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TA-血族(万圣节照片引发的设定狗血文一发完)

万圣节

北风那个吹啊,李在元裹紧了身上的小马甲,这大晚上的也忒冷了,这都嘎哈呢才10月底咋就恁冷了呢,忽然瞅见前边儿马路上躺着个人,嘿,这谁啊哪儿睡觉不好啊非得搁这儿...(文风错乱中,开个小玩笑)

 

One

夜幕降临,浓雾笼罩着这个特殊的城市。它没有响亮的名字,地理位置也没什么特别,唯一可以拿来谈论的是传说中的血族起源地了。说是血族,却并没有人真正见过,有的只是被生活荼毒为了养家糊口而奔波的普通人,而安七炫便是其中的一个。

L城的夜晚总是出人意料的寒冷,也总有老一辈的人说,日落时分是异族出没的时段。

然而这些,都与在电脑前目不转睛看着数据思索的理事长安七炫无关。这季度公司的营业额又大幅度下滑,让他开始怀疑所谓的血族的“高智商”是不是只是一个摆设。KT公司是这个城市唯一一个异族的聚集地,创始人安七炫也是偶然间发现了“异类”并与其合伙开办了公司,由于血族的人拥有特殊的洞察力,所以之前大方向上是快速增长的,直到JW公司的建立,而安七炫知道的,是这家公司的老总,是个纯血族的后代。

什么是纯血族呢?就是血族中的贵族,大部分血族为了生存会选择人类作为配偶,但这就会导致血统的不纯正,并且混血儿的智商绝对远远低于纯种,不会被种族认可。所以作为为数不多的纯血族的后裔,自然是天生就带着优越感,这让安七炫不由想到了小说《哈利波特》里面的赫敏格兰杰,作为一个魔法师而父母却是麻瓜,也是一大奇迹了。

作为一个商人,安七炫并非喜欢什么文学类的作品,他也只是看过电影而已,谁的儿时没个幻想呢?他就幻想着自己是血族的后代,等着南瓜马车来接走他呢。

不过他确确实实是一个人类,也是KT公司唯一的一个人类。作为人类中的佼佼者、精英,拥有180的智商大概是他可以随意使唤这些混血的最直接原因了。

10月31日,万圣节。对于外界来说,这是一个可以打扮成自己喜欢的角色,不分国家不分地域一起狂欢的盛大节日,可对于L城的人,尤其是血族来说,这是一年之中他们的“法力”最为强盛的一天,自然也是他们“大开荤戒”的一天。所以这一天安七炫会给所有的员工都放假,他可不想作为食物被大卸八块。

不过如果你认为血族的人和电影里面一样拥有长长的獠牙、血盆大口那就大错特错了,作为在L城生存了上千年的血族来说,现在的进餐方式早就进化到伪装成医护人员去组织献血了,这种文明和谐的方式自然也是得到政府的认可的,反正这一天大家都化妆,谁知道是真是假,既可以解决温饱问题又不会引起大乱,何乐而不为。

但作为KT公司的理事长,安七炫就不得不在每年的这一天面对一整年的数据波动给公司带来的影响,尤其是今年。

————

“我知道了,做的不错。”修长的手指胡乱敲打着檀木桌,略显轻柔的嗓音回荡在不大却奢华的休息室内,站在48层楼的落地窗前,李在元欣赏着一江之隔的零星灯火。

他并非有意要刁难,也并非故意要挤兑,只是觉得好玩罢了。

血族的一大特点便是生命力顽强,而作为血族中绝对的贵族,即便是从6个月起就被抛弃,他也依然顽强地活了下来。

“尼古拉斯爵士,主上要求您回城堡一趟。”

“萨利,我说过多少次,不敲门不得入内。”

“是,对不起。”下属欠了欠身,倒退着走出门,宛如刚刚的一幕倒带播放。

“咚咚咚。”

“进。”

“尼古拉斯爵士,主上要求您回城堡一趟。”

“啧,这群老家伙还真是麻烦。”李在元不满地撇了撇嘴,“去和侯德爵士说,我不是皇族的人,没资格参加聚会。”

“少爷.....”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不是纯血族,没资格踏入城堡的。”有那么一瞬间,少年的肩膀微微颤动了一下。

“你先回去吧,我要再研究一下数据。”

“是。”

感受到了身体的异变,让头脑片刻混沌。李在元不喜欢血族,虽然他的身体里流着一半血族的血液,他依旧不喜欢血族。理由之一大概就是每到万圣节这天,他的身体都会反馈出低血糖的症状,这是血族对血液的渴望。

