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A-六十分合辑(对方的衣服、补习..and so on

对方的衣服
“喵~”脚边猫咪的叫声,让一松收回了目光。
这样阳光灿烂的午后,空气中浮动着懒洋洋的气息,让人想睡。
“一松~”门被推开,“你先把这个穿上。”熟悉的卫衣迎面而来,不偏不倚砸在头上。
“叮。”门被轻轻关上,脚步声逐渐远去。
“唔...”一松将头埋得更低了一些。
大学的落榜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这并没有影响到一松的心情,反正去不去都是一样的垃圾,去过了可能会变成可回收垃圾,终究还是垃圾。
但是他们家的长男,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非要来划船,真是理解不能。
对,他从来就不清楚长男的想法,正如眼前的红色,鲜艳却深不见底。
“哗啦啦啦---”浴室的水声更加扰乱了心绪,所以说为什么要跑来旅馆?
“对不起,一松~”船,倾斜,本就没有运动神经的一松,顺理成章地落入水中,抬头看见的是长男略带歉意却依旧没心没肺的笑。
然后被拽到这个地方来,被吹干了头发,裹上了被子。
“哗啦啦--”水声依旧,洗个衣服需要这么久么?
一松觉得自己如坐针毡,这恼人的情绪从何而来,他并不清楚,只是忽然觉得烦躁。
“咳咳...”有些烦躁地扯下头上的卫衣,烟草的味道浓郁到呛得人无法呼吸。
阿松是吸烟最多的,这或许和长男的身份无关,可总觉得,不吸烟就摆不出长男的架子。至少一松认为,叼着烟的阿松,更像个长男的样子。
他不了解,正如他不清楚为何此刻长男要钻进洗漱间替他洗衣服。只是落水而已,干了就好了吧。
“不行哦一松,哥哥可不能让弟弟感冒啊~”这样说着胡乱摸了一把他的头发,就去洗衣服了。
“滴答滴答。”水声停止,屋内安静地能听到挂钟在摆动。
那只不小心闯入的猫已经离开,但一松还是笑了出来,果然他真的很吸引猫呢~
手指攥着的一角似乎还残留着些许温度,犹如它的主人,散发着温暖。
“哗啦啦-”水声再度响起。
像是犹豫了好久,一松蓦地抓起那件卫衣,轻轻抱在怀中,这样就可以感受到温暖了吧。
--------
“呐,阿松哥...”
“怎么了?”
“很冷吧?”看着湿漉漉的衣服,虽然已不再滴水,但是拂过的冷空气连自己都感觉的到。
“没关系的,一松~哥哥我很厉害哦~这点小事根本就...阿嚏!”
“傻瓜。”
“唉?一松好无情啊~哥哥可是为了保护你不让你感冒才决定换衣服的哦~”
“难道不是因为你把我推到河里面才弄湿衣服的吗?”一松难得有兴致和他争执。
“嘻~对不起,但是一松你啊,每次感冒都要好久才能痊愈,所以不能让你穿湿衣服。”一本正经地说完,打了个更大的喷嚏,双手插兜继续向前走。
“傻瓜....”微凉的秋风带走脸上微微的炽热,消散了不易察觉的红晕。
烟草味道还在,却意外地,令人安心。
“不过一松~你的衣服穿起来还蛮舒服的~”
“你的衣服臭死了。”
“不会吧?哥哥我身上可是很香的哦~来闻闻看~”
“才不要,啊,放开我...”
“走吧走吧,今晚吃火锅...阿嚏!”
“啧。”
谢谢,阿松哥。
“阿嚏!”  

