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a-时间线(人设+第一章)

时间线(侦探oso X 警部ichi)中篇小说——连载中

本篇:00-01

传送门: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番外一    11   12

嘛~不成材的我又来开新坑了

这次是一个中篇向

 以淡淡的日常为主,就像是我的标题,时间线,笔直,但在途中发生什么,是无法预料的。

 

人物介绍

 

松野小松,松野家长男,一松的哥哥。在一次意外中,一松失去了之前的记忆后,一直在他的身旁保护他,在一松成为警部后,和他搬出来,目前同居中。很喜欢一松,却一直没有开口,选择了守护,是一个私家侦探。

 

松野一松,松野家四男,小松的弟弟。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记忆,凭着潜意识自修了相关知识,考入警察学院后,以惊人的天赋成为警示厅的要员,又在一个月内成为了警部,是警示厅最年轻的警部。

 

 “一、一松...快逃...”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保护我?”

 “因为....我是...”

 ————

 “一松,一松?怎么了?”

 “小松桑...”猛地睁开眼,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一松~”一只温柔的手抚上了额前的碎发,拨开被挡住的视线,映入眼帘的是一如既往让人安心的笑容,“要叫哥哥,不是说了好多遍了嘛。”语气里,有几分无奈,几分苦涩。

 “对不起...”一松的身子微微一侧,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

 “啊,那个啊,一松,你要吃...菠萝面包还是?”小松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落下。

 “随便吧。”一松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那还是配上一袋牛奶吧。”小松说着揉了揉一松的头,转身,踩进皮鞋里,拖沓着走向厨房,边走还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对不起...”一松叹了口气,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得到的声音。

 “一松,今天的案子还多吗?”厨房内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小松最终还是决定给他煎一个鸡蛋。

 “还好。”一松揉了揉喉咙,该是染上了风寒,嗓子有些不舒服。

 “给~”再抬起头,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杯子出现在眼前,里面是泛着柠檬清香的液体。

 “这个?”一松抬起头,有些犹豫地接过。

 “柠檬水,听说可以保护嗓子。”小松说完,便快速回到厨房,关了火,略显笨拙的将锅内的煎蛋装进盘子,手在端起盘子时不小心被锅的边缘烫到,他连忙换另一只手端,将被烫到的手捏在耳垂上,噗的一下笑了出来。

 “好喝。”一松小口唆着杯中滚烫的柠檬水,舌尖每一次被烫到都能让身子小幅度地颤抖,却又忍不住去品尝第二口,就这样重复着。

 “没有加蜂蜜。”小松笑着将煎蛋放在餐桌上,然后去冰箱里面取出牛奶,倒进锅内,点开炉火。

 “嗯。”一松的唇角已经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电视机在定时开关的设定下自动跳亮了屏幕,默认的电视台开始播放起枯燥无味的早间新闻,一松盯着屏幕看了几分钟,忽然觉得平时嘈杂的播音员的嗓音,听起来顺耳多了,或许是换了一个播音员了吧。

 锅内的牛奶翻腾起幸福的味道,传到卧室,一松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还真的有些饿了。

 他这才打量起那个人来,依旧是红色的套头卫衣,外面系着怎么看怎么别扭的猫咪围裙,扶着下巴一脸认真地盯着锅内的牛奶,似乎在研究它什么时候才能煮熟。

 松野一松,不记得自己是谁。

 也不能这样说,至少他还清楚,自己的姓氏是松野,而那个人,也是。

 松野小松,松野家长男,他的哥哥,现在和他同居中。

 说来很奇怪,自从他不记得以后,家里的兄弟便开始一个一个独立,最终只剩下了他和长男。而这个人,硬是以不想再给父母添麻烦为由,拖着他搬了出来。

 这便是同居的第一个早上了。

 一松从来都不知道,长男还有这样的一面。不,尽管他已经不是之前的松野一松,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样的长男,不论是他,亦或是封闭在他身体里面的家伙,都是不曾见过的。

 他的兄弟们找到了理想的工作,空松去开了家水果店,听说还和豆丁太一起去研究了转基因栽培,还去了大学进修。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从其他兄弟口中得知的空松,是一个自恋到底的,痛的不得了的家伙。但是一松又觉得这似乎也正常,现在的他面对周围的兄弟,就只是一张透明的脸而已,有些许的轮廓,还要花时间慢慢地去描绘。

 轻松去当了律师,用小松的话说,他终于找到了适合他自我意识膨胀的地方。轻松的口才不错,这点从他的吐槽就看出来了,而且在不知不觉中,积累了很多专业知识,现在已经是一个没有败诉记录的传奇人物了。

 十四松去当了厨师,一松依旧是从来不清楚十四松会在料理方面那么有天分,直到他离开家的前一天,不再脱线,不再张着大嘴,不再说一些令人难懂的话。一松只记得,父母吃过十四松的料理后,感动地留下了泪水,而周围的兄弟们也痛哭到抱成一团,只有他没有感觉。

 一松不止一次想要问问心中那个家伙是怎么想的,可是他唤不醒他。

 如果是真正的松野一松的话,大概会摸摸十四松的头,然后说一句你长大了?

 “干得不错哦十四松~你真的长大了哦~”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前一分钟还脑补的画面突然出现,还真是让一松愣了半天。

 那个人,松野小松,正如他所想的一松那样,拍了拍十四松的头。

 这个家伙,很危险。

 哦,还有椴松,那个家里最小的弟弟,听说是开了一家花店。一松对花有些过敏,所以一次也没有去探望过椴松,但是他知道长男有去过,毕竟他总会在下班的路上买一束花来送给母亲,或者弄一些盆栽放在房间里。

 椴松是第一个离开家的,所以一松对这个刚刚“谋面”三天的弟弟的印象,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模糊了起来。

 ————

 “一松、一松?一松!”

 “唉?”

 “什么啊,刚刚开始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果然是新房子住不习惯么?”长男有些费力地将口中的面包强行咽下,然后快速喝掉半杯牛奶,“哇~活过来了~”

 白痴。一松的脑子里面瞬间蹦出了这么一个词。

 啊,是啊,是他说的吧,他以前,一定经常这么说这个人吧?

 “快点吃吧,要去上班了哦~”

 “不上班的人没资格管我。”

 “一松,这话可不对哦~哥哥我不是没有工作,我可是侦探啊!”

 “不会有人上门吧。”

 “唉~这么说哥哥会伤心的哦~”

 “随你吧,我吃好了。”将盘中的煎蛋一口塞入,然后快速喝下半杯牛奶,他才不会承认他和白痴长男一样,不小心被噎住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对面的人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

 “什么啊!?”

 “一、一松哈哈哈哈哈....”

 “我先走了。”一松清楚长男是在嘲笑他,这个人似乎从来就不会给其他人留面子,他在潜意识里就是这样认为的。

 “啊哈哈哈哈,一、一松,小心...哈哈哈哈哈....”这边的长男似乎被戳中了奇怪的笑点,直不起腰来。

 “哼。”冷哼了一声,一松穿好衬衫,顺手抓起挂在衣架上整齐的衣服,离开了。

 “那个家伙,认识路么。”一瞬间,停止了笑容,叹了口气,将领带随意挂在脖子上,穿好外套,用力将左脚向前顶了顶,穿好了鞋子,拿上钥匙离开了住所。

 “铃铃铃~”微风拂过,吹响了悬挂的风铃,又是一个好天气。


评论
热度(66)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