但李在元从出生的那刻起,就没有吸食过血液,所以他自然有办法克服这种混沌和不安,只是今年,或许是因为已经成年,反应要更加剧烈些。

————

异变突如其来也莫名其妙。整座城上一秒还笼罩在节日的欢喜之中,下一秒却遍地狼藉。没有人晓得那群怪物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它们是如何接近,成千上万的哭嚎声贯穿了漆黑的夜空,四处爆炸的枪弹照亮了漆黑的恐惧。

安七炫只顾着奔跑。他甚至来不及去想那些庞然大物何时会发现他这样狭小的目标,只是本能地逃生。但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这个城市中沉睡的力量被唤醒了。

血族在战斗,或许这一刻之前,他们并不晓得自己拥有战斗的本领,也不晓得如何去使用,却在面对敌人的一刻,本能地施展出来,做出生存的最后一丝挣扎。

然而却只是徒劳,亲眼看着人类、血族被啃咬和撕碎,安七炫没了逃跑的力气,跌坐在原地。他看着许多人逃离了L城,可那又能怎样呢?这群怪物是不会罢休的,今夜过后,或许人类都会灭亡,逃到哪里都一样。

想到这里,他忽然大笑起来,人类,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蝼蚁。

“不能放弃!”耳边忽然传来大吼,将他从意识游离的边缘扯回。

“苏醒吧。”那声音并非源自外部,是由体内发出,清晰入耳。

而当他再次睁开眼时,身体已经浮在半空中,下面聚集了数以千计的血族,来不及仔细去思考,手指微微抬起,能量迸发出来,吓了他一跳。

人群中的欢呼声盖过了城市各处的哀嚎,所有血族单膝跪地,迎接着他们的王者。

但安七炫依旧没弄清是怎么回事。

“大家小心!”更多的怪物聚集过来,所有人恢复了应战状态。

“主,请你救救大家。”最前面的年长者虔诚地向他叩拜,“请你用你的力量,保护我们的种族!”

“可我、可我并不知道怎么办.....”

“啧,真是麻烦。”一声不满从身后飘来,“把呼吸调匀,双手掌心对准那些怪物就可以了。”

安七炫照做,而接下来的一幕连他自己都惊呆了。

白色的光包围了所有人,而那两个庞然大物却应声倒地。

“纯血族,果然厉害。”而后安七炫便失去了意识。

————

救世主降临,本应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事实却并非如此。

那些怪物非同小可,是丧尸,可以说是血族的天敌。正因为它们有着无限的生命力,而血族每一次的战斗都是在耗费自己的生命,所以这注定是一场败仗。

而唯一消灭丧失的办法是同化,但这需要消耗掉血族本身的生命。

老者们站了出来,为了这个种族的未来,建立了古老的血契。

丧尸们被同化,被消灭,城市恢复了宁静,却失去了生机。

安七炫看着满身的伤口,靠在墙角奄奄一息。就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他得知了自己真正的身份,也耗尽了难得觉醒的法力,或许还有生命。体内的另一种力量在崛起,他知道那是被污染了的力量,他或许就快要成为下一个丧尸了。

城市里依旧回荡着尖叫和哭嚎,被丧尸捕获的“幸存者”们接连成为下一个攻击者,很快整个城市都沦陷了。老者们用生命铸下的血契,封印了这座城,而那几个被同化的怪物,此刻正继续着他们消灭其他丧尸的使命。

而那些幸免于难的人们,面如死灰,责怪自己为何要生存下来。他们的身上还穿着万圣节的装束,不久前他们还在嬉笑打闹,像是一场梦。

“喂,还好吧?”

“你....?”

“真是麻烦。”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拔掉胳膊上的獠牙,李在元皱着眉抱起安七炫腾空。

“我认得你....”安七炫微笑着,“你是,JW公司的总裁。”

“这个时候你还有闲心想这个?”李在元的语气很平淡,他看向不远处的军队,必须赶快逃离。城堡里的人走出来了,那是血族真正的首领,他们正式来接管这个城市。

“你好厉害咳咳咳咳咳.....”

“不要浪费你的生命力,你知道一个纯血族多难得么?”李在元说这话多少有些发酸,他因为这三个字吃的苦头,足够他将一个不认识的纯血族,比方说眼前这个安七炫千刀万剐了。

“为什么要救我?”

