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佑猴特别篇

记得那时给他们俩人设的时候,忽然就觉得其实猴子很适合这种极高智商又深藏不露枪法的角色,于是就试试看了,而老张通常都是木讷却体贴的角色,所以再穿插警察的成分进去,意外的蛮和谐的kkk

PART 42、43(佑猴特别篇)

张佑赫——

重新翻出那把掉了漆的枪,把它交到了七炫的手里,我突然觉得,胸口有些闷。

不知道安七炫和李在元这两个人,会不会有张佑赫和安胜浩那样的好运。

其实,胜浩的枪法好得不得了,只是那件事之后,他就再也没碰过枪。

我十六岁那年,认识了安胜浩。他是美国来的转学生,夸张的耳环和那头闪闪发亮的金色头发让我想不注意他都很难。我并不是守旧的人,但是,对于那种一看就是不良少年的人,我有莫名其妙的反感。所以直到他转来的半年,期末考试之前,我才和他说了第一句话:“喂,你踩到我的枪了。”

那把枪是我的宝贝,因为我枪法很好,所以教官破例允许我携带枪支,当然,他也交给我一个任务,保护我们班的同学。作为班长的我来说,我并不认为在警校这种地方会出什么事情,所以那把枪被我当成一个很好的“收藏品”和“护身符”

一类的东西挂放在背包的最内侧。

但是那天,掏东西的时候,它无意中掉到了地上,而那个人,在看到它之后,毫不犹豫地用刚刚踢过足球还带有泥土的脚踩了上去。

我当时的脸色,不是很差,而是非常差,所以我没有立刻上前揍他一顿完全是出于班长的忍耐,不能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哦?是么?”他挑着眉毛,从脚底下取下那把枪,吹了吹上面的泥土,然后转过身甩下一句话,“想要的话,来抢吧。”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跟着他到了练习场,或许是年少的胜负欲吧,早就想要和这个传闻中赫赫有名的安胜浩一决高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纯种的韩国警察!

那场比试,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应该说,是我输了。那是我第一次在我引以为豪的练习场上输了。虽然最终他的成绩比我差了0.2环,但是,他几乎是闭着眼睛打出去的,而我,是在自己的真实水平之上超常发挥打出了满环的成绩。

“不愧是班长啊,我输了~”他笑嘻嘻地将那把枪用口袋里面的手绢仔细擦了一遍,然后递了过来,“我叫安胜浩,很希望能够和班长做个朋友。”他的那一排亮晶晶的牙齿我到现在还有印象,真是闪着让我厌恶的光芒。

“不必了,没兴趣。”没有给他留一点面子,我接过我的枪就离开了。没错,我输的不是别的,是自尊。那个家伙,将我的自尊践踏的一文不值!

但是似乎是出于报复,我越是不理他,他就越是粘上来,所以尽管我当时很反感他,还是被迫了解了他很多事情。甚至,他去请求校长和我住一个宿舍,在我看到他搬着那台比他还要高的音响出现在我的宿舍门口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大概逃不过这只死猴子的纠缠了。

住在一起后,我才发现,我原来果然对他带了很多偏见。其实,除了发型发色和着装打扮比较奇特之外,胜浩的骨子里还是很有韩国人的风格的。而且,我们找到了共同的爱好——跳舞。胜浩跳舞并不是很好看,但是就像是他说的,他跳舞,不是为了给别人看,是为了燃烧青春。我还曾嘲笑过他的这个理由很屯,但是似乎又觉得很赞同,就像我跳舞也是为了想跳而去跳的。所以,他那个一人多高的大音响经常吵得周围的同学睡不好觉,第二天在我俩的宿舍门口放一大堆的西瓜皮,然后那只猴子就会一边从被绊倒的地上爬起来,一边傻笑:“佑赫啊,下次我们早点儿睡吧。”

或许是被他那种没心没肺的笑容感染了吧,我开始不那么排斥和他在一起,我们也会没事就出去喝个痛快,然后满身酒气地把两个人的身体摔进浴缸,连着衣服一起洗。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察觉到对他的感情不一样了呢?我也不清楚,总之,就是这只傻猴子在我的心中占了越来越多的分量,在不知不觉中,我就喜欢上他了,或者是,我就爱上他了。

胜浩的身体非常不好,他有顽固性的胃病。发现这个是在一天晚上,我俩照常喝完酒,半夜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的。他躺在床上,但是眼睛却睁得很大,之所以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是因为他咬着被角,连嘴唇都发紫了。额头渗出的冷汗甚至把枕头都浸湿了,身子不住地颤抖着,缩成一团。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突然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却又说不上来哪里痛。

“胜浩…”我大概是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和他说话,“为什么不说。”

“佑…”胜浩想说些什么,却又急忙咬住被角,我知道如果他张开口,喊叫声或许就会从嘴巴里跑出来。

我有些慌乱,从来没有照顾病人经验的我此刻显得好无助,我只能笨拙地用冷毛巾帮他擦汗,然后三更半夜跑去敲校医的门买了止痛片和胃药回来。

“谢、谢谢…”吞下我买的药以后,胜浩终于松开了紧咬的唇,上面被他咬出的血迹混着淤青,让我的心又是猛地抽动了一下。

“额..啊!”忍不住叫出声音,胜浩又开始咬紧双唇,这回他闭上了眼睛,额头上依然不断有汗珠渗出来。

“胜浩!”我丢掉毛巾,冲动让我一把抱住了他,“不要咬自己了,如果你那么痛苦,就咬我吧!”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了,我是多么的在乎他,不忍心看到他这样无力的样子,那个蹦蹦跳跳嘻嘻哈哈的安胜浩才是我想要的啊!