补习
“好那么开始吧。”平静地拿出课本,平静地翻开。
“等等等等下.....”
“干嘛?”
“所以,为什么是一松你来给我补习啊?”还没有消化眼前这个情况的阿松拦住了一松想要进行下去的势头。
“因为老师说我们是兄弟。”一松拿出笔记本,平静地摊开。
“就因为这个?”阿松依旧发愣。
“还有我比你成绩好。”这个才是关键。
“好吧。”无奈地叹了口气,阿松也摊开了课本。
“好,那么把这一页的...”
“一松。”
“干嘛?”
“我们是六胞胎没错吧?”
“嗯。”一松平静的接过话,就知道他不可能照着自己的话去做的,他可是,长男啊!
“没事了。”阿松拿起笔,做出认真的表情。
“那么看一下这个公式....”
“一松。”再次被打断。
“什么?”语气添了一丝不耐烦。
“六胞胎的话,不是应该成绩一样么?”
“所以说这个公式中的物理量...”无视了他的话,一松低头认真地讲解着,“然后这里...”
“呐,一松。”
“又干嘛?”已经快要上升到愤怒了。
“你啊,学习那么好,为什么会跑来这儿呢?”
“这个应该和你没关系吧!”一松咬着牙努力压抑想要揍他的冲动。
“说的也是。”阿松耸了耸肩。
“好,那接下来做一下这道题吧。”将练习本推给阿松,没有再看他。
五分钟后----
“做完了没?”
“没有。”诚实的回答。
“不会吧,这道题明明...”
“我不会做。”果然很诚实。
“你啊!”终于忍不住爆发,“从刚刚开始就知道说些没用的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讲啊!”
“呐,一松。”面对爆发的一松,阿松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到底干嘛!”完全失去了耐心。
“就算是老师要求,一松也完全没必要帮我补课吧?你看呐,我一点都不聪明,又懒得要命...”
“你很有自知之明嘛!”一松打断他,冷哼。
“所以一松只要拒绝就好了啊~”
“什....”一松愣住了,他说的没错,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呢?明明这个家伙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为什么还要答应呢?
“为什么要帮我呢?”长男的追问此刻听起来分外刺耳,心中的暴怒快要上升到极点。
“吵死了!”一松大喊,“为什么为什么的问个不停,你是我的哥哥,帮助你还需要理由吗?”人在冲动的时候总是会不小心说出不得了的话,而往往就是心里话。
气氛突然陷入了沉默,一松埋着头,恨不得将书上的公式用念力分解成原子。
阿松则是盯着他半天,然后开始奋笔疾书。
“所、所以说...”犹豫了片刻,一松才又开始步入正轨,“所以说你看着我干什么!”好不容易消散的怒气一瞬间再度集中。
“一松。”
“什么?”
“谢谢。”一如既往长男式的笑容,然后认真地开始写习题。
“不、不客气...” 

擦屁股

幼稚园

“呜哇啊啊啊啊啊~”
“唉?什么嘛,怎么又哭了,你们女孩子怎么这么爱哭啊~”
“阿松哥,这样不太好吧。”空松看了一眼正在哭泣的小女孩,想要去安慰却不知从何下手。
“呜呜呜呜,坏蛋,呜呜呜呜!”女孩子哭的梨花带雨。
“快跑!”最前方的兄弟一声令下,后面几个连忙跟上,一瞬间没了人影。
“喏。”哭声停止了,女孩抬起头,一只可爱的猫咪出现在面前。
“你是?”
“我是松野一松,我来陪你玩吧。”
“嗯。”女孩擦干了眼泪,点点头。
“对不起,阿松哥把你弄哭了,可是,他不是坏人哦~”一松逗弄着猫咪,脸上露出自豪的笑,“他啊,虽然是个笨蛋,可是确是很好的哥哥。”
“是这样吗?”女孩子噘着嘴,有些不相信。
“对不起。”一松像模像样地鞠了个躬,“我家的长男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一松君。”
-------
小学
“松野阿松!你不要太过分了!”
“老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足球踢破了窗户嘛~我已经道过歉了啊。”
“你做错了事情还不知悔改,¥%#&?《.....”
“对不起,老师,给您添麻烦了...”虽然说是道歉可是丝毫没有悔过的样子,阿松拖着有气无力的声音和老师道了别,一溜烟儿的跑开了。
“咚咚咚。”
“谁阿!”
“老师您好,我是松野一松。”
“哦,是一松啊,有事么?”
“这是今天的作业,还有.....”一松犹豫着将一摞作业放在办公桌上面。
“哦,嗯?还有事么一松同学?”
“对不起老师,”想了想,一松还是深鞠了一躬,“我家的大哥给您添麻烦了。”
“啊哈哈,一松啊,这个、不用....”老师愣住了。
“就是这样,请您不要生阿松哥哥气,老师再见。”
“啊,再、再见。”
------
中学
“唔....”
“怎么了啊松野一松,你不是优等生么?优等生就要高看一眼么?嗯?”
“放、放开我...”
“怎么了啊,刚刚不是挺能打么?”
“放...”被揪住领子,快要无法呼吸。
“居然敢惹我们啊你,不想活了么?”
“喂。”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谁阿!”
“你挡到我的路了啊,肥猪!”一个重拳,将比自己高两个头的粗壮身型打倒在地,又一个转身接住了一松抱在怀里。
“你、你是谁?”
“哟~肥猪们,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家的弟弟,好像给你们添了不小的麻烦呢~”阿松抹了抹鼻尖,歪着头笑的一脸灿烂。
“怎么,你要替他挨揍么?”
“你说错了哦,是替他,揍你们!”阿松收起了笑容,“一松,去学校对面等我。”轻拍了拍一松的肩膀,将他推出包围圈。
“嗯,对不起。”一松匆忙道歉,便跑开了。
“傻瓜。”阿松看着他安全离开,然后卷起校服的袖子,“松野长男,参上!”
-----
“呐呐一松~给哥哥擦背吧。”
“不要。”
“唉?好无情啊~今天打小钢珠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呢~果然年纪大了啊。”
“这里...”一松皱着眉,这一道疤痕,不仅烙在了阿松的身上,也刻在了他心里。
“没关系的一松,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阿松伸了个懒腰,“那么长男大人来帮你擦背吧。”
“才不要。”扭过身。
“要的要的~”
“啊,放开我。”
“顺便屁股也擦一下吧嘿嘿~”
“去死!”