“不想失去一个强有力的对手罢了。”

 

Two

李在元不清楚自己为何要带安七炫回来,或许是直觉吧。

今天之前他并没有见过安七炫,但他却也闲暇时猜测过这个人的模样,没有想到是和他年纪相仿的青年。KT公司的成立比他的公司早了3年,可KT公司的创始人却从来没露过面让他一直以为是一个长者,所以在认出这个人的一刻,李在元心中的怨恨似乎消失了大半。

而硬要说的还有一个理由的话,就是,他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男孩子。血族基因的强大不仅仅在于智商,还有当今很流行的颜值,所以血族的后代大多是俊美的男孩或是清秀的女孩,可在这之中,像安七炫这样兼顾了柔美且气宇不凡的男孩子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而自从他进入了自己的休息室后便坐在沙发上一直瞪着好奇的大眼环视着周围的一切,五分钟都没有停下。

“喂,看够了没。”李在元终于不耐烦地打断他。

“啊,是。”安七炫这才收回目光,忽然警惕起来。

“放心,我没有要杀了你的打算,不然我也不会救你了。”李在元将一杯热水塞到他手里,“我已经叫了医生,很快就会来,在那之前你就好好休息吧。”

“我,可能快变丧尸了。”安七炫艰难地开口,纯血族让他体内的血液抵御能力强了不少,但依旧阻止不了身体里不管是组织还是细胞的异变。脸上已经出现了腐化的迹象,这是丧尸化的开端。

“抱歉,浪费了你的时间,你可以把我丢出去,或者是干脆现在就除掉我....啊不行,除掉丧失只能用血契,可是我还没变成丧尸,所以或许可以直接杀掉.....”

“要找到一个纯血族很难,就算我想帮你做血契,也要我够资格。”李在元冷冷地回复,“我懒得动手,你先养好伤吧。”

“可是万一我等一下就要变成丧尸.....”

“大不了把你碎尸万段。”李在元平静地像是在诉说今天的天气,“用你的意志撑下去,医生来了会有办法。”

“哦。”安七炫点点头,一边默念着“我不要变成丧尸”一边双手合十紧闭双眼。

李在元偏头看着他微微颤动的睫毛,越发在内心中感叹他的精致。

“或许....还有一个方法。”他幽幽地开口,缓慢走到安七炫的面前,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颊,“我想,我可能爱上你了。”

“哈?”安七炫睁开眼,一张脸写满了惊讶和一丝的惧怕。

“就是这双眸子。”李在元大拇指划过他的眼眶,“从我第一次见就在向我传递着什么信息,你真的很好看。”

“什、什么.....”安七炫的脸颊泛红,长这么大确是许多人夸赞过他的样貌,可是直接冲到他面前表白的,还是个男人,李在元绝对是头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唔!”忽然的剧烈疼痛侵袭了整个身体,安七炫拼命摇头抗拒着体内的异变。

而在同一时刻,医生终于赶到。这是李在元第一次利用他的身份去做一件事,请来城堡中最好的医生。

“尼古拉斯爵士,我需要你回避一下。”

“我知道了。”李在元担忧地看着满地打滚的人,“你一定要治好他。”

“我会尽力。”

被推出了自己的房间,李在元在走廊上来回踱步。坦白说,他不知道什么是爱情,虽然他也早已过了初次体会爱情的年龄,但他很清楚,这种心系于一人的感觉,便是爱情。他并非一个花花公子,在这之前也没有谈过恋爱,所以这感情开始的莫名其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当他看到那个微微发抖的身影毅然决然站在所有人的面前,扛起保护众人的重任时,便倾慕于这个人了。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他终于切身地体会到了。

半个小时后,房门再度开启,李在元一个箭步窜了进去,直奔沙发上惨白着脸的人。

“如何?”

“已经稳定下来,但要想治愈,只能靠建立血契或者是......”医师停顿了下,若有所思地看了李在元一眼,“利用皇族的力量。”

“哥哥他大概会恨我吧。”李在元一丝苦笑。

“但爵士您的力量.....”医师欲言又止。

“多谢您鼎力相助,我本就没有回到城堡的打算,所以,这份力量,要不要都无碍。”

“爵士!”

“不要再喊我爵士了,今天过后,我就和那个城堡没有一丝瓜葛了,这也正是我想要追求的自由,请祝福我吧。”

“少爷,那请多保重。”医师欠了欠身,离开了。

————

“好些了?”李在元走到床边,并没有靠近。

“是你救了我对吧?”

