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关于第十话

首先建议大家去重新看一下第一季的第十话

今天无意中在微博上看到第一季的10话也是粉战士的脚本,于是重新翻来看

作为一个尊礼党,在第一季的10话显然我就吃了满口玻璃渣的糖。

然后突然发现了粉战士在两季对细节刻画的共通点。

第一季的时候,尊哥带领下的吠舞罗将学园岛占领想要找出无色之王,S4去阻止的时候,室长和淡岛的那段对话相信大家一定会印象深刻。那时我们或许第一次发现了,室长私下的一面。

当然就宗像礼司个人来说,他的私下究竟是什么样子到现在也是一个谜。

其中一个场景是,室长对着淡岛说了一句话:淡岛君,我能提个任性的要求么?

这一句话可以说是室长第一次想要在工作时以宗像礼司的身份行动的标志。而我们可以看到紧接着天上就飘落了雪花,室长的目光立刻就被吸引了过去

然后镜头切换,尊哥躺在一块大石头上面闭着眼小憩,突然睁开眼,目光随着雪花涣散地移动。

然后不同地点的两个人异口同声:“下雪了。”

再看第二季的第十集,虽然尊哥已经去世了,但是第十集填了一些二人的对手戏(虽然我也对拿第一集的内容来充数感到不满),而且稍微有些突兀,但是可以看出,能够让宗像礼司以个人身份去行动的事情,虽然不能说理由是周防尊,但或多或少会和他有关系。

所以这一集的回忆杀出现在他和安娜的谈话中,也是别有深意的。

其实不难想到,安娜的能力让她能够很清楚地了解当时尊的情况,以及现在礼司的情况,所以她才开始担忧。安娜是个善良的孩子,即使是成为了王,她也并没有想去运用赤之王的力量去破坏。

可以说安娜真的不想再看到第二次剑坠落的场景了(我相信即使她没在现场也是能够看到尊哥的剑掉落的那一幕的)。所以她叫来了礼司,因为她知道周防尊和宗像礼司是不同的,尊是一个很随性的人所以安娜即使想要劝阻他也没有用,但是安娜眼中的宗像礼司至少是一个能够顾全大局、头脑冷静的人,所以她想要劝阻青之王,她真心希望礼司能够平安的活下来。

但是这个时候的室长,已经恢复了宗像礼司的身份,不再是室长,但还是青之王。他或许理解了,也或许没有理解,但终究还是做出了和尊类似的决定。应该说从弑王的那一刻开始,礼司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亦做好了随时随地结束生命的准备,所以对他来说或许只是早晚的事情。

失去了重要的伙伴&敌人,失去了心腹(我敢说室长是非常器重伏见的,甚至比相信淡岛还要相信他),也失去了职位,对于宗像礼司个人来说,多少还是会有影响的。

作为青之王,作为室长,他可以努力做到完美,做到分毫不差,但是作为宗像礼司个人,他虽然也在追求完美,却发现自己并不能做到。抛开王的身份,宗像礼司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也是官方留给我们的一个很大的问号。

返回正题,这一集当中,当礼司从吠舞罗酒吧出来后,有一个画面相信大家很熟悉,就是礼司的那只手。

没错,回想一下第一季,当尊哥从梦境中醒来时,也是这样子看着自己的手

所以我想室长已经真的开始一点点接近当时尊的状态(这个flag不用我插也很明确了),他感应到了尊的想法(尊礼之间是不需要语言去交流的),也做出了和尊一样的决定。

可以观察到,两个人看完手掌后的动作都是紧紧地攥住拳头,这代表了一种决意。

所以说粉战士两次脚本的共通点,大概就是用在了表现尊礼的默契上。

撇开CP不说,尊礼之间互相了解的程度真的不是用语言就能够表达清楚的。礼司说过,虽然我们互相看不上对方,但是我也是唯一一个了解你的人。同样,对于礼司来说,尊也是唯一一个能够清楚他立场的人。

双王的这些默契相信不用我总结大家也都看得出来,即使不带有CP的角度去看,也会让人忍不住惊叹,两个性格不同甚至是迥然相反的人竟然会有如此多的不约而同。

而第十话最让大家激动的莫过于结尾处礼司听到尊的声音。我们可以理解成那是由于石板被解放而导致他产生了幻觉,我们也可以理解成那是礼司心中另一个宗像礼司的心声。没错,虽然这样说有些玛丽苏,但是尊哥是活在礼司的心中的,不如说,从相遇的那一刻,或许周防尊便是另一个宗像礼司了。那么这也是他的内心最后的一点矛盾。

而听到了那句“这不像你的作风啊,宗像”之后,反而坚定了他心中这样的想法了,也就是说,礼司最后的眼神,既包含了友人的怀念(他是真的想到尊了)和理解,也包含了一种释然。

他已不再是室长,或许卸掉了一些重担,那么就让他以一个青之王,以宗像礼司的身份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吧,飞奔到倒下的那一刻,这是他做出的最后决定。

当然这一话的玻璃渣糖真是让尊礼粉又爱又恨,尤其是礼司的那一个转头。我相信那一刻他真的产生了一种错觉,尊还活着。还有人对于他做出的决定毫不客气的评头论足,还有人,理解他心中的想法。

而发现那或许是幻觉也或许是石板解放的原因,意识到那个人真的不在了以后,礼司带着释然的笑容,奔赴下一个战场。

第一季的第十集,宗像礼司费劲力气想要以朋友的身份劝阻周防尊不要那么做。

第二季的第十集,宗像礼司决定按照和周防尊差不多的方法继续他的战斗。

这两话,看似隔了很久,却又像是昨天和明天的关系。

昨天的宗像礼司绝对不会预料到,有一天,也会轮到他被劝,也会有人要他不要冲动。

而关于什么“宗像礼司活成了周防尊”这样子的说法,我还是比较排斥的,毕竟安娜也说了“你和尊是不同的”,他们是既相似又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只是那些共通点,在另一个人不存在了以后,就变成了他的影子一样的存在。

正因为周防尊已经不在了,所以这种不言而喻的默契,便像是转化成了尊哥装载在礼司身上的灵魂。而实际上他们的灵魂,从一开始就是相通的。

如果要吐槽的话,我只是想吐槽官方把宗像礼司的人格弄得过于分裂的感觉,从伏见跳绿组之前到现在,似乎真的是一集一个宗像礼司,一集一个青之王。

但是,我们相信,不论是作为室长、青之王还是宗像礼司,不论是最后能够活下来还是陨落,他都会按照他的想法,在他面向的路上,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还有三话,虽说有不满,但是也有期待,希望官方能够给一个比较能够接受的结局吧。

就个人来说,我并不是不能接受礼司掉剑,如果这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打算的话,那么或许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真正的解脱。

石板,创造了王,而最终,或许只能毁灭王。



评论
热度(15)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