“佑…啊!”胜浩松开了口,微弱的气息从他的空中溢出,“我不能伤害你。”

在他再次伤害自己之前,我把手指递了进去,胜浩没有反应过来,结实地咬住了我的手指,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疼,看到他有些缓过来的面色,我忽略了快要被咬断的手指。

然后渐渐地,胜浩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或许是药起作用了吧。抽出已经没有感觉麻木了的手指头,我知道,我不能再逃避了。我喜欢胜浩,很喜欢,很喜欢。轻轻地用舌头舔去他唇上的血迹,胜浩的血,好甜。

我张佑赫,自认为不可一世,最终,还是输给了安胜浩,只不过这一次,我输得心甘情愿,今后我要保护这只小猴子,不会再让他受伤害。

那天晚上以后,胜浩似乎在有意无意地回避我,这让我有些慌张,毕竟喜欢男人这种事情,连我自己都不是很相信,所以我也尽力克制自己不要表现的那么明显。那天之后,我就禁止胜浩喝酒了,改成每天喂他喝一杯牛奶,定期让他服用胃药。我不会照顾人,但是为了胜浩,我开始关注哪些食物可以养胃,哪些会让他的症状缓解一些。

或许是我的转变太突然了,胜浩有时候会呆呆地看着我,被我察觉以后又偷偷地转过头去,但是脸颊会有些泛红。看着这只诱人的小猴子,我真的害怕那一天我会一个不注意把他吃掉,所以我强迫自己去疏远他一些,却还是阻止不了自己对他的关心。

我们的关系有一段时间有些尴尬,直到那天教官通知我们一起进特别行动组。了解了我们的职责后,我和胜浩会心一笑。是的,我们用自己的努力,赢得了上级的肯定,也完成了我们想要成为警察的梦想,还是特警。胜浩开始和我一样,是稽查组的,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办案,由于我俩枪法都很好,总是能够一左一右轻易制服罪犯,所以那时候组里的人都叫我们“铁臂3507”。

我们是很好的搭档,又是很好的朋友,所以那段日子过得虽然提心吊胆惊心动魄,但是却充满着“幸福”的味道。

可是自从那件事之后,胜浩变了。那次,我们照常去追捕一个犯罪“老手”,我和胜浩还是照常一左一右打算包抄,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会被人算计。于是我落入了敌人的手中。面对着被他用枪挟持的我,胜浩无法保持平时的冷静,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额头上不断渗下来的冷汗。

但是我相信他,我相信,胜浩一定会救出我的,没错,一种前所未有的信任感。但是我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如果胜浩的枪射偏了,那么我就会被挟持我的那个人爆头。

我看着胜浩,我用眼神告诉他,不要怕,我不会怪你。胜浩读懂了,他调整了一下呼吸,准备和这个歹徒拼拼枪法,而我一直握在手中没有拿出来的那把枪也被我紧紧地握住,一旦我脱离了歹徒的控制,那么我不会给他射击胜浩的机会。

但是我们失算了,专注于“交流”的我们忽略了歹徒的同伙,当另一个人出现,用枪指着胜浩的后脑勺的时候,我真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慌张。我知道我们大概逃不过了,于是我用无比温柔的眼神看向胜浩,在我死之前,我要把我的真实想法告诉他:“胜浩啊,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喜欢你。”

那一刻,我在胜浩的眼里,看到的不是惊讶,而是欣喜,尽管他在颤抖,但是,他的眼神却透着前所未有的喜悦。

“佑赫啊…”胜浩开了口,嗓音有些沙哑,想说什么却好像再也发不出声音。

安胜浩——

我们交换了一下眼神,几乎是同一时刻,我蹲下了身子,而佑赫一个转身把那个歹徒击倒在地,他的同伙的枪刚好命中了他的腿。我没有给身后的人喘息的机会,一下子把他制服,夺下了他手中的枪。有些洋洋得意的我忘记了组长教给我们的一句话:不能把后背交给敌人,所以当那声枪的闷响响起的时候,我惊讶地转过头,看到半跪在地上的佑赫,他的腿被打中了。

“胜浩,不要发呆!”佑赫的喊叫声唤回了我的意识,接过佑赫扔过来的枪,我冷静地举起枪,冲着扭打的二人打出了子弹。那一刻,当年和佑赫比试时的自信又回到了我的脸上,我知道,我的那一枪一定可以救出佑赫。但是,我又记了乔治不止一次告诉我的话:AN,你太自大了,会害了自己的。

没错,我的自大让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忘记了自己的手枪还在地上,忘记了我这边的敌人根本只是暂时昏迷,于是当佑赫走向我的身子突然倒下的时候,我愣住了,然后疯了一般地举起了手中的枪,把身后的那个人打成了筛子。

我哭了,抱着佑赫满身是血的身子,我哭得声嘶力竭:“佑赫!张佑赫!你给我起来,我还没有说完!我还没有告诉你!我还没说我喜欢你!你给我起来!”