“救不救的,我并没有阻止你被丧尸咬。”李在元别开眼神看向地板。

“谢谢~”安七炫忽然笑开,“对不起,我一直以为JW公司的总裁是个不择手段的坏蛋,不过今天我才发现,我真的错怪你了。”

“你......”李在元被这个笑容怔住,半天说不上话来。安七炫笑起来两只眼眯成月牙,整个人都透着几分可爱,让他又心动了几分。

“可是医生也说,这个很难治愈,大概我还是逃不了变成丧尸的命运...”可那笑容很快垮了下来,李在元的面部表情也被他牵动着,眉头拧成一个结。

“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可以救你,但是....”李在元缓缓开口,“这种方式,你大概不能接受。”

“嗯?”

“我是血族中的皇族,也就是吸血鬼的族群,虽然我只是个混血,不过皇族的力量可以拯救血族的性命,但是条件只有一个就是结合,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对于同性之间....是否适用,不过据说城堡里的人,很多都是通过这个方法保住了血族的人并且繁衍了后代,不过这是很古老的方式,现在已经不再使用....”他一边说着一边低着头,难得有几分害羞。

“结、结合就是说.....”安七炫明白过来,脸也一瞬间红透。作为当代的人,同性之间的爱恋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他自然也略有所闻,只是这件事如果真的发生在他身上,还是和一个并不熟悉的人,着实有些离谱。

“能、能给我几天的时间考虑一下么.....”

“可以,我并不是要强迫你,虽然我对你真的有好感可我不会做这种强人所难的事情。”李在元身子向后退了几步,“那你好好休息,我去隔壁。”

“你意外地有些可爱呢~”安七炫又笑了起来,偏着头看着他。

“我说,”李在元转过身,重新走到他面前,“如果你认为我只是一个热心的爱心人士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我想今天晚上强上了你,你恐怕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我、我.....”安七炫缩着脖子,笑容僵在脸上,这家伙是会变脸的么?

“就这样,晚安。”李在元看向他,然后捧起脸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不深不浅的吻,“大家都是成年人,用不着这么拘谨。”

“哇啊啊啊啊啊啊阿!”李在元离开后,安七炫捧着脸把自己埋到被子里面狂吼了半天,

看样子这个心理斗争他要一直做下去了。作为一个正直的好青年,虽然他并不认为如若和李在元发生了关系就代表他们怎样怎样了,可是作为一个零经验者,还是要当下面的那个,真的是让他的自尊心不住地颤抖。

不过换个角度想,如果他治好了这个该死的丧尸化,他就可以离开这里而继续他的美好生活了。虽然公司也垮了,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哦也不是,毕竟公司的职员很可能都变成丧尸被消灭掉了,但是,最起码他不用再担惊受怕自己变成丧尸了,这绝对是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

不对,那个家伙像是会就此善罢甘休的样子么?凭他对李在元的了解,这个人既然选定了他为目标,那一定会榨干他,不论是从财力还是从,还是从人力的角度来说,那不就等于他被囚禁了么?虽然说现在他几乎也是被软禁了,但他绝对不能够轻易妥协!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安七炫在与李在元打斗的梦中睡了过去。

 

Three

李在元有些好笑地看着被女佣喊起来顶个鸡窝头睡眼惺忪的安七炫,微笑着向他道了早安。

安七炫打了个哈欠,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是谁他在哪儿。

“你大概需要一个这个。”李在元微笑着放下报纸,从座位上起身,踱步到安七炫的面前,捏着他的脸颊,准确无误地对着嘴唇快速啄了一下,“早安,七炫。”

“咳咳咳咳咳.....”这一招果然很管用,安七炫立刻清醒过来,还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李在元,你!”他有些生气,一瞬间满脸通红,这家伙怎么随随便便就亲他?

“快点吃了早饭,我们要去巡逻,作为拥有优秀血统的你和一个半吊子皇族的我,有责任守护这个城市。”李在元不看他,低头抿了口咖啡,将报纸翻了一页。

“你为什么在看纽约时政?”安七炫的注意力被报纸吸引。

“在研究美国股市,可能对我们造成的波动影响,不过现在似乎没用了。”他的话语中有一丝的惋惜,但只有一点点。

经过昨天的异变,不论是KT公司还是JW公司的存在都成了一个空壳,或许办公大楼都不存在了。

“我先去洗漱。”安七炫逃离了餐桌,他根本没办法和这个家伙坐在一个餐桌,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又会偷袭过来,这真的是比他还小一岁的人么?

