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木-Merry Christmas

各位~圣诞节快乐~

嗯,果然提到材木还是各种脑补少女漫的情节啊~

而且写这种贺文的话,果然还是清水向吧(笑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广场的中心,一颗装扮精致的圣诞树正在尽职尽责地照亮周围情侣们幸福的脸庞。

时值寒冬,虽然没有起风,冷空气却依然像是被什么推着似的往脖子里面钻。

“哈~”椴松停止了一直在哼唱的歌曲,忍不住朝着自己的手心哈了一口气。

“好慢啊...”嘟囔着看了一下手表,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该不会是....不来了吧....”手无力地垂下,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椴松双手插兜,围着圣诞树欣赏起来。

时间倒回两个小时前——

松野家例行的庆祝圣诞,都是在六兄弟互相交换AV片子和吐槽中结束。然后十四松兄每到这一天都会坐到屋顶上等着圣诞老人来,轻松兄则会端上一杯酒去敬父母,一松兄会早早地钻进被窝,他最怕冷了。阿松兄呢?大概是偷跑出去约上一大堆的朋友喝酒吧。最后空松哥哥呢?印象中他好像每一次都只是盯着窗外的夜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今年的圣诞依旧是这样的安排,只是椴松终于鼓起勇气,将珍藏许久的一封信交给了他最喜欢的哥哥,虽然是塞在了他的枕头底下。

会不会是没看到?会不会以为是恶作剧所以就没当回事?会不会...

椴松在心里想了好多种可能性,一种比一种让他觉得冰冷。

本来,喜欢上哥哥这种事情,就是不可思议的嘛。所以就算是空松哥他不来,自己还是他的弟弟,并没有什么改变。

椴松甚至想过,就算是空松哥因此而讨厌他,至少他们还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只不过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靠近了而已。没关系,能够这样远远看着,就足够了。

低头又看了一眼表,已经四十分钟了,看样子,不会来了吧?那么就等一个小时,如果一个小时后,他不来的话,就彻底把这段感情,埋葬在这里吧。

周围欢快的音乐,此刻在椴松的耳中却嘈杂不已。

松野家——

“所以说啊,空松你啊——”阿松果然是出去喝酒了,还喝了个烂醉如泥回来,这会儿正一把揽过空松不停地絮叨着。

“阿松,回去吧。”

“唉?才不要呢~呐,空松~哥哥好寂寞啊~你看看这群混蛋啊,我好歹是长男啊,怎么这么对我....”

“呼——”空松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听他发牢骚。

然后,过了不知多久,久到阿松在空松的肩膀上沉沉地睡了过去,他才叫上十四松把长男拖了回去。

轻松早就睡着了,难得他在圣诞节也能够按照标准的生物钟入睡。

一松就更不用说了,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像是个棉花一样与世隔绝。

唉?椴松呢?

按道理,椴松此刻应该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等着他来道晚安才是。

难道出去了?不对,并没有在外面看见他啊?

“呐,十四松。”

“怎么了?空松哥哥?”

“你有看到椴松么?”

“没有。”十四松使劲儿摇了摇头。

“这样啊。”空松低头看了一眼表,已经十一点四十了。

会去哪儿呢?空松的眉头微皱,仔细想了下椴松可能会去的地方,并顺着想法一一去找,就连地下仓库也找过了,可是依旧没有看到那个身影。

“臭松,你很烦!”大概是空松折腾的声音过大,一向浅眠的一松揉了揉眼,狠狠瞪了他一眼。

“抱歉。”空松连忙道歉,“不过....”

“什么?”

“你看到椴松了么?”

“椴松?吃过饭后就不在这里了。”一松打了个哈欠,转过身继续睡,“不过,我好像看到他在你枕头下放了什么。”然后便又传来了一松均匀的呼吸声。

“唉?”空松一愣。

然后,像是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一把拽起枕头扔向一旁。

“都说了你很吵!”一松不满地撇过头继续瞪他。

“这个笨蛋!”而空松只是快速浏览了一下枕头下信封里的信,一把抓起地上的外套奔向门外。

“哈~”一松顿了顿,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继续会周公去了。

———

“大家~还有十分钟就是圣诞节了哦~”广场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打扮滑稽的主持人,大概是什么特别节目吧。

“还有十分钟。”已经变成三十秒一看表的频率,椴松第无数次叹了气。

“好冷啊~”因为站了很久所以找了圣诞树下的一个矮台阶上坐下来,石块被浸透的寒冷一下子传遍了全身,他不由一个激灵。

————

“呼——呼——”空松奋力跑向约定的地点。

该死,为什么他没有早注意到椴松不在家里?为什么他没有早点发现这封信?

