评论(2)
热度(35)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