一整天的使命就是巡逻,偶尔会遇到几个扑过来的丧尸,但都被李在元轻而易举地消灭了。

安七炫一边感叹着李在元的战斗实力一边疑惑着为何他无法操作力量。

“我从六个月就开始战斗,所以这些虾兵蟹将我真的不放在眼里。”

“说的就好像你有六个月大的时候的记忆一样。”安七炫撇撇嘴,“那昨天你还被伤到。”

“我要不是为了保护你.....”李在元扭头反驳,但很快欲言又止,“算了,昨天是我轻敌。”

“对不起....”安七炫低下头,“要不是我,你也不会.....”

“我只是在尽我的职责,作为一个混血去保护纯种而已,没有其他含义。”

“你好像对纯种意见很大?”安七炫加快了步伐,努力跟上前面突然提速的人。

“是。”李在元突然停下脚步,背影一瞬变得沉重,“纯血族这三个字,毁了我的一切。”

安七炫嘴巴张了又张,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或许他不了解的这个人的背后,是令人无比心痛的故事。算起来别说去了解,就连正眼看都没有过,安七炫忽然间觉得有些对不住这个救了他的人。

“那边好像.....”

“嘘.......”

李在元打断了他的话,目光聚焦在不远处的废墟旁。那是一对年轻的夫妇,昨天的动乱使得他们身上的衣物破烂不堪,两个人的脸上全然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可视线却集中在不远处拿着碎石玩耍的两个孩子身上,眼球随之转动。

“李在.....”安七炫想要询问,偏过头看向他却发现不知何时,李在元的眼中含着些泪花。安七炫这才仔细打量他,不愧是血族,虽然不像他那样被是被夸赞的容貌,却也眉清目秀带着几分霸气,尤其是白皙的皮肤,这大概是他羡慕不来的。

“走吧。”察觉到安七炫在看他,李在元收起了表情,继续向前走。

“干嘛不坦率一点....”安七炫嘟囔着。

“什么?”

“没什么,打你的怪吧。”没好气地横了这家伙一眼,但也在那一刻开始对这个人产生了好奇,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或许是这一天接触了太多的丧尸,安七炫觉得他压抑地越来越费力,所以晚上洗了个热水澡后没有吃晚饭就回了房间。李在元把自己隔壁的房间收拾出来给他用,这大概原来是书房,刚好符合他喜欢读书的习惯,所以为了让自己静下心来,随意从书架上翻了一本书开始看。

“给你,药。”

“哇,吓我一跳!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啊?”

“我敲了,你没听到而已,吃了药早点睡吧。”李在元把药放在写字台上,转身离开。

“唉?”安七炫一愣,这家伙居然不趁机占他便宜了?

“干嘛?”李在元停下脚步,“哦,我明白了,晚安吻是吧?七炫你还真是不坦率。”

“我哪有!还有,不要随便叫我的名字,我是哥哥!”

“那你也可以喊我的名字。”李在元慢悠悠地晃过来,“哥喊我的名字试试吧。”

“在、在元....”

“什么?听不清。”

“在元!”安七炫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要被他逼疯。

“我在。”整个人已经绕到他面前,“哥想要什么样的晚安吻呢?”一脸认真地询问着。

“......”安七炫不语,也不看他,但脸颊开始泛红。

“七炫你总是很不坦率,你并不讨厌被我亲吧?”

“但我也不喜欢!”安七炫抬起头,“有、有哪个人会喜欢突然间被别人亲啊....”在看到李在元一瞬间受伤失落的表情时,他竟然有些不忍心,连忙补充了一句。

“那现在不是突然了。”李在元弯下腰,托住他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你这家....”话未说完便被堵住,不同的是安七炫这次放松了许多。

李在元慢慢闭上眼,想用舌头撬开他的牙关惹得安七炫浑身颤抖,原本也要闭上的眸子倏地瞪大,呼吸也急促起来。

李在元放开他,安七炫开始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你这家伙,肯定亲过不少女人吧!”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不,我刚刚,也是第一次。”李在元的手指摩挲着下唇,神色是难得的慌张。

“少、少骗人了....”

“七炫很在意么?”

“什么?”

“在意我有过多少女朋友?在意我接吻过多少次?”

“不在意!”安七炫冲着他低声吼着,“我要睡觉了,你出去。”

“看吧,七炫总是很不坦率。”李在元很平静地回答他的话,也并没有打算离开。

“那要这么说的话,你也很不坦率,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你的事情吧?”