“胜浩!”组长带着其他组员赶了过来,“快放开佑赫,他还有救!”

但是我不听,只是不停地抱着佑赫的身体留着眼泪,最后组长只能将我和佑赫一起塞到救护车里,给我身上被擦伤的伤口上了药。

那一次,佑赫伤的好严重,子弹差两厘米就打中他的心脏,腿上的那一发也害他差一点就不能行走,这全都是因为我。

而且,由于我的失误和暴力的行为,我被从稽查组开除了,没收了枪支。这倒是合了我的意,从今以后,我也不想再去碰枪了,因为我差一点用枪毁了佑赫,也毁了自己。

佑赫恢复的很快,正如组长说的,他身体底子好,再加上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很快他就康复了。

在他出院的那天晚上,我又抱着他哭了。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也是我第一次把这么脆弱的一面展示给他。什么都无所谓了,我只希望今后佑赫能够好好的。

“胜浩啊…”佑赫捧起我的脸,温柔地为我擦去眼泪,“不要哭了,眼睛都肿成核桃了。”

“佑赫…对不起,对不起…”我只能一边哭一边无力地道歉。

然后佑赫叹了一口气,他的脸凑了过来,嘴唇温柔地流连在我的脸上,吞噬着我苦涩的泪水,终于游移到我的嘴唇上,我尝到了自己眼泪的味道,咸的。

佑赫并没有深吻,只是淡淡地舔着我的嘴唇,我也淡淡地回应着,然后我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佑赫,我好喜欢你,所以,你必须要好好的!”

然后我看到,佑赫有些惊讶地看着我,但很快反应过来,狠狠地再度吻上我的唇,我也开始疯狂地回应着他。

那晚,我把自己给了他,我们缠绵着,把身子紧紧贴在一起,我们发誓,此生永不分离,即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但是我们也约定,如果真的发生了意外,某一个人先离开,那么另一个人,要好好的活下去。这虽然很土,但是我想,不论是我还是佑赫,都会这么做,因为一个人的躯体里面,背负着两个人的灵魂。

我们照常是特别行动组里的最佳搭档,只不过那之后,我被特殊赦免进了侦察组。由于我头脑出众,被侦察组的组长相中了,所以我免去了革职的危机。

进入特别行动组之后,我和佑赫就没有住在一起了,但是那晚之后,我又毫不犹豫地收拾好行李搬进了佑赫的小公寓,那里不大,却是我们最最温馨的家。

我把佑赫的事情告诉了爸爸和妈妈,他们很高兴,爸爸还说让我有空带他去家里玩玩。当然,在美国那个地方,同性恋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所以父亲只是有一点点惊讶然后便接受了。

但更令我难以置信的是佑赫的妈妈,作为一个纯粹的韩国女性,我到现在也不敢承认佑赫的妈妈竟然接受了我。

我们的事情没有瞒着双方的家长,佑赫说,既然他打算和我在一起一辈子,那么我们的关系就该正大光明。

第一次去佑赫的家里,他的家不大,却很温暖,妈妈烧的菜也很好吃,可以看出佑赫也是一个非常孝敬母亲的好儿子。我和佑赫跪在母亲的面前,希望他能够原谅我们的任性。但是佑赫的妈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佑赫叫到书房里面去,让我坐在客厅里面等。

书房里的对话时什么,我不知道,佑赫也没有告诉过我,只是记得后来佑赫的父亲从书房里面走出来后问我的那个问题:“孩子,你确定要和佑赫在一起么?”

“是的,父亲,我确定。”我没有半点犹豫地回答着。

“那么…请你照顾好佑赫吧。”父亲的声音有些沧桑,不过脸上却带着笑容,“与其让佑赫找一个不爱的人结婚生子,我倒宁愿他下辈子过得幸福。”

“父亲,谢谢您的理解。”我用韩国式跪法磕了三个头。

“只是妈妈那边,可能一时还难以接受,我希望你们给她一些时间。”父亲扶起了我,说完这句话便回到了书房。

后来佑赫告诉我,他被妈妈打了一巴掌,是从小到大唯一的一巴掌,然后妈妈开始每个星期打一个电话到我们的家里,叫我们两个回去吃饭。虽然她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她总是会很温柔地帮我盛最多的饭菜,所以,就当是她接受我们了吧。

不过说起来,自从父亲去世以后,母亲搬回了乡下,我和佑赫就很少去看她了,等这次决战以后,一定要回去看看她,还要带着七炫和在元一起去,如果那时,他们还活着的话。


评论
热度(18)

© xiaoxin | Powered by LOFTER