两个小时,整整两个小时,那个家伙都在外面等着他么?

亲爱的空松哥哥:

圣诞快乐,请让我发自内心地对你说一句。挣扎了很久,我终于还是决定对哥哥说出实话。可能你也感受到了,是的,我很喜欢的,不是兄弟的那种喜欢,而是,而是对憧憬的人的那种喜欢。空松哥一定会觉得我很奇怪吧,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很想空松哥能够陪我过一个圣诞节,只要一会儿就好,做只属于我的空松哥哥。我会在中心广场圣诞树下等你,十一点以前,一定要来哦~

                                                                                              喜欢你的 椴松

都是他不好,他明明知道椴松的心意却迟迟不肯去回应或是去拒绝,才造成了今天的后果。

空松一边懊悔一边加快了速度,只剩五分钟了。

————

“还有五分钟。”椴松强颜欢笑的脸庞渐渐僵硬,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内心的温度一点点在缺失。

果然不可能来了吧,那么,就在这里待到十二点钟,对自己说声圣诞快乐好了。

“大家桑~看着这历史性的时刻,还有十秒钟哦~我们一起来倒数。”

“十——”广场上响起了响亮的倒数声音。

“九——”

“八——”

“七——”

“六——”

“五——”椴松闭上了眼,也开始跟着倒数。

“呼——呼——椴松,等我!”

“四——”

“我马上就到了,等着我!”

“三——”

空松听到了人群的倒数。

“二——”空松听到了椴松的声音,跑向他所在的圣诞树。

“壹——!”椴松缓缓开口,眼泪无声滑落。

空松看到了椴松,停住了脚步。

“空松哥哥这个笨蛋!!!!!”伴随着钟声的响起,椴松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呼喊着。

“椴松!”身后响起了呼喊声音。

“空、空松哥....”椴松转过头,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

“笨蛋!”空松大喝一声,“谁允许你大半夜跑出家门还不通知我的?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么?”上前,自然地将椴松的手握住,“你看看,手都已经这么凉了,你就不知道戴手套出来么?有什么事情不能够在家里说非要跑出来?感冒了怎么办?”空松啰嗦了一大堆,语气却越来越缓和。

“太好了,”椴松破涕为笑,“是平常的空松哥呢~”手被放在空松的手心,温暖的体温仿佛直直传到了心底。

“椴松,你.....”

“空松哥,我对你的感情,信中写的很清楚了,只是,不管哥哥对我的感情是什么,都希望能够和哥哥一起过圣诞节而已~”椴松擦掉了眼泪,“不管因为什么,空松哥能够来,我已经、已经很高兴了....”

空松语塞,只能缓缓伸出胳膊,有些木愣地将椴松拥入怀中,“椴松,我啊,不明白你说的那种喜欢是什么意思,但是,即使是不明白,最让我担心的,果然还是椴松呢。你还记得么?很小开始,你就一直跟在我的身后,我也习惯了身后有你,所以,要是你哪天想要离开家里了,不管是什么原因,都要第一个告诉我,知道么?我,一直都是椴松可以依靠的人。”

“空松哥....”听着他毫不浪漫的话,椴松再次湿了眼眶。

没错,虽然空松哥哥是一个有时会说出让人疼痛不已的有些中二的人,可是他在自己面前,永远都是当年那个有些木愣的,力大无穷却无限包容他的哥哥。

“空松哥,Merry Christmas~接下来也要多多指教了哦~”轻轻踮起脚,椴松闭上眼,深情地在空松额头上一吻,然后调皮地笑了。

“椴松....”空松一愣,然后捧起椴松的脸庞,学着他的样子,在椴松的唇上印上一个淡淡的吻,“Merry Christmas,Totii。”

“空、空、空.....讨厌啦!!!!”椴松脸红着,用手中准备好要给空松的圣诞礼物打向了他。

“啊!”空松捂住了右脸颊。

“抱歉!空松哥,不要紧吧?”

“呵,我可是松野家最强的男人啊,怎么会被这点疼痛打倒呢!”

“为什么又要说这种话啊,好痛啊~”笑着挎住了空松的胳膊,“呐呐空松哥,难得都出来了,就陪我去逛逛街吧,今天圣诞,通宵营业哦~”

“哼~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当然....”空松掏出了墨镜,正打算挂上。

“走啦~”椴松笑着,拉住他的手向前拽。

两个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圣诞树柔和的光辉之中。


评论(1)
热度(44)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