“七炫你,想听么?”空气在一瞬间沉寂,过来不知多久,李在元才重新开口。

“你如果希望我听的话,那我就听你说。”安七炫很真挚地回答,他想要了解李在元,这是现在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Four

“我的父亲是的罗克爵士,也就是现在血族的总统领,我的母亲是普通的人类,用现在的话说,我是个私生子吧。但是据说我的父亲是在一次出行中和我母亲相恋的,短短三个月吧,那时他已经有了家室,母亲也知道他的身份可还是执意生下了我。我有个哥哥,就是现在的查理爵士,当然和你说了你大概也不清楚,他是王和王后的儿子。吸血鬼的家族不允许异类的存在,所以我六个月大的时候,我的家里所有人都被杀掉了,被当时我的祖母。所以六个月大的我就开始战斗了,虽然我不清楚如何战斗,但作为战斗民族的血族一出生就拥有战斗力的,只不过我的战斗力更多地保护了我吧。”

“然后呢?”

“然后我被人类的孤儿院收养,在那里生活了差不多六年吧,孤儿院突然失火我就跑出来了。之后就在大街小巷流浪,偶尔会有好心人赏口饭吃,大多数情况下都在和野猫抢吃的,然后再大一些,我学着打猎就住到山里面去了,一直到十岁左右吧。然后,然后那些人找到了我,被抓回了城堡里,见到了我的父亲、哥哥,王后那时候已经去世了,父亲没有再娶,在城堡住了半年,我逃跑了。那里的生活不适合我,连下人都瞧不起我,就因为我是个混血,所以我什么资格都没有,然后父亲又找到了我,让我去读书,之后就是考学、读研,再然后就是创立JW,就没了。”

安七炫沉默了,虽然李在元只是轻描淡写地讲述了他至今为止的经历,可每一个字的背后都能体会到他的不易,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用露出这样的表情,我知道你很善良所以你愿意听我说也会站在我的角度去试着感受,但是真的不用,我不想这种不幸发生在别人身上。”

“在元.....”

“那换你了,来说说你的故事,我也很想听。”李在元搬个凳子在床边坐下,一脸认真。

“我?我很普通啊,有父母、姐姐、哥哥,他们不住在L城在A城,离这里很远呢,我是家里的老幺,大家很疼我,哥哥姐姐虽然不甘心但是也很让着我,小学的时候成绩不好被父母打,长大后哥哥姐姐总说我笨,然后我就努力学呀学呀,就变成全校第一了,然后就考学、读研,然后偶然一次碰到了一个血族,认识和了解了以后创立了现在的KT公司,感觉后面和你差不多呢。”

“但你却是纯血族,这就说明你的父母其实都是血族了。”

“我也没有注意,我的哥哥姐姐也没有提过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这次的危机,或许我还不会察觉我的身份,不过或许就是遇到危险才会觉醒吧,血族的力量。我小的时候啊,真的幻想过自己是血族的王子呢,会有南瓜马车来带我走哈哈哈哈~”安七炫笑得前仰后合,李在元看着他也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啊,你不许笑话我,这个我没有和别人说过。”

“嗯。”李在元认真地点点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七炫....”

“嗯?”

“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你这家伙!”安七炫捧住脸,“不要总这么直白地说话.....”

“可是我真的喜欢你啊。”

“所以说你不要这么直白地就总是告白!啊,真是的~”整个脸都开始发烫了。

“谢谢你。”李在元将他轻轻搂住,“愿意听我说。”

“只要你不会总说些肉麻的话,我可以陪你说的。”

“哈哈哈,我尽量。”

————

城市里的丧尸被清理的差不多,可人口也只剩下不到原来的五分之一了,虽然血族尝试着恢复整个城市的运营,但由于他们的种族优越感,人类还是觉得很不适应。不过当城堡里的人真正尝试着了解人类后,两族的关系亲近了很多。

可安七炫的情况却恶化了,距离上次治疗过去了一个星期,已经到了必须要做出决定的时候了,要么放任不管慢慢变成丧尸被消灭,要么被同化或被皇族力量拯救。

“不行。”握紧安七炫的手,李在元摇了摇头,“我不会强迫你去做这种事。”

“可是,在元,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我不在乎的....”

“我在乎!用这种方法之后呢?你就会离开我,甚至是永远离开我!你大概会慢慢忘掉这段日子,但我.....”

“我......”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我去城堡一趟,你在家里等我。”

“不行,你去城堡的话,不是又回到那个牢笼里去了么?”安七炫拦住他,“你去那里是去谈条件的吧?代价是什么?终身监禁还是变成他们的奴隶?”

“我不在乎....”