 后续:http://ww1.sinaimg.cn/mw1024/94287697jw1f0vv1hf8t9j20c812hdna.jpg

 逗猫棒:http://ww4.sinaimg.cn/mw1024/94287697jw1f10iy92i5bj20c84wotx6.jpg

zhan有:http://ww4.sinaimg.cn/mw1024/94287697jw1f1c2pbbxatj20c84i8qqt.jpg

 发烧

一松醒来的时候,忽然觉得世界都在旋转。

难道是地震了么?一松揉了揉眉心,重新闭上了眼,如果是的话那干脆多睡一会儿好了。

周围的兄弟们似乎一个一个都爬了起来,一松微闭着眼,意识却很模糊的样子。

“一松?”熟悉的声音,是他吧,每天都会叫自己起床。

“恩。”轻轻应了一声。

“起床了哦。”

“不要~”或许是因为只有两个人在房间里面,一松难得开始耍赖皮。

“不行~晚起的话就吃不到早餐了。”被一松这难得的语气吓了一跳,小松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柔的笑。

“困...”一松翻了个身,将被子蒙上头顶。

“一松,会闷坏的。”小松扯了扯被子,但是却被一松死死攥住。

“小松哥先去吧,我一会儿就好。”紧闭着双眼不愿意睁开。

“好吧,我帮你留早餐。”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一松的身子,小松起身离开。

“呼——”一松从被子中钻出来,猛地睁开眼,又是一阵眩晕。

该不会是生病了吧,所以刚刚居然,他竟然对着长男撒娇?

像是刚刚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一松猛地从地上弹起来,然后天旋地转。

“碰!”放弃一般倒回到铺上,放弃起床好了。

————

“唉?小松哥,一松呢?”

“啊,他可能是昨晚...和朋友玩到太晚了所以还在睡吧。”

“那个理由怎么看都不成立吧。”轻松白了他一眼。

“这个~是一松的份儿,我先拿走啦~”小松打着哈哈,拿起桌子上的面包和牛奶,离开了。

“他,没问题吧?”轻松看向其余的兄弟,大家都是一脸茫然。

“哼,小松哥他,一定是为了让食物的香气飘散,来引诱一松...”

“闭嘴吧空松!”

“是。”

————

“一松,我把早餐拿来了哦~一松?”回到卧室,小松终于看到了一松的脸,泛着潮红。

“唔....”他的眉头紧锁,嘴唇发白。

“一松!”小松忽然反应过来,伸出手探上他的额头,果然很烫。

“一松,你发烧了。”他的声音,瞬间急促了好多。

“是嘛...”一松眯着眼,眼皮沉得他无法睁开。原来是发烧了啊,怪不得,觉得浑身都很热呢,果然是生病了啊。

“你等一下,我去找体温计...一松?”小松站起身,却被一松轻轻拽住了裤脚。

“小松哥...”

“嗯。”

“好痛苦...”一松轻咬着下唇,头痛让他浑身都失去了知觉一般,也没了力气。

“一松,你需要去医院。”是肯定句,连体温都不用测了,一定是高烧。

“不要~”一松剧烈地摇了摇头,“要打针...”

“但是要退烧啊。”

“没事的,小松哥在的话...”他的唇角扬起一丝的弧度,那满足的笑容,在小松的心脏上重重一击。

“知道了。”小松放弃般的坐下来,让一松可以不用伸长胳膊扯着他的裤脚。

“让我睡...就好。”

一松再次醒来时,是在长男的背上。

“好些了么?一松?”

“嗯。”

“一松,这次表现很好呢,针很快就打完了。”

“唉???”听到这两个字都可以让浑身的汗毛竖起抗议了,在他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不哭不闹,一松果然长大了啊~”

“打、打打打打...针...”

“没关系,已经结束了。”小松回过头,他的脸颊轻轻触碰了一松的嘴唇,有点痒。

“呜...”像是感受到了疼痛,一松突然呜咽起来。

“乖乖~”小松将一松向上托了一下,继续走在回家的路上。

“好痛...”

“那回去哥哥帮你吹一下好了。”

“去死...”



评论(1)
热度(65)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