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a深夜六十分-学生时代

有点短

但是写完了自己都被治愈了233333


“呜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吵死。”不满地撇了撇嘴,将书包扛在肩上,一松将口罩拉到上面遮住口鼻,径自向前走。 
“喂,等等啊一松~我们是一个班吧~喂~”依旧是懒洋洋的语气,揉了揉眼,拖沓着脚步,丝毫不顾面前的人早就走得没了踪影,拉长声音。 
松野家的长男和四男,成绩最差,被分到县里一所高中继续混日子。 
“一松那家伙,好冷淡啊~”伸了个懒腰,长男继续拖沓着脚步进了教室,一松用校服外套将整个头蒙住,此刻正酣然大睡。 
“呵,”笑了笑,打算例行去“关爱”弟弟一下却停了下来。 
“你们看,松野一松又在睡觉呢~天天睡觉还考那么高的分数,果然是抄的吧?” 
“抄?我看他智商没那么高吧哈哈哈哈” 
“哦如果把这个虫子放进他的外套会怎么样呢?想想就....” 
“试试看吧~” 
阿松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是最近才调到一松的班级的,或许是撞大运了考了个年级前四十所以有幸被滚动到这个优等班内。 
所以他从未想过,原来一松在这个班级的处境是这样的。一松从来都不说,所以根本不可能有人会知道。一松是不愿意多事的人,所以他最多选择默默醒来将脸上的不明物体拿掉。 
“你们,离他远点。”压低了兜帽,他答应过一松不在学校暴露身份,但是今天,破例! 
“什么啊,是插班生啊!”为首的人停止了笑容,眉毛一挑,朝阿松走去。 
“叫你,滚开!”阿松一抬手,抓起那个人的胳膊,稍稍用力。 
“啊-----!”一声粗犷的喊叫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 
“呐~一松~哥哥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哼。”有些不情愿地接过阿松扔过来的面包和水果牛奶,一松将口罩微微拉下。 
“所以说啊~” 
“呐,阿松哥....” 
“嗯?” 
“谢谢....”将身子背过去,埋在阴影中。 
“什么啊~一松你....”阿松愣了一下,然后猝不及防地一把揽住一松的脖子,“好可爱啊~!” 
“吵死了...”挣扎了一下,不太习惯突然这么亲近。 
“我们一松会说感谢了啊~我们一松长大了啊~” 
“啰嗦~” 
“呐呐~放学后陪哥哥去小钢珠吧~” 
“拒绝。” 
“拒绝?好快啊~一点余地都不给吗?” 
“因为,想去看猫。” 
“这样啊...那,一起去吧~” 
“唉?”一松一愣,“阿松你不是....对猫,唔!” 
“说过了多少次了~叫哥哥~” 
“哼!” 
“顺便作业也借我抄吧~”一把夺过书包。 
“等、你自己...”一松抬起手,终究还是慢慢的放下,然后,像是突然间释怀了好多,抬起腿追逐了过去,“等、等一下啊....” 
“一松~晚回家的人进不去门哦~” 
“太狡猾了,你。” 
夕阳的余晖撒下一片静谧和美好,将两道身影拉长,逐渐重合... 
 


评论
热度(46)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