“但我在乎!”安七炫脱口而出,自己也愣住,看着对面李在元惊讶的表情。

“我是说,我不能让你为了我去毁了自己今后的生活。”安七炫回避着他的目光。

“这是我心甘情愿做的,以后你离开了,我和在城堡里的日子没什么两样,还不如干脆回到那里去接受惩罚....”

“什么惩罚,在元,你没有错,为什么要接受惩罚?错的是他们,不顾你的感受抛弃你,不顾你的感受唤你回去,不顾你的感受现在处处干涉的你的生活,他们才是有罪的!”

“那你要我怎么办?”李在元看向他,眼神中是悲痛和决绝。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呵,不要说对不起,”李在元移开目光,“你的对不起,就和判我死刑一样残忍。”

“在元....”

“我再叫凯文医生来一趟吧,至少还可以再撑一个星期,不过这么做也是徒劳吧,你根本就在一直想着怎么离开这里,我的存在只是拯救你.....”

“啪!”安七炫的手静止在半空中,他竟然打了李在元,连自己都惊呆了。

“你、你不要把别人说的好像没血没肉的丧尸一样,我怎么可能对这段日子无动于衷?只是、只是太过突然,我无法给你任何保证,但我不是完全没感觉的....再、再给我一个星期....”

“七炫,感情是不能强求的,我很清楚,我给你的压力太大了,对不起。”闭着眼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我去联络凯文医师,要他把之前镇痛的药也拿过来。”

安七炫的眼眶逐渐湿润,是的,他不是没感觉,和李在元朝夕相处的这一个多星期,他们在互相了解,彼此之间成为依靠,这种哪怕是相濡以沫的感情,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可是这又是真的么?他对李在元的感情,到底有几分真?他无法给自己答案,更不要提去做出什么承诺。

但不可否认的是,李在元,真的是那样的珍惜他,从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个眼神中都能体会到,这种放在手心里珍惜的感觉,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Five

凯文医生第二次来的时候,安七炫比上一次镇定了很多,这也让治疗的速度变快了许多。

“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说。”

“如果我和在元....我和在元结合的话,对他会有什么副作用。”安七炫别扭了一下,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他会失去皇族的力量,但不会对他本身产生太大的影响,最多是元气大伤吧。”

“谢谢。”

安七炫陷入了沉思,他开始思考现在的做法是否是正确的。如果真的让李在元失去了皇族的力量,那么他就真的和他的家人没有一丝联系了,这样对他来说真的是最正确的么?可反之,他回到城堡,过着被囚禁的日子,这样是正确的么?他无法不去思考李在元的今后,虽然他可能无法参与,但他......

可是,他如果能够参与呢?结果会不会发生什么改变呢?

这一天,李在元没有回来。

又过了一天,李在元依旧没有回家。

连着三天,都没有看到李在元的身影。

到了第四天,安七炫开始慌了,他尝试过出去找,找了整整一天,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然后傍晚,李在元终于回来,带着一身的疲惫。

“七.....炫?”

“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和我说?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让我一个人在这里担心?你是故意的么?是想看我急到发疯的样子么?”顾不上其他,安七炫冲他大吼着。

“七炫....”

“你这个混蛋!你总是在说我不在乎你,总是在说我每天都考虑离开的事,说我以后一定会离开,那你有把我规划到你的以后里面么?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和我商量一个人做决定?”

“我....”

“谁说我不在乎你!谁说我一定要离开?”说着红了眼眶,“你觉得你自己做决定毁掉今后的人生而救我,我会高兴么?”

“对不起,又害你哭了....”李在元慢慢走上前,把委屈落泪的安七炫抱在怀里,“我去执行了一个紧急任务来不及和你说,让你担心了,我尝试联络过你可每次都是占线,那个任务很危险不能分神,我没想到用这么多天,我.....对不起七炫,我下次一定.....”一边说着也一边红了眼眶,从未体会过被这样在乎的滋味。

安七炫一边放声大哭,一边想起这几天只要空闲时间他就不停地在打李在元的手机,根本没关注过未接来电,而这一切都比不过他平安归来。原来不知不觉中,这里已经变成了他的家,李在元已经成为了他的家人,不,应该说,是爱人。

“我不会走的....”安七炫把脸埋在他的胸膛,“你成功了,我已经、已经喜欢上你了,所以我不会走的,我心甘情愿地留在这里,我想要和你一起面对那些你不敢面对的,我不敢面对的,我们一起面对.....”

“七炫.....”

“不要总认为你是一个人了,你不是一个人了,你有我,我会陪你.....”

“嗯。”李在元也终于落下热泪,他真的很感激和安七炫的相识相知,感谢和他度过的这段时光,更期待着他们今后一起度过的每一天。

————

“我听凯文医生说了,你会失去皇族的力量,不要紧么?你舍得丢下你的家人么?”一个绵长的吻后,安七炫担忧地问。

“你就是我的家人,至于他们,即便是我没有了皇族的力量,他们也依旧是我的父亲和哥哥,这一点是不会变的。”李在元在他的脑门上啄了一下。

“我还是会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你元气大伤,你其实也受了不小的伤吧?只不过没有让我知道....”

“我还以为你担心你自己呢~”李在元坏笑着咬了一口他的下巴,“七炫,做好觉悟了么?”

“什、什么觉悟....”

“你要我来说接下来的事么?”

“啊别.....”安七炫匆忙堵上他的嘴,“我、我还是害怕....”

李在元抓过他的手指,从小指到无名指到中指再到食指,每个指尖上印下一吻,像是进行着仪式,“我也会害怕,我也是第一次,我会尽量不弄疼你的....”

“听、听说,要用润滑....”安七炫死死抓着他的肩膀,被平稳地放倒在床上。

“放心,我都准备了。”李在元啃咬着他的耳朵,舔舐着耳垂。

“嗯~痒~”安七炫瑟缩着身子,手臂勾住他的脖子。

“你的这双眼睛,是我拥有的最宝贵的财富。”

“那我来想想在元的什么是我的呢?”安七炫用手指划过他的额头、眉心、鼻梁、嘴唇、脸颊、喉结,每过一处都能感觉到他的轻微颤动。

“都是我的~”调皮地一笑,重新勾住了他的脖子。

(zi ji nao bu)

李在元感应到身体里那股力量的消失,他知道那一定很好地传递给七炫,他不后悔做出这个决定,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传递,真的是太幸福了。

“呼~呼~”

“嘿嘿嘿~”

“傻笑什么?”

“在元你,一点都不温柔,疼死了.....”安七炫撅起嘴,“可是,我好喜欢你....”

“我也是....”李在元把头埋在他的颈窝,亲吻着他被汗水浸透的头发,“好喜欢你。”

“呀,我不会生小孩吧?都说血族人身体构造比较特殊.....”

“你啊~”李在元点了点他的鼻尖,“我才不要一个小孩子来和我抢你。”

“嘻嘻嘻....”安七炫窃笑着,“再、再一次.....”

“这可是你说的。”将他翻了个身,开始了又一轮的温柔攻势。

“啊,等下,肚子好像有点饿了....”

“先吃你要紧....”

 

Six

“下面我们来商讨一下公司的运营计划......”K城新建的大楼内,会议缜密地进行中。

“董事长,这是最新的企划案,您看....”

“七炫,你觉得如何?”

“太单调了,这里还可以更......”

“明白了,多谢总裁的提点。”

————

“一夜之间撅起的企业,LA公司到底拥有怎样的背景呢?又是如何做到一开始就占据了本地市场的绝大部分销售额呢?我们一起来采访一下LA公司的两位创始人....”

————

“所以说,这里.....”

“哥!”

“哦,在元,七炫,你们来了?”

“小家伙还乖么?”

“一点都不乖,你们嫂子要头疼死了,七炫你快去抱抱你侄女天天和我说要七炫!到底是谁儿子!”

“哥你要是不要,让给我们也行啊。”

“才不行嘞!”

“爷爷!”

“父亲。”

“父亲大人。”

“在元,我想这周去看看你的母亲,你能带我去么?”

“父亲....”

“刚好我们一起去吧,在元你也有了家室,也要给母亲看看的。”

“啊?我?”七炫一愣,“妈妈看到我会生气的吧....”

“怎么会呢~”李在元一把搂过他,“妈妈和我的眼光一样,一定会喜欢你的。”

————

“理事长,这是这个月JW公司的营业额。”

“什么?又多了这么多?这家伙肯定背后做手脚了!太过分了!”

“总裁,拿到李在元的照片了。”

“哼,我不看照片也知道,这家伙一定是一个凶神恶煞罪大恶极的家伙!是个秃顶!你们笑什么啊?”

“理事长,这个就是李在元。”

“什么?这家伙就是那个李在元?”

“是的理事长。”

“你、你先退下吧,我还有方案要思考。”

李在元居然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还比我小?居然还战胜我了?不行,我一定要连本带利讨回来才行!李在元,你给我等着吧!

不过,他长得还算标致,还挺不错的。不,那也改变不了他恶劣的本性

                                                                                                             end


评论(4)
热度(6)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